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习明泽信息外泄案警方暴行陆续曝光 跨性别少年遭公安辱骂“人妖”

警方调查习近平女儿及姐夫个人资讯外泄案的过程中,一些使用暴力及滥权的违法行径陆续曝光。“恶俗维基”一名跨性别的编程人员,被广东省公安跨省拘捕后受到不人道对待,除暴力抄家外还被侮辱是“人妖”,甚至有公安做出猥亵动作,其后被剃光头发投入男性看守所拘留。其友人指当局此举,旨在针对争取信息自由的网络人士。(吴亦桐/程文 报道)

涉及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姐夫邓家贵个人信息外泄案,被判刑的24名“恶俗维基”网成员中,来自广东的少年陈泺安被以“盗窃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6个月。

刚踏入21岁的陈泺安是一名网络编程员。2016年“恶俗维基”受到中国社科院关注后,因担忧安全问题曾暂时关闭网站。当时“恶俗维基”的域名托管在陈泺安手中;2017年“恶俗维基”网站恢复后,陈泺安归还域名。当局以此认定陈泺安与“恶俗维基”有关联。

陈泺安是跨性别人士,被捕前一直服用雌激素类药物,也喜欢穿著女装,并曾与中国互联网界的跨性别人士在编程协作平台GitHub建立女装小组,在中国的社会环境中他们被认为是边缘群体。

目前已逃往海外的陈泺安同居伴侣周二(2日)向本台披露了陈乐安被捕时的细节。

2019年的10月,广东茂名公安跨省到上海拘捕陈泺安,当天除陈泺安及同居伴侣外,还有另外两名同伴在场。二十馀名便衣破门而入,将他们制服后分别进行口头审讯,半小时后公安关闭执法纪录仪并开始进行电脑搜察和抄家。

在长达7个多小时的查抄后,公安了解到陈泺安的跨性别身份及看到他们柜中的裙装,公安辱骂他们是“人妖”,甚至有公安还对他们侮辱性袭胸。

陈泺安同居伙伴说:当时来了差不多20个警察,就很暴力,他们没有表明身份,没有出示搜查令,他们翻我们电脑、手机、其他贵重财物。期间把我们带出去分别问话。执法过程只在开始的半个小时开了执法纪录仪,之后把执法纪录仪关掉就开始乱来了,他们带走了我们很多东西,他们看我们是Trans(跨性别人士)一直说我们是“人妖”,一手抓到我们胸前,不停的辱骂我们侮辱我们。

陈泺安的伴侣指,公安曾问他是否知道“恶俗维基”、“支那维基”、“红岸基金会”,以及陈泺安与这些网站的关系等。他认为公安操办的是政治案件,而陈泺安被无辜牵连和构陷。这也是中共当局对中国大陆有能力翻越“防火墙”、可以自由获取及传递信息的年轻人杀鸡儆猴。

陈泺安同居伙伴说:他(警察)有问我,认不认识“支那维基”“恶俗维基”的人?和“红岸(基金会)”是什么关系?和泺安是什么关系?有没有在推特上发布什么危害CCP的言论?泺安他也不知道有“红岸(基金会)”有什么“支那维基”,不应该这样定性他有罪,而且用这种极为肮脏的手段,很明显就是政治方面的打压。CCP很怕思想很正常、知识比较好的那批人,所以这次才杀鸡儆猴。

陈泺安同居伙伴也透露,陈泺安被捕后的很长时间内处失踪状态,直至去年6月才得以会见律师,他曾委托律师带出信件,委婉透露在里面的境况非常糟糟糕,陈泺安作为跨性别人士被强行剃光头发,投入男监。鉴于被捕时的经历,陈泺安同居伙伴担忧被关押在男监的陈泺安,以及陈泺安在被审讯期间可能会受到性侮辱等。

陈泺安的父母目前还对是否聘请律师代理案件举棋不定,除警方威胁外,还一直不认同其子的跨性别人士身份。

北京维权律师王宇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当局指控的所谓犯罪发生时,陈泺安只有16岁,加之其跨性别人士的特殊情况,目前办案单位的强制措施是不适当的,更可见这是一起炮制的政治冤案。

王宇说:涉及到未成年人,而且跨性别,而且所谓的罪行也比较轻,这几个法定缘由,所以当时他当时应该按照监视居住或取保候审这种强制措施,警方就是故意对他逮捕、关柙。

2019年5月,海外的“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曝光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当年6月,中共成立专案组,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为办案单位之一,办案单位无法抓捕在海外的曝光者,遂对与“支那维基”有友情链接、在中国大陆运营的“恶俗维基”网站人员和会员进行大抓捕。2020年12月30日,24名年轻人一审宣判获刑。其中“恶俗维基”的运维牛腾宇被指控为“主犯”,获刑14年。

随著获刑者家长近日为子冤鸣,让整个案件公诸于众。目前在海外的“恶俗维基”和“支那维基”的创办人肖彦锐现身为获罪者作证遭构陷,亦有更多家长和知情者向本台公开更多的案件内情。

本台记者多次拔打广东茂名网警大队队长杨观耀手机,但无人接听或直接被挂断。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