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当人类愈自由 为何大型哺乳类动物却非死即疯?学者证实关押重创动物大脑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神经科学教授鲍勃·雅各布斯(Bob Jacobs)在澳洲媒体《对话》(the conversation)发表一篇专文指出,在动物园以及水族馆,对于加诸在遭关押的大型哺乳动物的精神虐待,会损伤动物的大脑功能。

母亚洲象花子(Hanako),居住在东京都井之头自然文化园(Inokashira Park Zoo)一处水泥围栏长达60年多,其身体四肢经常缠里著锁链、枷锁,缺乏外界刺激来源。相较而言,生活野外的大象,过著家族关系的群聚生活。甚至于,母象花子生命岁月的最后10年,更完全是在独居状态下过活。

一只母逆戟鲸(虎鲸)奇斯卡(Kiska),住在加拿大海陆公司(Marineland Canada)所属的一处海洋乐园的水族馆里面。虎鲸天性上属于集体社群性动物。母鲸奇斯卡原本跟40只家族成员住在一块。不过,2011年之后,它自己孑然一身住在水族馆的一处小水池。奇斯卡所生的5只幼鲸,几年后相继身亡。为了对抗焦虑以及无聊,它每天透过慢速游泳,无止尽画圈圈,并用牙齿啮咬水泥池面,终至牙齿磨损殆尽。

很不幸的是,许多大型哺乳类动物,在动物观赏的娱乐工业,往往遭到诸如此类的恶待命运。


虎鲸奇斯卡为了对抗焦虑以及无聊,每天用啮咬水泥池面,终至牙齿成了糊状物。(作者提供 Whale Sanctuary Project)

像奇斯卡这类被俘的大型哺乳类的不幸遭遇,惯以拿动物作为娱乐人类的这类公司,其实司空见惯。数十年来,雅各布斯教授发表关于座头鲸、人脑、非洲象,以及其它关于大型哺乳类的近百篇论文研究揭示:哺乳类的器官,对于环境反应,极其敏感;特别是被俘虏的大型哺乳类,拘禁环境更对其身体结构、功能造成严重冲击。

**慢性疾病缠身并诱发行为变异**

其实被关押俘虏动物的健康与心理后果,是极容易观察得知的。例如许多被俘关押的大象罹患了关节炎、肥胖,或是皮肤病等问题。另外,被关起来的大象跟虎鲸,常常会有严重的牙齿麻烦、肾脏疾病、肠胃病以及并发相应的感染问题。

许多动物试图透过采取异常行为来应对圈养;有些则发展出刻板行为,重复做出无意义举动,诸如快速上下晃动(或朝某个特定方向快速移动),或是一直做摇头举动;另有些刻板动作,则是不停歇地摇动或咀嚼笼子的铁条。也有一些,特别是大型猫科动物,则会在踏近围栏的外围时,习惯性加快行进速度,做出迈出大步的动作;至于大象的重复刻板行为,则会不断进行摩擦动作,甚至于弄断自己的象牙。


野外的大象,过著家族关系的群聚生活;然而花子生前的最后10年,却完全在独居状态下过活。(作者提供Elephants in Japan)

**大脑结构萎缩损伤 动物们“妥协”放弃挣扎**

神经科学研究结果显示,生活于品质低劣,充满压力的圈养囚禁环境,会让动物大脑萎缩造成功能损伤。这类记载动物大脑功能下降的研究文献,范围涵盖了啮齿动物(如老鼠)、兔子、猫科以及人类。

学界直接著手研究一些动物的大脑。不过,目前我们所获得的资讯,大部份是透过观察动物行为,分析其血液中的“压力荷尔蒙”(stress hormone ,或译“应激激素”)指数,以及运用近半个世纪的神经科学研究成果。实验研究结果也显示,动物园或水族馆里面的哺乳类脑部功能,多半已经呈现“妥协”(让步compromised)状态。

