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恒春半岛的那首歌】系列报导I - 半岛歌谣再唱起 - 201226-6

歌谣,记录人民生活,也反映源自土地的文化风俗与自然环境,更将民间的喜怒哀乐尽藏曲中,其中,屏东特有的恒春半岛民谣,更是来自台湾的庶民之音,目前流传的七种曲调都刻画著乡土风情与居民生活,并在 2008 年成为屏东县无形文化资产之一。而今,一场音乐革命正在半岛上演,让传统民谣产生不同以往的新面貌。“恒春半岛的那首歌”系列报导第一集,我们就从认识民谣开始说起。


人间国宝陈英:‘(原音)那时候恒春的民谣思想起没什么人爱听,我们如果去比赛,现在换我们上去唱,大家都离开耶,说我要去厕所、去哪,不想听耶。’

这是“人间国宝”陈英阿嬷曾有过的感叹。

人间国宝陈英:‘(原音)现在的人很聪明,如果以前的都傻傻的做,都没有像现在的孩子这么聪明,想说要来做什么、做什么这样。’

而今,半岛歌谣再唱起,一场跨越世代的音乐革命,正在上演。

悠闲氛围、轻松曲调,这里是屏东的恒春镇,一首重新编曲、抒情版的恒春半岛民谣“满州三景”,让台下观众忘情打著节拍、低声吟唱,也让今年度的“半岛歌谣祭”活动,增添不少年轻气息。

恒春居民黄小姐:‘(原音)因为原本可能还没加入这些新味的那些恒春民谣,大家可能以前只有在地人会传唱,所以刚看阿嬷在搭配不同的乐器啊,旁边、后面不同乐团这样,就给了我们耳目一新的感觉啊。’

一把月琴、一曲“思想起”,几乎是外界对于传统民谣的印象,但以新式曲调重新演绎,却是近三年来才走入半岛地区,而会有这样的变化,得先从认识“恒春半岛民谣”开始谈起。


“半岛歌谣祭”邀请专业音乐人登台,其中“张雅淳与朋友列岛”将民谣“满州三景”改编成抒情版演出,吸引不少民众。


“半岛歌谣祭”音乐表演结合流行与传统民谣元素,让台下男女老少都忍不住起舞。

**外来移民开垦唱小调 形成独特的半岛歌谣**

恒春半岛,三面环海,位居台湾国境之南,原本是排湾、阿美、卑南及平埔族等原住民居住地,1874年“牡丹社事件”后,清政府“开山抚番”,取当地气候四季如春之意,设立“恒春县”,范围包括今日的车城、满州以及恒春镇等地,外来移民进入开垦,特有的生命之歌也因此发展出来。

台北艺术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陈俊斌:‘(原音)“恒春县”跟今天的“恒春镇”是不一样的地方,恒春民谣,其实我们现在讲这个歌,它的出现是跟恒春县的设立有关,恒春民谣它是一种属于比较庶民的歌,在过去大概就是劳工、农人唱的,那实际上一般比较有钱有闲的人,不会去唱这种歌。’


恒春半岛位居台湾国境之南,范围包括满州及恒春镇等地。图摄于车城龟山步道。

移民离乡背井、思乡情愁,日常随口哼唱的小调,逐渐形成今日独特的半岛歌谣。台北艺术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陈俊斌说,半岛地区历史人文背景特殊,组成复杂,当地除了有原住民外,还包括来自闽南的福佬人、闽粤客家人等,也因为早年对外交通不便,让恒春半岛民谣至今还是保留较多的原始风味。

台北艺术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陈俊斌:‘(原音)在当时那个地方还有非常多的原住民,所以里面的有一些歌曲,可能已经混杂了原乡的一些歌曲,跟一些原住民在地的歌曲,所以就形成一个比较特殊,当地特有的这种风格的歌曲。’

根据近代学者所做调查,目前恒春半岛民谣的基本曲调,除了大家熟知的“思想起”外,还包括“牛母伴”、“四季春”、“枫港小调”、“五孔小调”,以及这一首“平埔调”等六种基本古调。

台北艺术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陈俊斌:‘(原音)“平埔调”的话,它就是一般认为说,它比较有可能是跟原住民的曲调有关,那所以像我们看到比较唱这个“平埔调”比较多的,就是在满州这个地方,那这一首歌它的结构,基本上它是两句的旋律重复的。’


台北艺术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陈俊斌。

**青蚵仔嫂、三声无奈 都是改编自半岛歌谣**

这首由民谣国宝朱丁顺演唱的“平埔调”,又称为“恒春调”或“台东调”,相传最早是以原住民语吟唱,包括小学音乐教材“耕农歌”,以及台语歌曲“青蚵仔嫂”、“三声无奈”等,都是改编自这首古调。

