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澳洲能逆转考拉濒临灭绝的命运吗?

首先,考拉真的面临灭绝危险吗,这种说法是否有些夸张?

我们不知道最早欧洲人抵达澳大利亚时,考拉具体有多少只。

但是,要想知道十九世纪中后期在澳大利亚有多少只考拉,可以参考考拉毛皮贸易令人震惊的记录。

仅在昆州,1927年最后一次狩猎季的最后31天内就收集了50万只考拉的毛皮。

根据澳大利亚考拉基金会(Australian Koala Foundation)的统计,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澳大利亚共有多达800万只考拉因毛皮贸易被杀死。

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的考拉生态学家弗兰克·卡里克(Frank Carrick)表示,考拉毛皮大多数被送往欧洲、英国和美国,制成外套、手套和帽子。

“十九世纪末,欧洲的皮草贸易量很大,尤其是英国。[出口皮毛]记录有好几百万,”卡里克教授说。

“当公众对此有点敏感时,考拉毛皮就被当作袋熊的毛皮出口了。”

据他们计算,澳大利亚还剩下约33万只考拉,考虑到考拉的计数困难,其误差范围为14.4万只至60.5万只之间。

霍斯金博士的研究显示,从2012年之前的21年到未来的21年间,昆州的考拉数量将减少一半以上;而新州的数量将下降26%。

维州、南澳和首都领地考拉种群数量也将显著下降,但下降幅度小于昆州和新州。

所以,考拉面临灭绝危险这一评论客观吗?

昆士兰大学的考拉专家和动物学家比尔·埃利斯(Bill Ellis)表示,在澳大利亚的许多地区,尤其是昆士州和新南威尔士州,考拉面临灭绝危险是很严重的问题。

“简单的说,我们应该感到非常担忧,”埃利斯博士说。

“我们一直在进行调查……在昆士兰州中部沿海地区与一些对考拉有记忆的本地人交谈,这是有记录的。但现在考拉已经不存在了。警钟敲响。”

卡里克教授对此也表示认同:“考拉濒临灭绝,但也并非不可挽回”。

那么,我们如何制止考拉种群继续减少呢?

保护考拉最好的方法是将保护措施分级。

根据阳光海岸大学(University of the Sunshine Coast)的考拉微生物学家彼得·蒂姆斯(Peter Timms)的分析,当务之急是防止考拉栖息地的破坏。

其中包括:恢复受破坏的栖息地,以及连通各个栖息地。

“栖息地[的破坏]是最大的威胁。如果没有树,就什么都做不了,” 蒂姆斯教授说。

按照当地是农村还是城市环境,研究人员总结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几种方法。

霍斯金博士说,在城区环境中,主要威胁来自住房、工业基础设施和道路,因此必须将保护考拉栖息地置于建设发展之上。

这意味着,需要正视考拉与健康环境的经济价值。

“建设发展的压力一直存在,[政府]因此做出了不利的妥协,” 霍斯金博士说。

“[重建野生动物走廊]为时不晚,但这确实很依赖政府意愿。除非政府愿意说,'不,你不能清理那里的树,但我们会付钱给你重新造林'……这是不会发生的”。

在偏远地区,对考拉的影响主要来自农业和矿业的土地清理。

在很多情况下,重建的树林常会被再次变成草场养牛。对于农场主来说,重建树林意味着失去耕地和收入。

埃利斯博士与许多考拉生态学家提出了一个规模解决方案,向农场主支付恢复并维护考拉栖息地的费用。

他说:“我们需要做的可能是制造激励措施,让农场主将考拉栖息地纳入他们的土地”。

“好的农业土地不少,但是我们不想让[农场主]破产。我们想让农场主觉得,他们的土地上有考拉栖息地是值的。”

他说,农场主担心自己的土地一旦被固定为考拉栖息地而失去选择。

霍斯金博士也同意这一点:“钱是很重要的。[农场主]一定要有一个好的理由才愿意做。如果[活着的]树有一澳元的价值,他们就会停止把树推到”。

栖息地保护之所以是当务之急,是因为它会加剧其它因素的破坏性。

如果考拉的栖息地因为高速公路分散,考拉们不得不在两片土地之间觅食,就更容易受到汽车的撞击。

当城区环境侵占考拉的空间时,它们遇到狗狗的可能性也会增加。

当考拉感到压力时,它们更容易受到类似衣原体感染等疾病的威胁。

霍斯金博士表示,气候变化以及剧烈的丛林大火和干旱是考拉数量下降的另一个原因,尤其是在夏季气温越来越高的内陆地区。

她说:“一旦几天温度连续超过[摄氏]40度,考拉就会从树上掉下来,它们无法调节温度”。

另外,虽然树木对抗气候变化的效果微弱,但种植更多树木也意味着更少的碳排放。

虽然应对气候变化是一项长期挑战,但在应对衣原体感染方面已经有了一些好消息。

蒂姆斯教授说,欧洲人抵达澳大利亚时衣原体已经存在于考拉种群中,但是我们[欧洲人]可能使情况变得更糟了。

他说:“考拉的衣原体与羊和牛的衣原体非常相似。”

“一些科学研究发现,我们引入[牲畜]的做法使情况变得更糟了。”

蒂姆斯教授表示,有至少一种疫苗将要问世。

在过去10年中,他在阳光海岸大学的实验室开发了一种单剂疫苗,结果“非常有希望”。

“我们进行了一项试验,将疫苗接种给已经患有该疾病的动物。在七只考拉中,有六只实际上逆转了这种疾病,无需使用抗生素就可以放归野外。抗生素的使用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

他补充道,疫苗似乎还可以预防感染了衣原体的动物出现疾病症状。

“现阶段,我们认为90%的基础研究工作已经完成。我现在希望它能从实验室走进现实世界,”蒂姆斯教授说。

虽然恢复与保护栖息地对于考拉的长期生存至关重要,但疫苗可以帮助我们赢得时间。

他说:“如果能够解决这些考拉种群不育的问题,那么他们的繁殖率应该会开始上升”。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