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印度在全球展开疫苗外交角力

去年2月,当新冠疫情横扫中国城市武汉时,印度驻北京的外交机构发出了表示同情的信息。

印度驻中国大使唐勇胜(Vikram Misri)表示,武汉人民“在印度人民心中占有非常特殊的一席之地”,并表示愿意“尽一切可能”帮助度过这场危机。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致函中国习近平主席,表达了他对中国人民的声援,并于2月29日向武汉派遣了一架载有15吨医疗用品的印度空军C-17飞机。

但是一年可以改变很多。2020年,印度的病例数激增,中国的新病例大幅下降。

友谊的气氛已经被竞争所取代,两国都在利用疫苗的推出来巩固他们在亚洲和世界各地的领导地位。

当富裕国家不断积累新冠疫苗——世界卫生组织称这将世界置于“灾难性道德失败的边缘”——贫穷国家正在拼命努力获取疫苗。

专家表示,中国和印度已经看到了一个机会,并承诺向国外输送数以百万计的新冠疫苗,希望以此获得一些政治善意作为回报。

印度的声誉因未能遏制新冠病毒而受损,中国的声誉因人们普遍认为病毒是在掩盖真相的情况下起源于中国而受损,两国都积极转移责任,巩固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

中国将依靠两种国内开发的候选疫苗,而印度正在生产和分销牛津-阿斯利康疫苗。

墨尔本大学亚洲政治高级讲师帕拉德普·塔内贾(Pradeep Taneja)说,两国都在通过“疫苗外交”尽可能多地施展外交手段。

“这其实是在表明中国不是国际体系的恶势力,事实上,中国在积极贡献,”他说。

与此同时,全球最大的疫苗生产国印度已经宣布准备好成为“世界药房”,这是印度政客和评论人士常用的一个词。

印度血清研究所正在生产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并希望到2021年底每年生产10亿剂。

它已经向缅甸、孟加拉国、尼泊尔、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提供了疫苗,作为其“疫苗友谊”倡议的一部分。

印度外交部长本周表示,疫苗友谊以实际的方式展示了“我们的信念和方法”。

与此同时,中国有两种疫苗获准在国内使用,一种来自国有的国药集团,另一种来自科兴生物。

印度尼西亚、土耳其、巴西、智利、哥伦比亚、乌拉圭和老挝已经批准了对科兴生物疫苗的紧急授权,但对其效力的质疑依然存在。

中国坚称其在海外推出疫苗不是出于政治动机。

本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通过参与疫苗方面的国际合作,中国寻求使疫苗成为一项全球公益”。

他还说,中国向27个国家出口疫苗,其中绝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并向53个有需要的国家提供疫苗援助。

然而,专家表示,双方都参与了精心策划的媒体宣传活动,以巩固他们向邻国分发疫苗的外交努力。

“所以当疫苗运抵时……印度大使或中国大使会在那里接收疫苗,”塔内贾先生说。

"外交官们发布接收到疫苗的视频和照片。"

但也有一种趋势,即媒体和网民围绕互为竞争对手的候选疫苗放大负面报道。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ASPI)的一份报告强调了这场战争正在网上和每个国家各自的媒体上展开。

ASPI分析师阿里埃勒·博格尔(Ariel Bogle)说,中国官方媒体经常发表文章批评印度疫苗推广的情况。

“今年1月,《环球时报》发表了20篇关于印度及其疫苗的报道——其中许多都是负面的,令人对印度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产生质疑,”博格尔女士说,她曾是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科技事务记者。

ASPI的这份报告指出,印度网民一直在推动这样的说法,即中国“出口了病毒”,印度正在通过接种“杀死病毒”,这一观点也得到了一些印度政客和媒体的响应。

“印度药物领域的激进主义有了相当大的发展,”博格尔女士说。

“比如说,我们在《环球时报》的脸书页面上看到很多评论……一些印度公民主动挑战中国的说法。”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分析显示,事实上,在《环球时报》1月份发布的3200篇推特帖子中,提到“印度”和“疫苗”的帖子网民参与度更高。

许多帖子是“引述”的,这些亲印度的账号断然拒绝对印度疫苗和推广的批评。

也有亲印度和中国官方账号转发关于诸如辉瑞-生物技术公司候选疫苗等西方疫苗的虚假信息。

“这些帖子并没有对辉瑞公司做出完全反事实的声明,而是在没有为观众提供完整背景的情况下,夸大了使辉瑞疫苗看起来糟糕的报道,”博格尔女士说。

这种战略竞争在中国和印度都在积极争夺影响力的国家最为明显。

尼泊尔在地理上处于两者之间,一直处于这一地缘政治运作的中心,中印双方都为其提供疫苗。

博格尔女士说,印度媒体分享了尼泊尔总理夏尔马·奥利的一句未经证实的话,即尼泊尔“更倾向”印度疫苗而不是中国疫苗。

“该帖子的不同版本也出现在Instagram上,根据监控平台CrowdTangle的数据,其中取样的六篇帖子收到了超过65,000次互动,”她说。

其他国家领导人也尝试传统联盟之外的选择。

塔内贾表示,柬埔寨被认为是中国在东南亚最亲密的盟友,但洪森首相亲自打电话给印度总理,要求获得疫苗援助。

尽管北京已承诺向柬埔寨提供100万剂国药疫苗——其中数十万剂已交付给柬埔寨——但他表示,向印度提出请求“意味着[柬埔寨]不相信单靠中国就能满足它们的需求”。

印度也可能通过疫苗外交来挤掉它的另一个地区对手巴基斯坦。

本月早些时候,5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抵达阿富汗——印度和巴基斯坦正在这个国家争夺影响力。

中国在海外推出疫苗遇到了一些障碍。向土耳其和巴西运送疫苗出现延误,对试验结果的持续保密也助长了怀疑。

但在非洲,中国的外交网络比印度广得多,分发疫苗的速度也更快。

法国总统马克龙本周警告说,如果西方国家的更多疫苗在接下来的六到12个月内没有到达,一些非洲国家可能会面临“来自其人民的合理压力”,要求从中国或俄罗斯购买疫苗。

“西方的力量将成为一个概念,而不是现实,”他说。

相反,印度正依靠其巨大的制造业力量来推动软实力。

澳大利亚驻新德里高级专员巴里·奥法瑞尔(Barry O'Farrell)在12月宣布,“只有一个国家有制造能力”向世界上每个国家供应疫苗,“那就是印度”。

“就生产这些疫苗而言,印度确实有能力……但其外交能力已经到了极限,因为[就其国家规模而言],印度的外交部门位列最少之一,”塔内贾表示。

塔内贾表示,尽管如此,这是印度可能挑战对手中国的一个领域。

“印度正在发挥自己的优势……它正在将自己打造成一个不同于中国的模式,一个准备帮助邻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应对这一疫情流行的民主国家。”

ABC已联系中国外交部置评。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