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21):独夫原来是贱民

一个村支书通知他的村民说:你好好准备一下,明天有中央首长要到你家视察。

村民赶快问:啊啊,是那位中央首长?

村支书拿出一个单子来看着说: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军委主席、中央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总指挥、中共中央重大决策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非常时期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军事和国防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经济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主任、中共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任、中共中央外事委员会主任………。

村支书话刚说完,伸着脖子认真听的村民挺不住了,他回答村支书说:村长,俺知道,首长一般一进门就揭锅盖,俺倒是能把锅里多下些白米,可是来这么多首长,俺家地方小,也没有这么多凳子!

村支书说:不慌,就一个人!

各位朋友,这人是谁,我不说您也知道。自由亚洲,北明非常识。上述是中国坊间流传的政治笑话,就像当年苏联流传的那些挖苦苏共政治制度下种种弊端的政治笑话一样。虽然是笑话,其中那些头衔可是准确无误,唯一无法确认的是,那些头衔是否是罗列了全了。根据中国官方去年以来多次报道的有关“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的消息,在这单子的十七项权力头衔最后,至少应再加一个,就是中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实际总指挥。

如此的权力独揽,即便在习惯于领袖集权的中共历史上,也破了纪录。以至于对中国政治文化深有研究的澳大利亚汉学家白杰明干脆称这位一手遮天中国领导人为“万能主席”( Chairman of Everything),并以一举一动、一隐一现、一嬉一怒、一招一式都引发全球密切关注的毛泽东独裁时代的独特现象,比喻当代的中国独有的政治景观,(参见白杰明Geremie R. Barmé “Deathwatch for a Chairman ~ Watching China Watching”/遗典 China Heritage )。

关于这位万能主席,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四年前的今天,就是2018年农历春节大年初九,2月25日,全国都忙着过年,中国官方媒体突然发出一条新闻短讯,消息立即冲破节日气氛,震惊中外:中共中央委员会提议,删除宪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中对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这是修改宪法,是为这位后来的万能主席在中国执掌党、政、军三项最高权力的终身制,扫除法律障碍、铺平道路。也就是说,经过2018年这次修宪,现在这位万能主席,可以合法地永久掌权,而不必两届期满让位他人。

回溯既往,自从1989年11月,中国 “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辞去他担任的中央军委主席一职,就为中共废除最高领导人职务终身制创下先例,也为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实现干部退休制度,建立集体领导,做了一个榜样。这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此后,29年间,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权力交接基本遵循此例,江泽民2002年卸任国家主席和中共总书记后,曾恋栈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职务,当时引发诸多批评;其后2012年,胡锦涛卸任中共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2013年卸任中国国家主席,首次开创60多年来中共领导人任届期满,全身而退的先例。此一举,当时上任、尚未万能的主席在其就职演说中表示赞誉,说胡锦涛此举体现了“崇高品德,高风亮节”。

可是五年之后,这位新任的党政军领导,就不仅把自己变成了进一步掌管近二十个各类功能机构的万能主席,而且实现了有中共历史以来首次“戊戌变法”,把自己的万能主席弄成了终身制。他是毛泽东之外的中共历史上唯一的权力独裁者。

八年过去,如今中国朝野和自由世界无论是否乐意,都已经接受了习近平黄袍加身,权力盖世的事实。北明想提醒世人一个事实:按照逻辑和常理,习近平本来是最不应该出现在共产党权力集团中的那个人,或者即便出现,也是最不应该以今日面貌出现的那个人。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先生虽然中共高官,但1953年习近平一投胎来世,进城不几年的中共高层就以《高饶事件》(全称“高岗、饶漱石事件”)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权力斗争;1954年习近平刚呱呱坠地尚在襁褓,与他父亲并称中共陕北革命根据地三元老之一的高岗,他的“高伯伯”不堪轮番批斗之辱,吞食大量安眠药自尽。高岗是习仲勋的把兄弟,身临其境,从此习仲勋兔死狐悲,势所难免。

196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共内部大批老干部被打成所谓“走资派”(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挨整受制,不过那时黑帮弟子已经成群结队,可以彼此相互取暖,而习近平成为贱民,则早在此前。人的自尊心、屈辱感、荣誉感等人的心理感受和自我认同,大部是在幼学之年,学龄之时,同伴之间发展形成的。偏在这个年纪,1963年,习近平不满10岁(到26岁),其父仲勋已经被打成反党集团(习仲勋、贾拓夫及刘景范三人“习贾刘”反党集团)成员,逐出中南海,到中央党校学习受训接受审查;1965年,习近平12岁,他父亲被迫离京,下放河南洛阳,官职从国家副总理一降为洛阳矿山机器厂厂长。文革尚未开始,习近平已经沦为贱民,他是中共党内最早最小最孤独的贱民。

