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2020年中国媒体自由迅速下滑 新冠疫情成新的媒体限制手段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星期一(3月1日)发布年度报告说,2020年中国的媒体自由迅速下滑。报告说,除了惯用的恐吓和签证限制,中国还将冠状病毒疫情作为限制外国媒体的新手段。

这份报告的题目是“追踪、跟踪、驱逐:大流行中的中国报道”。在驻华外国记者协会220名会员中,有150名会员参加了调查,其中有记者和分社负责人,这份年度报告就是基于这150名受访者的回复完成的。

受访者中没有一个人认为他们的工作条件有所改善。这样的结果已经连续第三年出现在驻华外国记者协会的年度报告中。

报告指出,“当中国的宣传机器努力重新控制围绕这场公共卫生灾难的叙事时,外国媒体在报道这场流行病的努力中一再遭到阻挠”。报告表示,“所有的国家权力机构--包括为遏制冠状病毒而引入的监控系统--都被用来骚扰和恐吓外媒记者、他们的中国同事以及外国媒体试图采访的人。”有些记者“在被要求离开否则就得接受隔离检疫后,被迫放弃采访行程”。

大约42%的受访者表示,当局以公共卫生担忧为由,拒绝记者进入敏感地区,而他们并未构成风险。报告说,记者还被要求遵守其他人没有被要求遵守的措施,冠状病毒检查和接触者追踪应用的引入为“中国当局收集数据和监视外国记者及其消息来源创造了更多机会”。

签证限制也被用来对外媒记者的报道施加压力。驻华外国记者协会表示,至少有13名记者获得了有效期不超过6个月的记者证。常驻中国的外国记者通常会获得为期一年的签证,而且必须每年续签。

在美中关系恶化之际,中国当局自去年9月起,停止发放新记者证给美国新闻机构的记者。中国驱逐了十几名在美国媒体机构工作的外国记者。华盛顿大幅削减了允许在美国工作的四家中国主要国有媒体的记者人数。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还提到,随着中国与数个西方国家关系恶化,2020年出现“自30多年前天安门大屠杀后规模最大的外国记者驱逐行动”。外国记者成为中国与西方国家外交争端中的“棋子”。

去年,中国当局先后拘留了在中国官方媒体工作的澳大利亚公民成蕾,以及在彭博新闻社工作的中国籍雇员范若伊(Haze Fan),两人都被指控涉嫌危害国家安全。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的报告说,2020年下半年,澳大利亚两名记者在被中国国安部门要求接受有关澳籍华裔记者成蕾案件的问话后,在澳大利亚领事官员的帮助下紧急乘机离开中国。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澳大利亚便呼吁对疫情的源头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引发了北京的不满及愤怒。北京随后便开始对澳大利亚实施了从“官方预警”到经济打击等多方面的报复措施,致使两国关系再度恶化。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彬星期一称,驻华外国记者协会的报告“毫无事实依据”。他说,中国反对“借所谓新闻自由炮制假新闻,反对的是违反新闻职业道德的行为”。汪文斌还表示,“我们从未承认你提到的相关组织”。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