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读者广场 |苦秦:中国的隐形奴工

现在的国际社会正在关注新疆、西藏的奴工问题,我作为一个中国底层的打工者,从一个打工者的视角看去,中国各地私企的打工者基本上都是隐形奴工,亦即奴工制度普遍存在于中国。

在中国私企的打工者,身上背负有三大奴工特征:1、工资不能按时发放,有良心的老板押员工一个月的工资或把基本工资以外的方量工资押到春节前发放,缺德的老板通常是在“账上有钱的时候”发一个月工资,往往会押员工数月至大半年的工资,员工若在春节放假前辞工,押在老板手里的工资基本上就拿不到了,员工一旦到了私企上班,再苦再累再没有尊严也得至少工作到春节放假前;2、无加班工资,私企不仅节假日上班无加班工资,日常工作延时也无加班工资(有相当多的工种是连续上24小时,再休息24小时,算下来平均每天工作12小时无加班工资);3、工资按天算、春节放假无工资(中共有外事活动、庆典,通知北京周边地区私企停工,工人一样没有工资),因为私企按天算,所以那些具“人大代表”身份的企业家能够坦然地面对媒体记者称“996工作制”是员工的福气,这些“人大代表”讲的是良心话,相对于中国近乎所有的私企员工工资都是按天算,每周有一天带薪休息的“996工作制”确实是员工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中国私企员工的工资结算、发放方式有克扣、无偿、强迫(离职就拿不到工资)等诸多奴工特征,但是私企员工却又不是在高墙铁网之下工作,因此我对私企员工的定性为:隐形奴工。

伴随着中国的道德体系走向礼崩乐坏,中国不少人往往热衷于锦上添花、不屑于雪中送炭。私企开业大多有当地政府参与祝贺,私企员工拿不到工资却极难得到政府帮助。中共自诩为“无产阶级先锋队”,我下面将中国政府帮中国私企员工讨薪的流程描述一下,世人就会知道“无产阶级先锋队”是如何帮助“无产阶级”的。

中国私企员工向中国的劳动保障部门求助帮助讨薪,首先要按照政策的框框条条提供完备的资料,劳动保障部门才能受理投诉,相当多的企业是用老板私人的银行账户发工资、更多的企业不和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这些情况就可以拦截近乎九成的讨薪投诉。顺利被劳动保障部门受理投诉的,也仅被告知劳动保障部门只能进行协调,“协调”到最后会有部分私企员工得到部分应得工资,还有部分私企员工会被建议去法院进行诉讼。社会底层的打工者,哪家会有足够的余粮,不稼不穑地放弃工作去打官司?不夸张地讲:中国私企扣发员工工资,员工最后只能自认倒霉。谁忍不下这口气,去私企门口讨薪,我只能用“内蒙古的‘人民警察’跨省为鸿茅药酒‘维护正义’的事情”来举例,中国“人民警察”的铁拳是不会容忍被欠薪员工去私企门口“闹事”的。

中国的企业的分布按照企业所有制来划分,则是私企包围国企。虽然中共坚称中国的国企在国民经济中起主导作用(中共夸大国企的主导作用,是为了证明其非民选政府的合法性,证明中共是唯一适合中国国情的执政党。正因为中共是唯一适合中国国情的执政党,所以中共是秉承天地意志服务于中国人民,因中共的大跃进引发的大饥荒也可以视为上天对中国人民降下的刑罚,因此三年大饥荒在中国被称为“三年自然灾害”,从理论上讲“三年自然灾害”的说法是合乎“中国国情”的。),但事实上中国在私企打工的人远远多于国企工人。中国绝大多数的产业工人在私企工作,成为隐形奴工,隐形奴工制度在中国是一种各地普遍的存在。其实,只要看看参与中国立法的广大“人民代表”主体为官员、企业家,基本上就没有私企员工和种田的农民,我们可以想象出中国最底层人民的生活状态就是中国“伟大领袖”习大大所说的:不断让人民群众增强幸福感(幸福则留个“为人民服务”)。

鲁迅曾说过: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我把鲁迅的话从自然科学领域套用到社会科会领域,可以这么讲:世上本没有昏君,朝中昏官多了,便有了昏君。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