及至1966年文革开始,习仲勋被揪到陕西富平老家和西安等地,挂上牌子,双臂反拧,揪住头发、推搡上台,压迫至低头躬身认罪的肢体状态,接受当地红卫兵严酷批斗、殴打和游街示众,一只耳朵打聋(王友群:习近平的父亲被栽赃陷害16年/ 大纪元)。
![1](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10223/640/e8a788b89aedd69a5acbea0e4b383dc1.jpg "1")
习家成员的处境因此不如中国匹夫编户之民,到处受人欺负。那时习近平不到志学之年(15岁),逐出中南海后不几年,在同伴中成了人人不齿,受人歧视的“黑帮子弟”,据报道他“受过批斗,挨过饥饿,流浪过,被关押过”(父亲习仲勋蒙冤被批斗 习近平母子也遭殃/看中国)

多年之后,沧海桑田,他是这样描述那些屈辱的经历的:

“‘文革’中我们家被抄之后,搬到党校里去。到党校后,因我有一股倔劲,不甘受欺负,得罪了造反派,有什么不好的事都算在我身上,都认为我是头,我就被康生的老婆曹轶欧作为“黑帮”的家属揪出来了。那时,我15岁都不到。他们说,你觉得自己的罪行有多重,我说,你给我估计估计,够不够枪毙?他们说,枪毙够100次了。我想100次跟一次没什么区别,都100次了还怕什么? 但是,当时连送派出所,只是在威胁我,说专政机关对你实行专政,再给你5分钟。之后,念毛主席语录,天天晚上熬夜。我说,我只要在哪能睡觉就行,别管去哪。我被送到派出所门口就又被拉回去了。后来决定送我去少管所,当时少管所设有“黑帮”子弟学习班。在要我去的时候,床位满了,大概要排到一个月才能进去。”(习近平:我是如何跨入政界的/2000年出版的第7期《中华儿女》杂志)

这段回忆中一个重要信息是,习近平不只是受父亲牵连,文革期间,他自己也被揪出来了。因此对他的迫害,从1966年文革开始他家被抄到他1969年他插队那段时间,是直接的。

小习近平三岁的他的弟弟习远平对习近平的遭遇记忆犹新,他回忆说:习近平因受其父问题的牵连,被有关部门多次关押审查,出来时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全身都是虱子……。他后来离开北京,到陕西富平他的老家,他父亲的姐姐,他的大姑家里,在这位大姑的悉心照料下才逐渐恢复健康。( 习远平:习近平15岁遭“四人帮”疯狂迫害:多次关押审查/2014-09-12 中国青年报/History.sohu.com )

一直到梁家河插队,习近平才幸而摆脱了城里的歧视。一直到他决志听从姨夫姨妈的话,重返梁家河,走群众路线,习近平才在当地农民的认可、信任、尊重中,找回了自己的尊严。

在插队远离了北京那个政治文化中心之后,习近平虽然摆脱了身边直接的压迫,却并没有完全彻底摆脱政治歧视。许多在文革中遭受整肃的“封资修”的后代,插队到农村后,体能受到严峻考验,精神心理却获得了解放:老乡不管你是何方神圣或贱民,不管你姓毛或姓蒋,黑帮或白匪,只要你干肯干活儿,能吃苦,老老实实过日子,踏踏实实做人,他们就认可你,同情你,帮助你,跟你一个炕上拉家常,甚至听你显摆城里、书上那些新鲜事儿。习近平返回梁家河之后,确实跟其他黑帮子弟一样,赢得了乡村那个常识世界的认可,但另一方面,他父亲习仲勋在那方土地革命经营前半生,远近闻名,所以那顶反党的帽子,文革的罪行也就随之而走,都知道当年咱这块儿的习仲勋“那个啥了”。村里老乡不进官家门,不理这个茬儿,但是公社,县里,省里,无形中压力,越往上越大。习近平远离了康生这个中共内部的特务头子,没法子远离中共支部建在村里的无所不在的淫威。

说到底,习近平插队时的身份,作为青少年,他不能与普通知青相比;作为“黑帮分子”,他也不能与其他文革中另类的后代相比。还有一点,需要注意,中国大量的政治贱民,产生于文革,终止于文革,而习仲勋先生自文革前的1963年就被打成反党集团分子了,文革是雪上加霜而已,等到文革结束,习仲勋虽然已经解除了北京卫戍区的所谓监护,人却依然下放在洛阳。这期间,习近平从初醒人事的9岁,到成人之后的26岁,人生重要成长阶段均在贱民阶层遭受歧视虐待、艰苦挣扎。他不仅是中共党内最早最小最孤独的贱民,也是受压抑时间最长的贱民。

本节目用了整整一集的篇幅陈述至此,是为了提出下面这个极端重要的问题:习近平幼学到弱冠之年的底色,黢黑而厚重,按照逻辑、习近平在异地他乡获得生命尊严,踏上个人奋斗之途后,即便不敢也不能反对置他的家族与黑暗之地的中共,也该至少出炉为共产党的陌路人,而另谋他图。可是他不仅不是陌路人,反而一心一意要成为共产党的接班人。这是为什么?

自从本世纪中共权力阶层换代,是否有人问过:诸多父辈在共产党无休无止的政治运动中被折磨致死、或死去活来的红二代,居然很多依然要进入这个不断实行自我大清洗的 政治组织,这是什么原因?具体到习近平,是怎样一种状况?

自由亚洲,北明非常识。我是北明。我们下次接着讨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