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谷歌十年前撤出中国 澳洲可以从中学到什么?

上周,谷歌提出了一个让人感到意外的打算:要是堪培拉方面通过针对这个互联网巨头的新立法,就在澳大利亚停止提供其搜索服务。

谷歌澳大利亚公司(Google Australia )的董事总经理梅尔·席尔瓦(Mel Silva)认为,这个法案强迫一众科技巨头为其平台上链接的原创新闻付费,将给公司业务带来“难以控制的财务风险与运营风险”。

拟议中的这项法律——《新闻媒体协议规范》(News Media Bargaining Code)还将责令谷歌与澳大利亚的各新闻机构达成商业协议,否则其搜索引擎就要受到强制制裁。

这不是谷歌第一次发现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

2010年,谷歌和其他几家科技公司成为一次“精心设计且有针对性的 ”网络攻击的对象。这次网络攻击来自中国,据说得到了中国政府的支持。

这次攻击促使谷歌不再遵守中国的审查要求,其在中国大陆的搜索服务很快关闭。

如今,中国九亿多网民中的大多数人都无法轻松访问谷歌的搜索引擎。世界各地的互联网活跃用户中,中国网民占了近20%。

但是,谷歌与中国政府在审查制度上的对峙确实有助于了解这样一件事,即假如该公司终止在澳大利亚的服务,澳大利亚人可能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2006年,谷歌在中国启用Google.cn域名。

但在2010年的网络攻击事件后,谷歌决定将Google.cn域名中的网页搜索、图片搜索和新闻搜索重新定向到谷歌香港的域名,中国大陆的访问流量被转移到香港。在香港,中国的审查规则并不适用。

这就是说,中国网民可以暂时访问未经审查的搜索结果,其中就包括有关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六四事件的文章。后来,中国政府对谷歌实施打压,中国网民就无法使用这项搜索服务了。

谷歌离开中国让其竞争对手百度很快就占领了中国搜索引擎市场四分之三的份额。

不过,百度自己也遇到了问题,尤其是搜索结果竞价排名问题和一名学生受搜索信息误导不治身亡事件给该公司带来的麻烦。

2016年,大学生魏则西在北京武警总队第二医院外包给“莆田系医院”的肿瘤中心接受针对癌症的临床试验治疗,不治而亡。但这家医院的名字就出现在百度搜索排名的顶部位置。

还想使用谷歌未受审查搜索结果的在华外籍人士和中国网民则转而使用虚拟专用网(virtual private networks,VPN)和代理服务等技术,直到今天依然如此。

然而,中国有关部门近年加大了对私自使用虚拟专用网“翻墙”人士的惩罚力度。

谷歌曾试图通过一个名为“蜻蜓 ”(Dragonfly)的项目在中国重振旗鼓,但这个饱受争议的搜索引擎也因试图提供经过审查的搜索内容而遭到批评,该项目后来终止。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传播学教授蒋敏博士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表示,虽然谷歌停止了在中国市场的搜索服务,但该公司实际上没有离开中国,这得益于谷歌于2017年在北京开设的人工智能研究中心。

但她表示,对包括百度在内的其他中国科技公司来说,谷歌搜索的关闭是一个“利好”。谷歌搜索一度占据了中国搜索引擎市场上30%的市场份额。

“即使在谷歌离开中国大陆之后,搜狗这样的其他搜索引擎公司的崛起也会让百度保持警惕,”蒋博士对ABC说。

“2016年后,Facebook的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爆出丑闻后,美国的科技巨头......在包括中国的全球范围内,受到的怀疑越来越多。

“的确很难说如果谷歌决定在中国再次开放服务是否会受到欢迎。”

谷歌在澳大利亚搜索引擎市场的份额约为90-95%。

与在中国的例子类似,谷歌退出澳大利亚后,还是会有其他替代方案,比如微软的必应(Bing)、雅虎(Yahoo)和注重隐私的网站DuckDuckGo。

但是,用户可能会在多大程度上转向那些搜索引擎提供者还不得而知。

2016年,中国作家、摄影师杨飞发表了一篇名为《深度调查:为什么我们不能访问谷歌?》的调查报告,浏览量有百万之多。他借助这篇调查报告向年轻一代解释了为什么在中国无法访问谷歌。

他告诉ABC,自己正在密切关注谷歌与堪培拉方面发生的对峙,建议澳大利亚人应该为不同的情况做好准备。

杨飞住在中国南方的湖南省,自2010年以来一直使用虚拟专用网访问谷歌。

他表示,谷歌可能会将澳大利亚的搜索页面重新定向到其他国家的同等搜索版本。

但这种做法很可能会对成千上万澳大利亚企业所依赖的本地化搜索结果产生重大影响。

杨飞表示,如果谷歌要地理封锁澳大利亚用户,澳大利亚人仍然可以使用虚拟专用网访问谷歌,一些精通这项技术的人已经在使用虚拟专用网来查看遭到地理封锁的内容。

“澳洲人不用担心,肯定有办法的,”杨飞说。

“实际上,澳大利亚目前和谷歌的事情也让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案例来反省一下科技行业中的垄断。”

北卡罗来纳大学的蒋博士强调,重要的是要记住,谷歌“首先关注的不是民主化”,而是自己的利润。

“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认识到,认为某种西方技术会为一个专制社会带来开放和民主的想法有多幼稚,”蒋博士说。

“这么做在中国没有效果,就是在美国也没有用。”

ABC已经联系谷歌澳大利亚公司进行置评。

相关英文文章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 **编辑推荐文章:**

- 澳洲将免费为留学生和打工度假者等外国人接种新冠疫苗
- 内政部证实无留学生通过试点计划返澳 微信公众号致歉
- 澳中贸易争端持续 澳洲能否找到其他市场取代中国
- 莫里森访日:崛起的中国让澳日两国走得更近
- 报告:2021年中澳大利亚国际学生数量或将减半
- 政治“仲裁”还是正常监管?美国大选凸显社媒角色争议
- 张智森家中搜出大量现金 因洗钱问题接受调查
- 香港民主派议员集体辞职 澳洲香港社区“深感悲伤”
- 穆斯林、华人和原住民——澳洲媒体种族主义报道最大受害者
- 从1到272的百年——破纪录人数女性当选维州市议员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 Twitter 推特
- Facebook 脸书

**联系我们:**

- [email protected]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