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中国持续扩张南海领土野心 国际社会应连手反制 - 210326-27

大约220艘中国船只3月7日起集结在与菲律宾存在领土争议的南沙群岛牛轭礁,升高国际社会关注,怀疑是否又是另一起中国试图强占南海岛礁的行径,重演1995年美济礁及2012年黄岩岛遭中国占领事件。在中国对南海主权声索节节进逼下,菲国及南海周边国家必须与美国及东亚大国合作,才能有效制止中国以武力强占南海岛礁的戏码一再重演。

**中国民兵船集结牛轭礁 国际关注**

菲律宾政府指中国3月7日在菲国认定为200海浬专属经济区(EEZ)内的南沙群岛牛轭礁(Whitsun Reef,菲国称为朱利安.费利佩礁Julian Felipe Reef),聚集220艘中国海上民兵船只,再次提醒国际社会必须注意中国在南海日益增长的扩张行为。

北京当局稍早否认这些船只属于中国民兵,指称这些船只是为了躲避恶劣天气而聚集在牛轭礁的渔船,并重申中国拥有牛轭礁附近水域的主权。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教授艾立信(Andrew S. Erickson)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期刊撰文分析认为,根据照片资料,这些中国船只上的人员穿著服装与中国人民武装部队海上民兵组织(PAFMM)相符,船只的外观与中国海上民兵组织使用的大型钢壳船相似。

艾立信表示,这些中国钢壳船“在真正爆发冲突时,可以变成击溃敌人的一面盾牌”。

专研南海议题的菲律宾前大法官卡皮奥(Antonio Carpio)表示,这并非中国第一次在这处岛礁聚集船只,2020年也曾在牛轭礁停泊约100艘船。卡皮奥认为,这是北京意图占领这处具争议岛礁的前奏,重演1995年美济礁(Mischief Reef)遭中国占领事件。

**杜特蒂应觉醒 放弃对中国的危险赌注**

此外,中国于2月颁布施行海警法,在授权中国海岸警卫队可以对侵犯领海的船只发动攻击后,南海地区的紧张情势进一步升高。

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副司令塔里艾拉(Jay Tarriela)指出,如今中国海警队频繁地“在有争议的水域巡逻,并在南海执行刚通过的海警法”,势必会增加与南海周边国家的争端。塔里艾拉说,他认为牛轭礁可能会演变成“黄岩岛2.0”(Scarborough Shoal 2.0,菲国称为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存在主权争议的黄岩岛在2012年被中国实际控制。

另一方面,从牛轭礁事件,到之前的美济礁与黄岩岛遭中国控制等,可以看出中国以“切香肠”(salami slicing)手法,逐步占领与菲国存在争议的南海岛礁。然而,中国如此肆无忌惮地强占南海岛礁,分析指出,菲国总统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必须为此负起责任。

菲国政府于2016年在荷兰常设仲裁法院赢得对中国的法律诉讼,法院裁定中国对南海“九段线”的主权声索违反国际海洋法公约,并指中国“对南海水域资源无历史性权利”。

然而,随后接任菲律宾总统的杜特蒂却将仲裁结果束之高阁,并采取“远美亲中”的政策,而与北京5年来的交手,菲国并未获得中国多大的实质援助,甚至换来的却是北京持续觊觎菲国经济海域内的岛礁。

亚欧研究所(Asia-Europe Institute)高级讲师米夏拉(Rahul Mishra)在美国线上时事杂志“外交家”(The Diplomat)撰文指出:“杜特蒂不顾一切地想让菲律宾成为中国的好朋友,结果却让菲国处于生存的十字路口。”米夏拉表示,杜特蒂必须放弃对中国的危险赌注,与其他南海相关利益国家合作,共同对抗中国。

**南海各国应联手四方安全对话 共抗中国野心**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Naval War College)的“中国海事研究所”(China Maritime Studies Institute)所长达顿(Peter Dutton)认为,中国以武力强占豪夺南海存在灰色地带的岛礁,其中隐含的讯息是要告诉邻国,“我们强大,并且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会夺走一切我们想要的,无视法律或是之前的承诺”。

面对中国在南海的蚕食策略,达顿与米夏拉都呼吁南海各相关国家巷应携手合作,以集体力量共同抵抗北京,并建议与美国、印度、澳洲和日本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集团(Quad)联手,以吓阻中国持续扩张的领土野心。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