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德国计划归还被掠夺贝宁青铜器

(德国之声中文网)贝宁城位于尼日利亚西南部。近几十年来,这个拥有250万人口的城市“臭名远扬”:它被视作贩卖人口的中转站。而在几个世纪前,它曾是贝宁王国的一部分——一个以珍贵青铜制品而闻名的繁华贸易城市。欧洲很多大型博物馆中展出的“贝宁青铜器”就来自这里。今年秋季,柏林新建成的洪堡论坛大型博物馆的开幕式展览上也将重点展出一批贝宁青铜器。

在如今的贝宁市,人们依旧运用700年前传统方法铸造青铜器。奥萨鲁古·奥昆达耶(Osarugue Okundaye)出生于铜铸公会所在的伊贡街(Igun Street)。和他父亲年轻时一样,他也学习了这项手艺。祖先的艺术作品在尼日利亚境外让他倍感忧伤,他说:“这些青铜器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它们象征着尊严、国王的尊严。如果有一天它们能回这里,我会很高兴。但我对此并不乐观。”

### 贝宁市的被盗遗产

1897年,英国人攻占贝宁城,称其为“惩罚性远征”。他们流放了相当于国王的“欧巴”(Oba),放火烧城,大肆破坏,并掠夺了数千件艺术品,包括3500至4000件青铜器。 其中约1100件最终被收藏在德国,仅柏林就藏有440件——世界上第二大贝宁青铜器收藏。他们的收藏是合法的,但不合理,因为这些藏品上沾有血迹。

1897年大屠杀后不久,当时的贝宁王国就要求返还这些青铜器;如今的尼日利亚自1960年独立以来,也一直在为拿回这些珍贵文物而努力,至今未果。 最近,在青铜器问题上,又发生了一场尴尬的外交纠葛。但自今年年初以来,这场错综复杂的争论终于有了进展:德国外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呼吁正视殖民史,并公开表示支持具体的归还文物计划。德国文化部部长莫尼卡·格鲁特斯(Monika Grütters)委托普鲁士文化遗产基金会主席赫尔曼·帕辛格(Hermann Parzinger)为那些藏有来路不公的艺术品的博物馆制定相关策略。

### 转变在即

贝内迪克特·萨瓦(Bénédicte Savoy)表示:“我认为我们正在经历一种‘文化高墙倒塌’。”这位艺术史学家被认为是全球研究被掠夺艺术领域的最重要学者之一。五年来,人们的借口一直都是:这些藏品是合法获得的,它们要作为欧洲历史的见证者而示人,萨瓦继续说道:“但是人们突然改口:当然,我们会归还,我们会组织安排,我们开会讨论。这是令人振奋的。它真的会成为现实。”

不管怎样,洪堡论坛已经在为没有贝宁青铜器原件参展的情况做准备了:“我们正在考虑是应该留空展位并配上说明文字,还是应该展出我们所拥有的复制品,”洪堡论坛民族学收藏负责人乔纳森·费恩(Jonathan Fine)解释道: “作为一个策展人,经历全球变化并试着把一个展览视作对话的一部分,真正敢于让观众参与到正在发生的变化中去,是非常激动人心的事情。”

### 谁应该将艺术品归还给谁?

使人们参与其中,变化才会真的发生。包括440件青铜器在内的藏品并不属于洪堡论坛,而是普鲁士文化遗产基金会。后者虽然已经表示应该 “将归还视作一种选项”,但最终的问题是这些艺术品应该归还给谁。还给贝宁皇宫还是尼日利亚政府?抑或是贝宁城的国家博物馆?还是计划于2024年在该市建成的“西非艺术博物馆”?德国外交部文化司司长安德烈亚斯·戈尔根(Andreas Görgen)有意与该博物馆开展两国博物馆之间的合作。

“贝宁对话小组”(Benin Dialogue Group)负责被掠夺文物的归还工作。德国博物馆的负责人和尼日利亚的代表通过该小组进行沟通。“贝宁对话小组”自2010年以来一直在努力就归还文物争端进行“平等对话”。尼日利亚驻德大使尤瑟夫·塔格(Yusuf Tuggar)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批评该小组说,在最近一次对话中,他们希望把这些青铜器以永久借贷的方式归还尼日利亚。“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塔格指出:“这不是法治,也不是善治,更不是国际最佳做法。”这位大使不仅要求归还贝宁青铜器,还呼吁归还1930年代在尼日利亚伊费(Ife)发现的伊费青铜器,以及其他诺克(Nok)文化的艺术品。

### 殖民屈辱的标志

这场高度情绪化的讨论所涉及的远不止是单纯的艺术品回归问题。这些青铜器已经成为殖民屈辱的标志。对一些人来说,它们甚至是殖民结构继续存在的证据,埃默里·迪亚班扎(Emery Mwazulu Diyabanza)就是其中一位。2020年夏天,这名刚果活动家在巴黎的布朗利河岸博物馆(Musée du quai Branly)偷走了一根非洲葬柱,并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他的行动,引发关注。随后,他被告上法庭,但“仅需”缴纳1000欧元罚款。这可能是一种具有象征意义的惩罚,旨在震慑企图效仿者。

2020年,随着迪亚班扎的出现代表着一种全新的声音。这不是一个政治家、科学家或博物馆的观众在发言,而是一个生活在巴黎的刚果人在代表非洲侨民发声。迪亚班扎向德国之声解释,他和他的泛非团队“团结、尊严和勇气”也计划在德国采取行动。这位活动家观察到:“德国公众在归还问题上存在分歧。许多人都不再愿意被人与这些令人发指的罪行联系在一起。”

### 尼日利亚充满活力的艺术圈

迪亚班扎并不是唯一一个渴望有新开端的人。尼日利亚艺术家奥耶妮可·欧坤达耶(Oyenike Monica Okundaye)也想与过去和解,只是其方法与尼日利亚大使塔格和活动家迪亚班扎的截然不同。欧坤达耶说:“我们不需要拿回艺术品。如果它们留在欧洲的博物馆里,我们那些不能返回尼日利亚的孩子们也可以欣赏它们。”欧坤达耶在拉各斯(Lagos)经营着该地区最大的艺术画廊。 超过5000名尼日利亚艺术家在她的画廊里办过展览。

她接着指出:“我们的文物在世界其它地方的博物馆里代表着我们的灵魂和国家。这是好事,但我们艺术家也需要创作新的作品让人看到。” 这场长达数十年的关于赔偿和身世的争端将如何发展,以及何时才有定论,尚有待观察。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Annabelle Steffes-Halmer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