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承运澳洲煤炭的货船船员滞留中国海域七个月后回到印度

一艘装载了16万吨澳大利亚煤炭的货船上的印度船员在中国渤海滞留了七个月后终于回家了。

悬挂印度船旗的散装货船Jag Anand上个月成功在日本进行了船员替换,这让之前船上的23名船员成功回家。

去年澳中两国贸易紧张加剧,北京宣布禁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此后,这艘船一直无法卸货并重新起航,不得不一直徘徊在中国渤海海域。

该船轮机员维伦德拉辛·波萨尔(Virendrasinha Bhosale)2019年10月以来就随船航行,已经在船上待了一年多,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时,他表示经历了这么久的分别后与家人团聚的感觉很难用语言形容。

“在将近16个月后再次看见我五岁的儿子Vishwatej真的让我非常开心……那是宝贵的一刻,” 波萨尔先生说。

“我非常激动,非常高兴能够见到我的父母、妻子和儿子,但是由于新冠疫情,进门的时候有点‘可怕’,”

“我立刻给自己消毒,然后去洗了个澡,然后才跟每个人拥抱。”

“我的儿子则等不及和我玩摔跤游戏了,就像我们以前经常在家玩的那样。”

波萨尔先生于1月24日抵达位于孟买东北方向300公里的小镇潘达普尔(Pandharpur)的家。由于日本没有直达印度的航班,他需要从卡塔尔多哈中转。

回到家后,他自愿在家进行了为期七天的隔离。

Jag Anand货船于2020年5月在昆士兰格莱斯顿港(Gladstone)装载货物,6月13日抵达中国河北京唐港。

然而,在到达中国后,这艘船就被困在了中国渤海海域。波萨尔先生说,船员们被告知他们能够在15天后卸货,但是这并没有发生。

“中介一直跟我们说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就能卸货]。然后我看到了中国禁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的消息,” 他说。

“我们的希望开始破灭。我们当时想这将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这艘船的所属公司印度大东方航运(Great Eastern Shipping)在船员被困期间向他们提供了食物,但是船员们需要自己保障淡水的供应。

“我们必须要用船上的蒸馏设备来生产淡水,我们每天会生产10到11吨水,包括机械消耗的水在内,我们每天的用水量大约在四吨左右,” 波萨尔先生说。

去年12月,船员们从船队经理处听到了他们可能可以在日本进行船员替换的消息,但是直到今年1月9日他们才得到确认。

听到这个好消息之后,他们立即决定起锚。但是新的问题出现了。

“由于停留的时间太长了,锚链打结了——锚链上有两三个结,所以我们没办法起锚,” 波萨尔先生说。

轮机长开关了几次发动机之后,他们终于成功起锚,开启前往日本的航程,而这花费了将近12个小时。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每个人都很兴奋,” 他说。

Jag Anand货船于1与22日抵达日本,而在进行了船员更换后,这艘船仍将返回京唐港,排在队尾等待卸货。

据波萨尔先生透露,公司也在为货物寻找新的买家。

曾和Jag Anand一同困在渤海的另一艘散装货船Anastasia号的船员则没有那么幸运。这艘船上装载了九万吨澳大利亚煤炭,去年8月抵达中国河北曹妃甸港,至今仍被困渤海湾。

船上的18名来自印度、菲律宾和俄罗斯的船员目前仍然身陷囹圄。

Anastasia货船二副格拉夫·辛格(Gaurav Singh)他们仍在努力寻找解决方案。

“没人联系船上的人。印度外交部(The Indian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可能联系了我们的公司,并与公司一同提出了在中国停船地进行船员替换的方案,但是被中国官方拒绝了,” 辛格在接受ABC采访时说。

“印度官员们通过媒体发布了一些声明,但是在[替换船员的]方案被拒绝后,我们的希望就破灭了。现在我们陷入严重困境。”

Anastasia货船悬挂巴拿马船旗,其所属公司地中海航运公司(MSC)则是一家瑞士-意大利合资企业。司法管辖权问题让解决Anastasia当前的困境变得更为复杂。

新南威尔士大学海洋法与国际争端解决领域专家娜塔莉·克莱因(Natalie Klein)告诉ABC,在Anastasia的问题上,印度政府可能“最没有发言权”。

“印度政府可以代表其公民向船旗国巴拿马发声,” 她说。

“因为中国没有扣押这艘船,这艘船也没有违反中国法律,所以它不受中国控制,因此从某种角度上说这取决于巴拿马。”

按照国际法,船旗国代表船上的所有船员。

“船上可以有来自10个国家的人——如果这些人都被捕了,那么将由船旗国来代表他们,” 克莱因博士说。

MSC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Anastasia货船的处境仍然很危急,公司仍在每天敦促找出解决方案。

“我们提出的方案包括在停船地或者日本进行船员更换,” 声明中说。

波萨尔先生说,Jag Anand之所以能够成功离开中的原因是所属公司和租船商作出了决定,并且承担了相关费用。

“前往日本和回到京唐港的费用都由所有者承担,他们承担了一切损失,而且租船商也同意将船从锚泊位置开走,” 他说。

然而,辛格先生说Anastasia的租船商则告诉他们不要动。

中国目前正值寒冬,而且包括京唐港和曹妃甸港所在的河北省在内,中国北方多省市近来爆发新一轮严重的新冠疫情。

这些因素让滞留船员的处境更加严峻。

“这里很冷,没有人在住所外工作,而且由于新一轮的新冠疫情,中国边境已经被封锁了,” 辛格先生说。

“这是我们在同一艘船上度过的第二个新年。我们在跨年夜那天和家里人通话了——所有人都在哭。”

“我们仍然在2020年,因为情况完全相同,我们的新年将是和家人团聚的那天。”

相关英文文章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