另外,被老一辈称为“唱曲”的“牛母伴”,则被推测是最早出现的恒春古谣,原本是在至亲离世、或是一吐内心苦闷时所吟唱的歌调,后来被应用在新嫁娘出嫁前夕,跟亲友含泪道别、相互叮咛,唱者声调婉转绵长、情绪抑扬,内心感受尽现歌中。

今年高龄88岁,刚刚获得文化部“人间国宝”的陈英就回忆说,早年半岛地区生活困苦、思想传统,女性并没有自主婚嫁的权利,“牛母伴”不但表达出当时妇女内心的无奈,演唱时也常常是一阵心酸,眼泪就止不住溃堤。

人间国宝陈英:‘(原音)那时候都是大人作主的啊,爸爸妈妈作主的,不是像现在自己认识、自己合意的,不管你女儿要还是不要,都要这样就这样,所以才会唱这个“牛母伴”诉说这些苦情,以前的人相当艰苦。’


早年半岛地区生活困苦、思想传统,女性并无自主婚嫁权利。图为在地阿嬷拿出旧照忆往。(杨雅儒提供)

**半岛民谣曲调各异 吟唱千遍变化**

而除了曲调哀戚的“牛母伴”,这一首只在满州地区流行的“守牛调”,则是属于近代的“新调”,相传是农业社会先民赶牛吃草自娱吟唱。恒春镇思想起民谣促进会总干事赵振英说,半岛民谣六古调、一新调,曲调虽然各异,但是同样可以写景色、写心情,用于不同情况跟心境吟唱表达。

恒春镇思想起民谣促进会总干事赵振英:‘(原音)就同一个词,我们6种调都可以唱,因为6种调有不同的心情的表达,你想要分享的那个情意,是希望做提醒、做叮咛,那我们可能就会用“五孔小调”、“枫港小调”、“平埔调”,但往往阿嬷他们呢,比如说在介绍恒春古城,或者是讲一件事情,他们都比较喜欢用“思想起”来唱,这是一个习惯。’


恒春镇思想起民谣促进会总干事赵振英(左)与“人间国宝”陈英阿嬷(右)致力推广半岛民谣多年。

事实上,现在外界所称的“恒春民谣”,其实涵盖整个半岛地区,包括恒春镇、满州乡以及车城乡等地歌谣,各地基本曲调虽然大致相同,但是吟唱方式却有所差别,常常因为演唱者当下内心感受不同,会随语言声调转音变化,或是自由延长节拍,可以说是千遍变化。

以这一首恒春阿嬷陈英演唱的“思想起”为例,光是开头的“思想起”三个字吟唱方法,就有别于接下来这一首,由满州阿嬷张日贵所演唱的版本。

台北艺术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陈俊斌:‘(原音)我们讲说调是固定的,我们不能把它理解说,一个旋律就可以套进不同的那种词,你可以听到每个人唱出来的那个唱法会不一样,我们分析它的那个基本轮廓,还是可以找到类似的这种结构在里面。’

**民谣即生活 唱词谈日常、谈情感**

半岛民谣源自土地,早年演唱者大多不识曲谱,自古口耳相传。陈英阿嬷说,“民谣”就是“生活”,唱词谈日常、谈情感,有独唱、也有合唱,大多是由演唱者自由创作,每句七字、每首四句,也就是所谓的“七字仔四句联”。

人间国宝陈英:‘(原音)我唱歌是都自己自编的啦,自己想的这样,想说我们恒春、我们在这里做工作,就唱这些歌这样、编这些词这样,就像说这个地方有什么,我们就唱什么,来凑4趴这样啊。’

台北艺术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陈俊斌:‘(原音)他们在唱这些歌的时候,基本上他只带一个韵出来,就是你可以发现说那些都有固定的套式可以用,那你只要把前面那个套式拿来用,就可以后面很快的加一些你真正要表达的意思。’


“人间国宝”陈英阿嬷的父母与走唱艺人陈达熟识,忆往历历在目。

不过,即便“恒春半岛民谣”象征台湾的生命力,也被外界视为是台湾建构音乐文化自主精神的根源之一,但是传统曲调悲苦、唱词跟生活脱节,一度面临式微。直到1967年,音乐家许常惠以及史惟亮发起“民歌采集运动”,发掘当时已经62岁的走唱艺人陈达,才让外界重新关注到半岛的在地民谣。

人间国宝陈英:‘(原音)那时候只有陈达唱给人家听这样,(只有他这样?),对,只有他四处唱给人家听,人家就打赏给他,那时只有陈达在唱而已。’
1967年,音乐家许常惠和史惟亮发起“民歌采集运动”,发掘走唱艺人陈达,让外界重新关注半岛民谣。图为已出版的音乐作品。

