管理我的频道

黎智英李卓人杨森承认前年831参与未批准集结

在香港区域法院,包括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工党李卓人以及民主党前主席杨森三人被控前年8月31日在湾仔参与未经批准集结,三人在案件开审前认罪。(方德豪 报道)

因涉及其他国安案件还柙的黎智英由囚车押送至区域法院,而李卓人及杨森也到庭应讯。李卓人在庭上称虽然自己认罪,但不认为有做错事。三人认罪后控辩双方需要商讨案情,休庭一小时。

杨森在其陈情指出:对8.31被控的罪名,认罪但不认错,亦不会求情。他表示同意政治哲学家罗斯(J. Rawls)提出的公平理论(Theory of Justice),即每人享有平等的自由、公平的平等机会,以及他指的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即为了争取更公平的法例,不惜以身试法。

杨森强调,他是以公民抗命形式,来抗议《公安条例》恶法,因为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禁止和平集会和游行,是违反《香港人权法案》第17条及《基本法》第27条,即香港居民享有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等自由。

他又表示,之所以要以身试法,是因很担心现时香港政局,故此要坚持示威、游行的权利。他批评指出,国安法生效,人大修改香港政制,使民主出现大倒退,不只违反《基本法》循序渐进,落实民主的原则,更令香港回归后的民主进程全部被废,一国两制走向一国一制,高度自治可谓毁于一旦,香港已被中央全面管治。由特首选举到立法会选举,将变成大陆式的选举,即未选已预知结果了。

杨森又批评,港府以为严厉执法,大举搜捕和起诉不同政见人士,便可以震摄港人,但港人藉著宪法所赋予、用和平方式表达政见的示威游行就被禁止了。

**杨森:爱国不等于爱党**

杨森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但他同时强调亦是香港人,他说热爱这片家园,但爱国不等于爱党。他强调,泛民不会做所谓忠诚的反对派,反而会忠诚站在人民那边,代表民众监察及制衡特区政府施政,为港人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争取高度自治,不断努力。

他又认为,和平示威、集会、游行是要继续的。在香港政治低压,民主大倒退,普选遥遥无期,港人的核心价值,即民主、法治、人权、自由,和多元化社会更加要坚持下去。港人核心价值已成为港人信念的共同体。坚持维护核心价值,会维系社会民心,令港人努力维持如常生活。

**港人要沉著面对政局** **参与和维护公民社会**

他又呼吁,面对强权,如当年捷克哈维尔(V. Havel)所指,要以真话面对谎言。港人切勿受强权吓怕,自我畏缩,甚或放弃坚持。政治哲学者鄂兰(H. Arendt)也指出,自由是要付出行动的。港人要沉著面对政局,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去参与,和维护公民社会,及支持香港崇尚核心价值的社团,和企业及其活动。

**李卓人:终生理想是助弱势发声**

李卓人及后亦将陈词稿呈交给法官,由大律师代为宣读。身为基督徒的李卓人提到,复活节期间读经,重温耶稣在十字架受难的故事,形容耶稣是“政治犯”,唯一的罪是他服侍贫穷和受压迫者,传播福音,被视为威胁犹太人的阶级秩序。

李卓人接着提及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等身陷政治狱的人权先锋,他指曼德拉对他尤有启发。80年代他担任香港反对种族隔望运动的领导人,时刻铭记1963年曼德拉受审时所言的“我愿为之而牺牲的理想”。当曼德拉荣膺南非总统,他为曼德拉给予世上受压迫者希望而感动。

李卓人表示,其终生理想是为贫困者争取权利,助弱势发声,每当弱势者为尊严奋斗,他也会受到激励,持续为香港而做的艰苦奋斗,“奋斗是我的生命,我无法想像我的人生欠缺奋斗”。

李自言为劳工和民主奋斗43年,法官应能理解,当他看见国家权力用武力对待人民,看见民众受伤、下狱、流亡,看见民主倒退和基本权利遭剥夺,心中感受的痛苦和折磨。但即使理想分崩离析,黑暗环绕,他仍会继续奋斗,甘愿为理想承受任何惩罚。

案件由法官胡雅文审理。

2019年8月31日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示威活动,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中的一次示威活动。示威最初只有于湾仔修顿球场举行的“为香港罪人祈祷大游行”(亦称为“召集十万基督徒为香港罪人祈祷大游行”)与“驱魔大集会”两个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宗教活动,后来活动演变成香港岛北部上环站至天后站的环回游行,最后演变成香港岛北部与九龙油尖旺区的大型警民冲突。示威者在当日投掷了过百枚汽油弹。警方发射了241发催泪弹、92发橡胶弹、1发布袋弹、10发海绵弹。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