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家呼吁中国打击野生动物交易需要更多利器

(德国之声中文网)世卫组织于3月30日公布了第一份调查新冠病毒起源的调查报告。报告中指出,新冠病毒SARS-CoV-2很有可能是通过中间动物宿主从蝙蝠传染给人类的。野生动物养殖可能从中起了关键作用。

参与病毒起源调查的联合专家组动物与环境学组中方组长童贻刚表示,调查中的发现也证实了去年北京方面决定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是相当必要的。

但是报告也提醒人们应该留意那些依然合法经营的野生动物养殖场。这些养殖场为中药行业和毛皮贸易行业提供货源,但也为病毒传播造成更大的风险。

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的卫生执行主任克里斯蒂安·沃尔泽(Christian Walzer)对路透社表示:“在养殖场内,存在大量拥有遗传同质性的动物,这更容易让病毒出现进化变异。”

世卫组织去年11月曾对外通报称,去年6月以来, 丹麦已发现214例与养殖水貂相关的新冠病毒SARS-CoV-2变异株所致人类感染的病例,包括12例11月5日报告的独特变异株所致病例。独特变异株导致的病例中8例与水貂养殖业有关,4例来自当地社区。世卫组织指出, 水貂在接触感染了SARS-CoV-2的人后被感染。水貂可以充当SARS-CoV-2的宿主,在它们之间传播病毒,并造成病毒从水貂传播到人类的风险。随后人们可以在人群中传播这种病毒。此外,还可能发生回传(人传水貂)。当任何动物病毒传播给人类群体时,或者当动物种群可能有助于感染人类的病毒的增强和传播时,这始终令人担忧。当病毒在人类和动物群体之间传播时,病毒的基因可能会发生改变。

去年11月4日,丹麦政府下令全面扑杀境内养殖的全部1500万只水貂。

为了溯源中国对数万份动物样品进行了新冠病毒检测,但是世卫组织的研究报告指出,应该进一步扩大调查的范围。报告建议对水貂养殖场和果子狸人工养殖场也进行调查。路透社的报道称,虽然这类动物极易感染病毒,但是中国依旧允许人工养殖。

不过去年10月《中国日报》曾报道称,中国国家林草局表示,对于竹鼠、果子狸在内等45种野生动物,要在2020年年底前逐步停止养殖活动,指导养殖户合法合规经营、有序有效转产转型。

美国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中国政策专家李坚强(Peter Li)警告说:“在这些条件恶劣的养殖厂里,数百万只动物挤在一起,这为大流行病提供一个完美的培养皿。除非我们禁止为使用毛皮为目的的养殖业……否则人类公共安全仍处于随机的风险之中。”

### 司法尺度

专家说,监管方面的漏洞、执法不严和跨国贩运团伙使野生动植物贸易得以继续。穿山甲是一种濒临灭绝的哺乳类动物,它被看作是传播新冠病毒SARS-CoV-2的潜在宿主。

穿山甲的鳞片在传统中医看来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可以用来治疗痛风等病症。不过,在最新出版的2020版《中国药典》(一部)中,穿山甲、马兜铃、天仙藤、黄连羊肝丸等四个品种未被继续收载。虽然这些年来中国官方开始打击走私穿山甲的犯罪行为,但是动物保护人士认为处罚不均。

另外,外国走私犯也依旧猖獗。路透社指出,由中国投资者把控的缅甸经济特区勐拉长期以来一直是向中国运送穿山甲鳞片的来源。

监控保育研究协会(Monitor Conservation Research Society)负责人克里斯·谢泼德(Chris Shepherd)说:“在勐拉没有真正的政府控制管理(野生动物走私)。那里没有任何形式的执法可言。”

他说:“在很多地方野生动物交易甚至根本不被看作是错误的事情。我们却要由此忍受瘟疫大流行病。”

中国方面表示,新冠病毒最初可能产生于边境之外的地方。但是批评人士指出,如果没有来自中国国内的需求和中国的投资,也就不会在缅甸和老挝形成野生动物走私网络。

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韦凯雯(Amanda Whitfort)说:“中国的投资和顾客推动了邻国许多非法野生动植物交易市场的发展。”

洪沙/安静 (路透社)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