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牛年到,墨尔本华人生意继续承受疫情冲击

去年的这个时候,维州只有几个确诊的新冠病例。

当时维州大部分地区的生意依旧在忙碌,华人生意已经率先领略到接下来的一年的苦涩与艰辛。

那时候,华人社区领袖正在为农历新年的庆祝活动做最后的准备,却不得不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

华裔商人郑旭东(Steven Zheng )说:“我记得是[去年]1月25日前后。”

“微信上也有很多传言,这里马上就变成鬼城一样。”

郑旭东是白马市亚裔商会副会长。这个商会是墨尔本东部的博士山(Box Hill)组织2020年农历新年庆祝活动的组委员会的一部分,当时他和他的团队必须做出决定。

最终,就在他们活动举行前几天被迫取消了农历年庆典。

郑旭东说:“我们必须很快做出决定。”

“很令人悲痛。”

今年类似的情况再度出现。

在周五大年初一这天,因假日酒店的群聚感染病例增至13例,维州政府当即宣布从午夜开始实施五天的四级封城,所有公众聚会活动取消,人们除了四大理由外不得外出,外出购物和活动不得离家超过五公里。

墨尔本市区唐人街原定周末的庆祝活动也被迫取消。

一年前的农历新年期间,墨尔本市中央商务区CBD的唐人街空空荡荡,有些生意的顾客人数下降高达80%。

当时,时任维州卫生部长珍妮·米卡科斯(Jenny Mikakos)和首席卫生官布雷特·萨顿(Brett Sutton)鼓励墨尔本人去中餐馆就餐、举行活动。

GetUp! l这个组织发起了#IWillEatWithYou广告宣传活动,表示:“尽管其他餐馆和公共场所仍生意兴隆,但唐人街的餐馆和亚洲杂货店却空无一人”。

随着人们对新冠病毒的恐惧不断蔓延,也有报道称针对亚裔澳大利亚人的种族歧视现象有所增加。

尽管当时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对经济的持续影响尚不明显,但显而易见的是,它在伤害着亚裔生意。

去年2月上旬,甚至在墨尔本尚未考虑首次封城之前,新冠疫情就给华人商业带来了冲击。备受喜爱的华人餐馆食为先酒楼(Shark Fin House)在经营30多年后被迫关门。

墨尔本唐人街(Chinatown Precinct Association)主席曾柱生(Danny Doon )说:“据我所知,大约有三到四家生意倒闭了。”

就在墨尔本唐人街为今年规模缩减的农历新年庆祝做准备之际,过去12个月对这里的生意来说“喜忧参半”。

尽管一些餐馆在封城期间的外卖订单表现良好,但餐馆里却仍然空空如也。

曾柱生先生认为,在CBD用餐的人数不足,无法让所有餐馆生存下来。

他说:“唐人街之所以难以为继是因为在市中心没有了上班族,没有学生,也没有游客。”

“有些生意下降了40%或50%。”

在博士山,白马亚裔商会却充满了期许。

郑旭东说:“我注意到在博士山还有更多的店面可供租赁,但这与Bridge路和南雅拉(South Yarra)这样的地方相比,可租店面仍是有限的。”

“如果环顾四周一下,就感觉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是却少了外国游客或学生。”

尽管如此,对于郑旭东和其他小生意来说,过去的12个月并不轻松。

他说,2020年是“一事无成”的一年,生意流水下跌超过70%。

在第二次封城之后,他的家庭在博士山主要的商业街上所拥有的咖啡馆没能恢复营业。郑旭东已经改做其他生意。

他说:“在新冠疫情前,我们为很多在博士山工作的人服务,现在人们在家上班,我们的生意已经基本上倒闭了。”

“我们不得不关门重组。现在,咖啡馆正在装修之中。”

他的家庭计划在同一场地开设一家中餐馆,而郑旭东则在生物技术领域寻求商机。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未来抱有希望。

在博士山购物中心(Box Hill Central)拥有人人超市(Yang Yang grocery)的伊维特·克尔(Yvett Kerr,音译)说,过去这年她的超市的生意是20年来最冷清的。现在政府的资助也开始结束。

克尔女士说:“这非常令人沮丧,国境关闭,人们的花销也减少了。”

“今年完全没有农历新年的气氛和感觉。”

鸡肉店老板陈涛(Tao Chen,音译)的店人流量仍然在下降,因此他加入了当地的食品配送计划,将产品直接发送给客户,而无需通过其他食品配送平台而需要支付巨额的佣金。

他说:“一些人依旧不太敢外出。”

今年的农历新年,墨尔本中央商务区CBD的农历新年活动已经被取消,将看不到千禧龙在街头巡游。博士山和蒙纳士市的活动也已取消。

尽管如此,夜幕降临,灯笼点缀下的唐人街依旧美丽动人。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