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自己的孩子自己教!返校有困难、远距难互动 疫情魔咒未解 美国家长亲上阵

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学校关闭,至今仍有学校无法让学生回到学校上课。又或者开放之后,忽因疫情急转直下而紧急关闭,于是又回到远距教学。许多家长除了不喜欢这样的变动,造成孩子无法稳定学习,也因为校方在关闭期间的运作混乱而对学校产生质疑,于是,一波“自己来教导孩子、让孩子在家自学”的风潮就突然高涨。

根据《富比士》 (Forbes) 的报导,非营利组织EdChoice (Educational Choice) 自去年3月开始所做的每个月问卷调查显示, 因为疫情,美国父母们越来越倾向让孩子在家自学,自己来教孩子 (homeschooling)。去年3月,有55%的父母赞成、17%不赞成,而今年2月,有63%的父母赞成、21%不赞成。

**自学比率攀升两倍**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家庭脉动调查” (U.S. Census Bureau's Household Pulse Survey) 呈现了实际情况。在开始的第一次调查 (2020年,4/23~5/5) ,在家自学生有5.4%,到了秋天 (2020年,9/30~10/12) ,遽增到11%,是前一年同一时间的两倍。而且,在所有的族群中,非洲裔家庭增加最多,春天时只有3.3%,到了秋天就窜升到16.1%。

不过,虽是全国普查,但各州的情况未必都是如此。除了阿拉斯加 (Alaska) 、佛罗里达 (Florida) 、麻塞诸塞 (Massachusetts) 、密西西比 (Mississippi) 、蒙大拿 (Montana) 、内华达 (Nevada) 、纽约 (New York) 、奥克拉荷马 (Oklahoma) 、佛蒙特 (Vermont) 和西维吉尼亚 (West Virginia) 都至少增加了9%,其他州则没有明显地增加,这样的差异,与各州的病毒感染率和学校如何运作有关。

37岁的凯萨琳‧史特克斯 (Catherine Strokes) 向《美联社》 (AP) 表示,她有一份兼职工作,所以必须清楚知道哪些天是孩子要上课,然而,学校总在最后一刻才决定是要远距上课或是要延长休假,这对她和她的女儿是很不稳定的情况。于是,她决定也让二年级的女儿像五年级哥哥的一样,在家自学。凯萨琳的儿子已经在家自学一年,她已是“维吉尼亚自学者组织” (The Organization of Virginia Homeschoolers) 的成员。

**上学有一搭没一搭 干脆自己来教**

路易士安那州 (Louisiana) 众议员贝儿柔‧安梅迪 (Beryl Amedee) 的三位儿子也在家自学,她向《倡导杂志》(The Advocate) 表示,学校的运作不稳定、远距课程对于一些家庭而言是不切实际,或者,若孩子忽然被说是与新冠肺炎病患有接触,就得在家待上四五天不能上学,学习就会中断,这些情况让许多父母选择让孩子在家自学。

另外,许多父母与孩子都难以接受远距课程。根据《美联社》 的报导,“维吉尼亚自学者组织”的会长安竹雅‧库布洛–梅凯 (Andrea Cubelo-McKay) 表示,许多家长不想让他们的孩子整天盯著电脑萤幕,认为这不利于孩子们的健康,或者,认为远距教学要监督孩子的学习太困难了。


不是所有改为自学的人都有愉快的经验。(示意图/Iris Wang)

接受《北卡罗来纳公共广播电台》 (North Carolina Public Radio) 采访的克莉丝汀‧卡尼佩 (Kristin Kanipe) 表示,家里的三个孩子原本是上公立学校,很喜欢上学,不过,疫情爆发后,学校开始了远距教学,三年级的儿子利恩 (Liam) 有泛自闭症障碍,她需要陪著他上课,但利恩就是无法适应远距学习,于是,她与先生决定,由她来教三个孩子。另外,克莉丝汀有慢性病,需要多休息,因此,当她自己来教导利恩,就不必配合学校时间,可以自己调整学习作息,也可以在利恩比较能够专注的时候来上课。

不过,不是所有改为自学的孩子和自己教导孩子的父母都有愉快的经验。

**老师不是那么好当的 尤其是又要工作又要教学**

“全国家庭学校协会” (National Home School Association,NHSA) 的会长杰‧艾伦‧韦斯顿 (J. Allen Weston) 表示,这种学习的转变对于习惯传统学校的孩子来说,是一个大挑战。“维吉尼亚自学者组织”的会长安竹雅‧库布洛–梅凯则说 ,对于许多父母而言,在缺乏学习成效的评判基准的同时,又要兼顾工作与教师角色是非常困难的。

金柏莉‧尼尔 (Kimberly Neal) 表示,让孩子在家自学是很艰辛的经验。从去年8月开始,她自己教导四个孩子,觉得自己像是个混龄教学的学校老师,不知道以前的老师是怎么办到的,同时间要教一个孩子拼音,教另一个九九乘法表,再教另一个代数,所以,她必须记得谁今天要学什么。

金柏莉又说,因为在家自学,孩子们无法再与朋友们见面互动,有情绪的冲击,对此,她与先生并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她很希望今年八月孩子们就可以回到学校上课。

尽管如此,“美国国家家庭教育研究院” (National Home Education Research Institute) 院长布莱恩‧瑞 (Brian D. Ray) 在电子邮件中向 《倡导杂志》 表示,自2020年春天以来,家庭学校的数量已增加了50%~100%,现在全美约有四五百万的在家自学生。

**自学率攀升有特殊因素 疫情过了就回复常态**

“全国家庭学校协会”会长杰‧艾伦‧韦斯顿向 《南佛罗里达太阳卫报》 (South Florida Sun Sentinel) 表示,从去年夏天开始,对在家自学有兴趣而向协会询问的家长大增,对于目前的增长,他并不感到惊讶,但不认为会永远保持下去,因为这有疫情因素。

第一,许多学校仍然关闭,并不是所有的家长和学生都对远距学习感到满意。

第二,即使学校开放,但因为疫情仍未平息,许多家长很关心孩子的健康和安全。

第三,疫情让许多家长在家工作,第一次有了机会可以自己教导孩子。因此,当疫情稳定下来,这些父母都回到办公室工作,恐怕他们就无法再继续自己教导孩子。

看来,“自己来教导孩子、让孩子在家自学”只是疫情给了许多孩子与父母的一个意外机会,毕竟,不是全职的家长或没有丰富的教育资源,要自己教导孩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延伸阅读

美国学童返校路迢迢 疫情缓降 学生想回教室 但大部分老师们为了这些理由反对
120人远距课只有10人上 老师体谅:饭钱和房租都没有,哪来钱买电脑

作者》**蔡嘉凌** 专栏作家。现旅居纽约。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