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安华医师:我眼中的新疆问题(十六)大博奕中的小游戏 – 自我感觉良好的民族

民族感,民族主义,国民主义,国粹主义等等,等等……是人们自以为与众不同,自我优越感超强,看著别的所有人都不如自己而产生的一种洋洋得意感。这种感觉自古有之。人类最初的那种脸上画一个吓人的图案,或者头上带著一个带角的头盔以示与人不同,即是最原始的,自我欣赏的一种民族感吧。由于这种感觉存在于所有的民族。每一个民族都会看不起另一个民族。这种感觉也同时存在于每一个个人身上,总觉得自己要高人一等,别人都不如他。这其实就跟有人躲在暗室里自慰没有什么两样。充其量就是自己满足自己。

**从虚假光环中诞生的民族优越感**

就跟上台演戏时要穿不同的戏服一样,当我们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政治舞台上时,也会把自己描述的和别人不一样。自我感觉良好。当然这种自我感觉往往得有人配合才行。那就是说,你在这个舞台上演出的时间长短与别人对你的认知程度的多少决定了你在这个舞台上的角色。你的角色成功与否取决于看戏的人们的喜好。而看戏的人们对你的喜好同时也取决了你的历史地位。出于对有历史地位的演员的嫉妒,那些新演员就会编造各种花样来证明自己的重要。而这个编造出来的花样,往往经不起严峻的考验。

历史上的维吾尔人(Uighur)是蒙古人的一个分支,而现代的维吾尔人(Uyghur)却是突厥人的后裔。历史上维吾尔人的辉煌连同她们的名字一起留在了历史上。现代维吾尔人却是一个比较新的发明,被发明没有多久就被命运推到了这个波澜壮阔,也同样深不可测的世界政治舞台上。一时间,全球的眼光都投向了他们,被他们与侵略者英勇抗战的壮举所感动,也为他们的悲惨命运而悲伤。他们俨然就像一个久经沙场的战士一样活跃在舞台上,博来了看戏的人们赞许的目光,而这个别人给的虚假的光环却让他们自以为光荣。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前些日子发生的一件事,把维吾尔人穿在自己身上的华丽包装剥得精光。

**蒙古人在民族存亡的关头挺身而出**

中共内蒙古教育厅发出要求,从2020年9月1日新学期开始,全区民族学校将停止使用蒙语教学,一律使用汉语教学。这一下,中共算是真正碰到麻烦了。一向温顺听话的蒙古人,此时数以千计地走上街头举起了反抗的大旗,不光如此,有学生,国家工作人员,蒙古族警察等,绝食,自杀以示抗议。蒙古人的反抗迎来了广大网民的一致赞扬:不愧是成吉思汗的子孙,有种!事实上,蒙古人在目前全世界反共的民主运动中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力,反而是他们,在民族存亡的关头挺身而出。

无独有偶,在目前世界上主流媒体新闻中几乎天天都可以被报导的维吾尔人,当面临类似命运时,却无动于衷。似乎这事于我无关。中共在新疆推行的类似政策是在90年代末期,至2004年,全新疆的中学小学停止维语教学。相比内蒙古,新疆早了16年。

**不团结,没有真正的民族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基础教育工作会议于2001年12月26日-27日在乌鲁木齐市召开,会议的主要任务是确定“十五”期间全区基础教育发展的总体目标和任务:“……多民族地区要加快民汉合校,民汉学生混合编班。要把汉语教学摆在少数民族中小学教育教学的突出地位,这是自治区为发展少数民族教育事业采取的一项重要措施……有条件的城镇少数民族小学要从一年级开设汉语课……”在会上坐在台上讲这番话的人就是自治区主席阿不来提 · 阿不都热西提(Ablet Abdirxit)。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布小林虽然发文表示支持这个政策,但那是无可奈何之举,并且并没有亲自宣读有关文件,而内蒙古的蒙古官员们不乏发出反对声著,甚至有人上书反对中共的这个决定。

除了极少数几个国外的维吾尔人搞了一两次集会抗议之外,没有听到任何反抗的声音和举动,更没有看到新疆内部有什么反对的声音,更不要说上街游行,自杀抗议了。蒙古人举在手上的蒙文标牌上的文字恰恰是古维吾尔文字。蒙古人管她叫:Uighurche (维吾尔文字)。蒙古人不愧为成吉思汗的子孙,有著极强烈民族感。而面临同样命运的维吾尔人又是怎么回事呢?不团结,没有真实的民族感,反过来是不是说现代维吾尔族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族呢?!

作者》**安华托帝(Enver Tohti Bughda)** 原为乌鲁木齐铁路局中心医院肿瘤外科医师,因为和BBC一起拍摄纪录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发居民罹癌与畸形儿童问题,被迫于1999年流亡英国,此后长期为维族人权议题在国际发声。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