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自由的绿洲”昙花一现 思想言论的广场“Clubhouse”被墙

美国语音社群平台“Clubhouse”过去72小时红爆中港台,三地民众在这个堪称“自由的绿洲”与“思想言论的广场”上畅谈新疆、西藏、香港等敏感话题。而就在各方纷纷猜测“Clubhouse”何时会被大陆当局封锁之际,国内民众反映,北京时间周一(8日)傍晚开始,需要“翻墙”才能使用这个语音程式。有参与者就表示,“Clubhouse”有广场集合效应,人们会互相激励,大陆官方畏惧这种“撞坝”的互动。(马立克/潘加晴 报道)

“Clubhouse”,一个可以让中国网民透过苹果手机,与跨地域用户交流,话题毫无禁忌的言论自由绿洲,瞬间成为了中国网监打击的对象。

“Clubhouse”被禁的消息周一傍晚陆续在微博上传出,国内多个城市,包括杭州、深圳及海南、西北等地区,都有网民指无法使用。众多中国网友表示“刚火两天就被墙了”、“已经404了?”、“速度极快 ban(禁止)的时候我们group(群组)里突然卡声音”。

本台联系到在“Clubhouse”内开聊天室的房主,对方确认从周一晚5点开始,中国大陆的网友不能直接访问“Clubhouse”平台,有注册的会员需要通过翻墙才能正常进入聊天房间。在人数超过300的聊天室,会有网络管理人员巡查,要是人数到达500以上,设定的房主会接到网络管理人员的私信,要求遵守聊天规则,不谈敏感话题。

前六四学生领袖李恒清一日前(周日,7日)也加入了“Clubhouse”,与国内民众聊天。他向本台介绍,“Clubhouse”经世界首富特斯拉老板推广后爆红,iPhone 手机用户可以收听讨论各种话题。其中,名为“新疆有个集中营”的聊天室,就引来世界各地网友参与,分享新疆所谓再教育营的见闻,亦有新疆本地的少数民族表达对新疆局势的担忧。

李恒清:你阻止不了这么多的年轻人,他需要扒开墙,扒开这个窗,看世界,这个是个大趋势。习近平的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在倒行逆施的做法,所以不用太担心。所以我们就想,“Clubhouse”被彻底的封杀了以后,这个肯定指日可待,肯定很快就会被封杀,因为它有很大的杀伤力。你想就像昨天一晚上,就有5000人接触到了真相,所以这个接触真相,是共产党最不能容忍的,因为大家接触到真相就可能失去恐惧,就可能反抗,这个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但你想,他们封杀了以后又怎么样那?还会出第二个“Clubhouse”,还会出更多的这种媒体交流的东西。

李恒清认为,这种粗暴对待民意交流的封杀,正好说明习近平政权是十分恐惧良知与民众之间的互动与交流。

身在美国的前六四学运领袖周锋锁告诉本台,周日他还在“Clubhouse”上和全世界,特别是大陆网友交流“天安门是怎么回事”。他表示,“Clubhouse”是思想言论的广场,因此中共要严防死守,这正正显示出中共的恐惧。

周峰锁:人们都需要一个广场,需要自由言说,当开始进来的时候,人们大部分是小心谨慎的,但是看到这么多人有类似的想法后,他们往往会受到很强烈的激励,就是有这种真话的效力,尽管很多人受到洗脑的影响,无论是新疆还是六四,广场的这种集合效应,人们会互相激励,能够产生这种撞坝强化互动,这是官方非常害怕的。

周峰锁指,原本讨论天安门事件的聊天室,参与人数一度达到平台设定的上限5000人,他与大陆网友语音聊天到晚上3点。他认为,从“Clubhouse”吸引众多用户这件事反映民众对中共的不满。

周锋锁说:我早上一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想查看有甚么别的话题,我突然上去以后,我看我现在有1800个 Follower(关注者),有很多人对这些话题感兴趣,早上6点钟再看看有没有新鲜的话题,或者别人在找我,还有就是当然很重要的,因为我讲了“六四”这个题目,而且这么多人同时听到,会不会被墙?果然就是第一眼看到的,推特上和“Clubhouse”本身,都是在谈论被墙这件事情,已经被确认封掉。从那以后到现在,我参加了好多这样的群,题目都是很有意思,都是今天被封,可以说这样一个历史事件有关的,也是各种的纪念,也是一种抗议。

记者发现参与“Clubhouse”讨论敏感话题的华人,中港台三地及海外均有。包括本台、美国之音和其它国际媒体的记者也参与其中讨论。不少参与者说,难得有一个平台可以免受五毛滋扰,真实反映了民情。

Clubhouse2020年3月推出,由美国矽谷两位创新企业家保罗·戴维森(Paul Davidson)和罗涵·赛斯(Rohan Seth)开发。2020年5月,它只有1500个用户。但是上周,特斯拉汽车创始人、世界首富马斯克(Elon Musk)与美国金融服务公司罗宾汉(Robinhood)的总裁弗拉德·特涅夫(Vlad Tenev)有一场对话会,通过YouTube 现场直播后,Clubhouse一时间名声大噪,一个邀请码在eBay上甚至被炒到100美元。

在中国市场上,这一软件的邀请也像歌星演唱会的门票一样,有人高价转手,在淘宝的邀请码交易一度被炒到400元人民币。 在日本、台湾和香港,这款软件都成为最多人下载的软件之一。

但现时,就连原本在淘宝上被炒卖的邀请码亦全部被下架。有网民说,如果之前用内地的手机号码注册,但还没收到邀请码的用户,现在已经没办法通过之前的手机号再接收邀请码。

让这款软件受追捧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它并非来者不拒,而是像不对外开放的私密俱乐部一样,需要收到邀请才能加入。Clubhouse目前只允许已注册用户邀请两个新用户,且必须是iPhone用户,用户只能语音,不能录音,对话听后即焚。不过,这款软件的开发者已经表示,正在努力完成所有调试,力争2021年向全世界开放。

《香港01》报道,有中国网友在Clubhouse聊天室表示,目前还没有彻底被“墙”,若使用VPN(virtual private network,虚拟私人网路)进入聊天室后,再将VPN关掉,还可以继续在房间内听取对话。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