在自然栖息地环境,动物们往往会借由移动身体寻求活路,譬如:远距行走觅食,或者寻求配偶。以大象为例,它们通常每天都会行走15-120英哩(即25-200公里);然而在动物园,大象平均每天只行走3英哩(5公里),而且多半只能在狭窄的樊篱内,来回踱步,运动量的差距相当悬殊。加拿大针对“自由虎鲸”的一项研究显示,它们每天的运动距离可多达156英哩(约173公里),相较之下,娱乐园的虎鲸水池,提供的活动空间,竟然只有自然环境的万分之一。

**失去应变、快乐和幸福感,还算动物吗?**

正常状况下,动物生活在野地环境,可以透过压力反应的训练,帮助动物从危险情境逃生存活;然而,圈养之下的动物,就已经失去对环境的掌控与反应能力。


鲍勃·雅各布斯(Bob Jacobs)指出,大型哺乳动物若遭关押,将损伤其大脑功能。CC BY-ND

圈养环境助长动物发展出无助感,也对其脑部“海马回”(hippocampus)造成负面冲击。海马回位于左右脑半球以成对方式出现,掌管记忆,也主控情绪调节功能。它也指挥杏林核(amygdala,亦为情绪感官)。长期压力环境将会升高压力荷尔蒙,对神经元(neuron)造成损伤,甚至导致脑部神经元坏死。

关押环境也将扰乱“血清素”(Serotonin,亦为神经元传导物质)的微妙平衡。血清素,它被普遍认为是幸福和快乐感觉的贡献者,对于稳定情绪发挥关键作用。

在人类身上,匮乏处境会引发精神疾病问题,包括沮丧、焦虑、情绪失调,或是后创伤症候群引发的压力调控能力失调。大象、虎鲸以及其它动物,凡是拥有大脑者,都可能会在严重压力的环境之下,发展出精神疾病。

**就算退役不能野放 也该给它更大空间**

强大证据显示,自然栖息地提供的丰富社会接触以及适宜空间环境,对于大象以及鲸目动物这些有大脑的长寿动物而言,是完全必要的。更好的环境条件,可以让动物减压,避免发展出重复、呆滞的刻板化行为;从而也将改善大脑运作连结,触发脑内神经化学变化,从而增强、激活学习和记忆能力。


长期压力环境将对神经元造成损伤。(示意图/ Bob Jacobs, CC BY-ND)

一些人士不认为“关押动物”是个问题,并且提出反证认为,关押动物对于濒危物种提供保育处所;对观光客而言,动物园以及水族馆也提供了教育机会。不过,从雅各布斯教授发表近百篇实证研究成果看来,一些企图洗白“关押动物”议题,其辩词不仅可被质疑而且残忍,特别对于大型哺乳类而言,更是无从抵赖、难辞其咎的残酷对待。

对于关押动物的公众观感,近来逐渐获致转变,一如2013年《黑鲸纪录片》(Blackfish),该影片内容主要描述一只公虎鲸提利康,在美国海洋世界(Sea World)发生攻击人员事件始末。提利康的遭遇引发大众回响,认为纵使一些动物即使不能重获自由,也应该提供它们设计良好的庇护所。

目前包括田纳西州(Tennessee)、北加州(Northern California),以及巴西(Brazil)已有数家提供给大象及大型哺乳类的庇护所。也有其它地方,专为大型鲸目动物(cetaceans)提供庇护所。那些以动物最高福祇为念的庇护所,尽可能供应动物活动空间自由、自主,有些收容所的空间,广阔多达近3000公顷;也有些提供给创伤经历的动物复健机会,让它们在健康之后有机会重返大自然。类似的收容所,或许还有机会拯救像奇斯卡这种陷于孤独、自虐处境的其它虎鲸。

**延伸阅读**
别再骑海豚 动保团体痛批海洋世界

作者》**许铭洲** 专栏作家、资深编译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