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墨尔本华人女孩的抗癌之路

作为一名留学生,毕业后在澳大利亚找到一份对口的工作,不料事业刚刚起步就罹患乳腺癌。遇到这样的人生变故,您会如何面对? 今天是国际妇女节,ABC中文将带您了解一位华人女孩真实的抗癌故事。

来自广东的Anya(应本人要求隐去姓氏)目前在澳大利亚一家知名美妆公司工作,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热爱生活美学的她还非常喜欢跳舞、插花和摄影,平日里总喜欢用一双巧手为生活增添情趣,并留下美丽的瞬间。

这位长发飘飘的靓丽女孩说话的声音既轻柔又充满朝气。但令人想不到的是,就在几年前,她还是一位因为乳腺癌而饱受化疗折磨的抗癌者。

在墨尔本某知名高校学习广告专业的Anya毕业后就找到了一份做市场营销推广的工作。她很珍惜这份工作,因为她知道对英语为第二语言的人来说,在这个领域找到一份工作真心不易。

“很幸运找到一份marketing(市场推广)的工作,所以心里还是比较有希望的,”Anya说。

当时,她的想法是“脚踏实地工作就能实现自己的目标”。

像所有初入澳洲职场的年轻移民一样,Anya为了事业一直很拼命工作,努力适应陌生的职场氛围,下班后也会积极参与一些职业社交活动,试图更好地融入社会。

如果不出现变故,她的生活轨迹很可能会与不少华人技术移民一样,朝九晚五地去做一份专业工作,与伴侣一起为生活奋斗......

天有不测风云。当时才20几岁,一心一意在职场打拼的Anya,完全到没有留意自己的健康状况正在不知不觉中日益恶化。

那是2015年的某一天。经过一系列各种检查后,Anya拿到了医院确诊书,得知自己患的是乳腺癌三期(中后期)。

在很多人看来,尤其是对一位人生正处于黄金阶段的年轻女孩来说,这个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可能一辈子的生活都要毁了。

但是,Anya的第一反应却是显得过于平静:“可以放假了”。

“我[当时]努力的方向和生活方式,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所以,当时生病,反而感觉自己可以放个假了,”Anya说。

“我当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学生,期待下暴雨,甚至发洪水,然后就可以不上学了。”

回忆起当时的感受,Anya的声音里满是云淡风轻,仿佛在聊上学时的校园趣事。

面对癌症,她既没有沮丧忧郁,也没有自暴自弃,性情大变,而是认为生病提供了契机,让自己有机会去做想做的事情。

“人生真的不只有一条路。其实你也很多选择,只是你不敢选而已”

Anya坦言,真正放下工作负担,全身心投入治疗后,才发现与癌症的斗争并不简单。

她说,治疗期间要见做手术的医生、放疗医生、化疗医生以及各科室提供帮助的护士,每个人都给她很多有关信息,几乎可以说是“信息轰炸”。

当时,她根本搞不清自己要做什么,一点头绪都没有,只知道按照医生的要求去做就行。

化疗做了约三个月的时候,Anya才开始思考以前的治疗是否都应该去做,是否该就治疗方案提出一些问题。

对Anya来说,医疗英语是妨碍治疗效果的拦路虎。

为了真正了解自己获得的信息,向医生提出没有搞清楚的问题,她会查阅资料,准备可能用到的医学英语词汇和表达。

Anya说,与医生交流期间最大的问题就是词汇。比如说,做手术时医生会对手术方案和注意事项这些方面的问题解释地非常清楚,但说起“排血”等专业术语时,她就糊涂了,因为平时根本接触不到这些词汇。

“这些词汇确实很有挑战性,”她说。

除了与医生的交流,还有一些有关的手册也需要通读理解。遇到这些问题,Anya主要靠谷歌翻译。

治疗方面,比较让人难以忍受的就是化疗。

Anya说,对癌症患者来说,有的人治疗后会感觉从骨头到肌肉都非常痛,是一般人没法想象的那种痛苦。此外,做化疗后自己也有呕吐、头晕的感觉,而且神经会比较敏感。

至于常人喜爱的看电影、听音乐等消遣娱乐方式,很多做化疗的人也无法接受。

在病痛中,Anya开辟了新爱好——插花和摄影。喜欢“美”的她,还曾试图进行珠宝设计,并为这些珠宝饰品自己摄制产品图。这些沉浸式的爱好,可以让她更加集中精力做这些事情,从而达到一种更平静的状态。

许多因为疫情而被迫停下脚步的年轻人或许也会对这种感觉有所共鸣。对Anya来说,身体完全康复前的一大苦闷就是,许多想做的事情都没办法做,“感觉很烦燥,有劲使不出来,很迷茫”。