**月琴搭配民谣深植人心 是近20年发展现象**

这一首由陈达自弹自唱的“思想起”,低沉嗓音劝人勤奋工作,一把月琴搭配演唱的印象深植人心,但是事实上,早年半岛民谣大多只是随口吟唱、少有乐器伴奏,而会有这样的转变,却是近20年来才发展出来的现象。

台北艺术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陈俊斌:‘(原音)车城弹乐器的人是比较多的,满州几乎没有,那恒春介乎这中间,我们因为受到那个陈达的影响太深了,就是说像我们后来做研究的人去那边,然后跟他们讲说“喔,你知不知道陈达怎样?”,会讲的都是陈达,所以他们才开始想说“喔,原来这些来录的人,喜欢听像陈达那个东西,所以他们才回过头去模仿陈达。’

源自恒春半岛的曲调,随著学者进驻研究、加上政府部门推动乡土教育等因素,逐渐重获外界目光,屏东县政府也自2008年举办“恒春国际民谣音乐节”,邀请表演团队登台、举办民谣比赛等等,还曾经创下“月琴千人传唱”的金氏世界纪录,成为地方每年的大型活动之一。

屏东县政府文化处长吴明荣:‘(原音)都是在学校,还有社区、大学,还有社区的这些民谣协会,其实都是一起加入进来的,就是公私部门啊,那个不同的领域会进来,这个是刚开始的时候,但是,当这样的东西连续几年之后,你会发现,其实大家好像有一点点觉得,好像就是这个样子了。’


屏东县政府举办的“恒春国际民谣音乐节”曾创下“月琴千人传唱”金氏世界纪录,为地方每年的大型活动之一。(屏东县政府提供)


屏东推动乡土教育,让半岛民谣从小扎根。图为恒春大光国小艺术老师王煌鹏(左1)结合民谣与舞蹈,让学生亲近民谣。

**半岛民谣再出发 创意来自在地年轻人**

“恒春国际民谣音乐节”举办10年以来,活动却略显疲态,让县政府决定在2018年大幅转型,试图让半岛民谣以创新型态再出发,而合作对象,则是一群来自在地的年轻人。

屏东县政府文化处长吴明荣:‘(原音)那个时候我会发现,其实有一个满特别的地方就是,恒春跟垦丁好多南漂的这些年轻人,他们其实基本上对文化都有某种程度的那个认知,然后我发现这一群人,他们很愿意在地扎根,那很喜欢这种传统的文化,因为很多人是音乐人、从事艺术文化的这样的人,所以我觉得非常非常的有趣。’

这一群年轻人来自台湾各地,有的世居在此、有的来此创业多年,因为恒春乡土的连结,将这一群音乐人与文化人串接在一块。只不过,当年轻人遇上传统民谣,又会擦撞出什么样的火花?这一天傍晚,月琴弹奏的垃圾车音乐声,就显得特别不一样。‘(现场音)乡亲喔,垃圾车来了,大家平安,我是屏东县长潘孟安,落山风起,2020半岛歌谣祭将在~’

“半岛歌谣祭”策展人张彦颉来自桃园,为爱搬迁恒春多年,谈起他重新规划“半岛歌谣祭”的第一步,则是决定走入居民的日常,强调“民谣”跟“在地生活”的关系。只是“创新”跟“守旧”说来简单,首先得先面临来自长辈的质疑。

半岛歌谣祭策展人张彦颉:‘(原音)但是我们要做的应该是“守旧如新”,旧的东西还是永远保存,但是新的要不断创作,所以我们就走进每一家阿嬷的家里面,看她的工作、聊她的子女、聊她的人生,我们才知道每个阿嬷她从她的嫁娶经验,然后她教育小孩子的过程,到民谣、唱民谣被家人反对,还会被打喔,以前有些阿嬷是被打的,所以当我们挖掘这些故事之后,才有办法去做“半岛歌谣祭”这样一个重新去想像,在地怎么被尊重的事情。’


策展人张彦颉规划“半岛歌谣祭”的第一步,是走入居民日常,强调“民谣”与“在地生活”的关系。(张彦颉提供)


“半岛歌谣祭”团队人员下乡田调,了解在地阿嬷的故事。(杨雅儒提供)


“半岛歌谣祭”由一群在地年轻人发挥创意策画。图为活动开幕前开会。

**团队深入乡间 挖掘半岛在地故事**

面对在地的担忧,张彦颉与团队花了大半年时间深入乡间,陪阿嬷聊天、听在地民谣的故事,除了邀请国内外音乐人来台交流演出,也让在地居民出演舞台剧,甚至安排阿公阿嬷在街头开唱,试图在“不失传统”的前提下,让半岛民谣以多样化的面貌展现。

