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央经济会议,最关键的问题谁也不谈


陈小平 张欣

 

【编者按:2016年12月16日,明镜集团执行总编辑陈小平在《明镜编辑部》第41期电视节目中与来宾美国经济学教授,前留美经济学会会长张欣,以“中央经济会议,挽救中国的信号还是更大危机开始?”为题对谈。本刊经授权发表记者所整理的对谈文稿。】

 

出席中央经济会议的习近平和李克强。

 

最关键的问题没谈到

陈小平:谈到“L”型,我们知道那一竖,那一竖掉到什么时候,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么这个意思是说,中国经济肯定是遇到了一个比较大的危机,讨论这一竖的话。什么时候到这一横呢,也不好说。那么我接下来想要问的一个问题是,这一次的经济会议,对这种经济危机的认识是否足够?是否认识到现在经济中的问题究竟是什么?这是一个。另外,这次的经济会议有没有对中国的经济问题开出一个你认为合适的处方?

张欣:这次的会议,因为我们还没有看到它的全部公告,只是那些新闻报导,就这些新闻报导来讲,很多具体问题还是谈到了,而且我觉得也谈到了点上。而且我觉得,这里面,回到我原来的说法上,那些具体的做法中,有些是正确的,但是还有很多最关键的问题没有谈到。这就是政治上的障碍。

简单的来讲,比如说,现在经济上存在的几个大的问题,他提到的,一个是货币。现在的货币,这几年增发这么多,造成了很大的危险。新华网这篇文章中怎样讲的呢,它说要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性变化,要调节好货币阀门,要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那证明他知道有这个货币问题。它也知道杠杆原理,它也谈到了里面有一个杠杆,要著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在国企改革当中呢,刚才前面提到,现在再加一些,为什么说是李克强的声音。这里面呢,如果我们注意过去权威人士的文章,它提到有这么一点——权威人士据说是刘鹤写的,文章里面就强调,不要提再转股,它说再转股不是解决国企的问题的,权威人士说要把这些国企都关掉。但是这次又提到了债转股。债转股是李克强比较欣赏的一种解决方法,可见这次的公告当中,债转股是李克强方面的一些意见。

李克强和刘鹤,他们之间的区别,还是经济学家之间就怎么处理国营企业目前亏损严重的问题的分歧。那和习近平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习近平就是要加强国有企业,党领导国企,不要企业家什么事。这个你看,李克强和刘鹤的意见是一致的,不行了就要把它关闭,然后让企业家来领导,这个方面他们是一致的,但是在债转股的具体做法上面,你可以看到这两人有不同的做法。

现在我们再看,还有很多的问题我们要谈到,但是我们要讲到里面最大的一个问题。现在中国经济最大的阻力是目前的政治结构,也就是党治搞出来的问题。如果没有党治的话,中国的经济本来要好得多。如果按照过去前30年的做法,我想中国经济它仍然能保持10%以上的增长率,至少可以走个另外的十年或二三十年。这就像林毅夫讲的一样,林毅夫讲的,现在有很多人批评,如果在理想的情况下,也并不是不能做到。但是目前搞一个党治,问题就出来了。国有企业上不去,机构改革上不去,本来金融我们要国际化的,要把金融服务业产业搞上去,现在这么一搞,你用行政司法来干预股市,谁还敢过来,大家都不来了,企业家心情也没有了,钱都流失到外面去了,这一堆问题就出来了。就是这样的经济,中国本来好好的一个经济,就这样活生生被一个党治、政治意识型态给搞下去了!

那么我们想下面的产业发展一定要有什么呢,产业发展一定要有科技,科技发展一定要思想自由,这个是最简单的道理。然后资讯一定要畅通,畅通一定要互联网,你不能封闭。你现在管思想,不让互联网畅通,就根本没有符合经济发展的原则。也就是说,你没有供应侧结构性改革。讲到供应侧结构性改革,实际上经济学家懂的就知道,供应侧结构性,就是要对任何阻碍生产力发展的因素,要把它去掉。不单单是一个市场问题。那实际上还有一个资讯;还有保护市场的一些产权制度等等;还有法治,那法治你就不能党治,法治和党治是矛盾的。下面最大的一个问题,它过不了一个坎。不能再搞党治经济,你搞党治经济,那中国大概就没有希望,做来做去就把问题越推越远。经济工作会议讲了很多具体问题,我觉得大部分很到位,不是说所有,但是主要造成这些问题的一些根本原因,它没有点出来。我们知道这就是一个政治问题,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以下为付费内容,会员可登入后浏览全文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