不过,她还算比较幸运,因为还是找到了让自己享受的事情去做。

Anya回忆说,她在后来的康复期间开始对一家公司很感兴趣,后来竟然真的有机会进到了这家公司。

“虽然工作时间只有几个月,但我觉得这份工作给了我信心,让我感觉自己可以重回职场。”

Anya回想患病时的经历认为,当时产生了生病等于给自己放假这种反应,“不太正常,也许真的是之前太累了”。

“我很努力,也把自己搞得很累,但得到的未必是自己想要的......很想停下来,但社会是一个很强的‘磁场’,各种原因让你觉着自己不该停下来。”

事实上,压力太大是我们患上癌症、病情扩散的一个重要因素。

据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的研究发现,长期承受压力会增加淋巴活动,为癌细胞开启“快速路”,让癌细胞的扩散速度增加六倍。

经历了癌症之苦的Anya深有体会,非常清楚压力对健康的影响。

谈到身体康复后那份为期几个月的短暂个工作,她解释说,自己本来有机会从三个月的合同工转为长期的全职工作,但因为工作强度太大,所以为了身体健康而放弃了那个机会。

“虽然负责人说,过了这段最忙的时期工作状况就会好起来。但为了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任,我放弃了,”她说。

这场病让Anya改变了很多。

初入职场时,她为了工作顺利而假装外向,但自己并不是那种类型的人。

患病后的这几年,Anya也接受了自己平和安宁的一面,“与世界和平共处,与自己和平共处”,接纳了自己“不太完美的生命状态”和“不太完美的性格”。

“以前事业上算是比较随波逐流想做个精致的社会精英,现在不太在乎了,不太想功名成就。当然,想要这些也没错的只是我现在不想追求了,这些[追求的东西]就是工具不是目标,”Anya坦言。

Anya认为,对英语为第二语言的移民来说,患病后的帮助非常重要。

有一件事让她至今难以忘怀。一位只见过两次面的女性朋友已经怀孕数月却挺着大肚子开车赶到她家,专程送来牛肉肠粉。这位朋友这样做,只是因为看到了Anya发在朋友圈中的想吃牛肉肠粉的动态。

Anya说,华人朋友的关怀很实在,会研究养生食谱,用美食安慰她的中国胃。而且,华人表达自己的关心时,常常会鼓励患者“要坚强、要开心、你要挺过去”。

至于西人朋友,则会用拥抱等其他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关怀。根据她的观察,西人朋友的关怀是“陪伴型”的,会与患者聊天,关心她的感受。

Anya说,参加本地的抗癌互助小组活动时,她就发现小组中禁止说“要开心一点、你要挺过去”这些华人常说的鼓励话语。因为,你面对的人是正在接受死亡挑战的人,他们不需要任何鼓励的话。

Anya的体会是,西人朋友鼓励她表现出自己的脆弱,因为这是病人的正常反应。不过,Anya在治疗、康复期间的表现让西人朋友感觉她太过坚强了。

有一天,她终于哭了出来,听到这位西人朋友说:“It's nice to see you being vulnerable。”(看到你表现出脆弱真是让人感到高兴)

Anya认为,根据自己的经历,癌症患者最需要的关怀其实就是那种被宠、被温暖的感觉,而不是鼓励当事人坚强起来、开心起来的话语。

据她回忆,当年做化疗时会曾感觉冰冷异常,陷入无意识的状态,有个护士就一直握着她的手,让她感受到一种强有力的关怀。

除了朋友的关心, 互助小组也对Anya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术后治疗期间,她在医院的建议下加入了一个患癌人士互助小组(support group)。

起初,Anya 还担心互助小组的活动对自己帮助不大,因为小组中其他成员与她的年龄相差较大,而且只有她是华人。后来,她发现因为大家的经历相似,所以自己还是从互助小组中得到了精神支持。

Anya介绍说,互助小组组织的普拉提、冥想、艺术治疗等活动也很有意义,深深吸引了自己。

对很多英语非母语的癌症患者来说,参加这类互助小组的活动可能会在文化、语言方面遇到障碍。

而据ABC中文了解,澳大利亚也有一些针对多元文化社区成员的抗癌互助小组。举例来说,隶属于维州抗癌协会(Cancer Council Victoria)的维省新生会(Chinese Cancer and Chronic Illness Society of Victoria Inc)就是一个专门为受癌症及慢性病影响的华人服务的组织。

此外,澳大利亚抗癌协会(Caner Australia)和新州抗癌协会(Cancer Council NSW)等机构也设有中文页面,用中文提供癌症知识、寻求支援等有关信息。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是澳大利亚全国公共广播机构,独立于政府、政治团体,商业或其他行业机构,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编辑自主,提供客观和公正的新闻报道。ABC中文遵循ABC编辑方针,以澳大利亚视角,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深度分析时事要闻、多方展现观点碰撞。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