‘(现场音)思想起~各位贵宾大家好~~~~’

半岛歌谣祭策展人张彦颉:‘(原音)其实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这些阿嬷都是素人,他们其实真的没有所谓的上大舞台表演的经验,所以我们其实很感谢的是协会,不管是满州民谣跟恒春民谣协会,其实都有点连哄带骗,跟阿嬷讲说“唉呦,你就是上去唱歌,大家都喜欢听你唱歌啊”、跟他们讲说“你唱歌唱得很棒”,然后他们才愿意站上台。’


“半岛歌谣祭”活动规画多样,图为在地阿嬷在街头开唱的“诗市集”。

另外,团队也邀请来自南美洲、日本等地的音乐家深入社区,与在地传艺师生活一个月,利用传统民谣为元素合作共创新曲,除了希望让民谣更具风格跟表情之外,也能够拉近跟年轻人的距离。

半岛歌谣祭策展人张彦颉:‘(原音)那当当代所有的年轻人如果听不懂这故事,如果不愿意用恒春民谣去演唱了,那这个文化随时都会断层,我们就把年轻的音乐人,用驻村的方法,必须要用我们的古调创作,“老调新声”诞生了,那观众也可以透过流行音乐重新去认识古调,那他们也会喜欢民谣。’

半岛歌谣祭策展人张彦颉:‘(原音)在这个半岛上,经过不同的族群融合,闽南、客家到卑南族、排湾族的融合之后,才诞生了今天所谓的“恒春民谣”,你听不懂我在唱什么语言没关系,但是你喜欢这个音乐,那你就会想要去了解我的故事,我觉得这个就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半岛歌谣祭”邀来日本艺人渥美幸裕(右1)与半岛在地长辈共创新曲​。图为登台表演状况。(屏东县政府提供)​​​​​​


“半岛歌谣祭”广邀国内外音乐人来台交流。图为澳洲乐团 Amaru Tribe 于 2019 年来台表演。(屏东县政府提供)

**传统民谣换新貌 在地居民感受深**

而这样传统民谣的新改变,让在地居民就说。

恒春居民吴珍仪:‘(原音)我们会去听啊,那个东西、那个音乐是你听得下去的,因为你真的是如果单纯听民谣,我跟你讲,我可能站个一小时,我可能就买个东西我们就走了,前几年都是这样,可是,当他们很认真的去跟阿嬷去做结合,哇,很酷耶。’

恒春居民黄小姐:‘(原音)我昨天观察到是很多外地的年轻人,他们是很投入在看阿嬷的表演,对,那我觉得这也是把恒春这个珍贵的文化,让台湾其他人知道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对,所以半岛歌谣祭,我们每年都会来参加啦,哈哈哈。’

无论平日以卖槟榔为业的先女阿嬷、在街边卖青草茶的却银阿姨,或是卖鲁肉饭的董娘阿姨,都在这一晚化身为街头艺人,唱民谣、也唱生活,而这样的成果,也让他们感受很深。

满州阿嬷王洋月:‘(原音)你如果说,全部都是我们古调那个弹下去,弹到一半,人就跑了一半了,所以我觉得好像,这对我来说,我是觉得这是好的、这是加分。’


高龄 88 岁的“槟榔西施”黄杨先女阿嬷(中)在“诗市集”街头开唱、讲故事。


半岛歌谣祭“诗市集”吸引不少人聆赏。

恒春阿嬷林秋月:‘(原音)以前的恒春民谣,大家所熟悉的只是“思想起”,而且是那种很沉闷、很悲苦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借由外地进来的年轻人,帮助我们一起把民谣做一个创新的演出,其实我还蛮欣赏,而且也非常赞同这样子的做法,我很期待恒春民谣有更新的发展。’

恒春半岛民谣,源自土地、来自庶民,如今走过百年,随著落山风起、阿嬷拨弦吟唱,不仅将在地民谣唱往世界,也吹起了一场音乐革命。


转型后的“半岛歌谣祭”活动从在地出发、拉近与现代生活关系,无论音乐表演或比赛活动都吸引不少青年朋友参与。


“半岛歌谣祭”规划民谣比赛项目,不少小朋友精心打扮,也在台下观摩其他团队演出。


来自学校的在地团队发挥创意,将传统民谣融入戏剧演出,参与“半岛歌谣祭”民谣比赛。


恒春大光国小学生结合车鼓阵、传统民谣,于“半岛歌谣祭”踩街演出,吸引群众目光。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