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安华医师:我眼中的新疆问题(十一)随波逐流的风筝人

每年的拿吾肉孜(Navruz)节(阳历三月二十一日)之后,就是放风筝的季节啦!也是我施展手艺的时候。那是文化大革命后期,由于铁四中(乌鲁木齐铁路局第四中学)离得远,所以,只上半天学,剩馀的半天干什么?玩!冬天玩滑雪,滑冰,趴在汽车后面,一大群人,有的时候先趴上的伙伴会被后趴上的挤到车底下后车轮处,膝盖磨在车轮上很是刺激。但冬天过去了,没有冰和雪了,有的是寒冷的风。乌鲁木齐的风冬天不冷,但春天的风会刺穿你的骨头。因为化雪的时候会把周围空气中的热量都吸走,所以,特别的刺骨。但挡不住我们放风筝的劲头。

有这种想法的不只是我一个人,那些小伙伴们都会来找我帮他们做风筝。因为爸爸是局里的干部,所以,家里有太多的报纸,是做风筝的好材料。尤其是星期天,附近的坡顶上挤满了放风筝的大人小孩。天上挤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花绿绿的风筝,那些用报纸糊的,基本上都是我的杰作。

是的,放风筝要有风。风是指空气流动而产生的气流。但还有一种风,你也能感觉到,但不是用身体感觉,而是有思维或者头脑去感觉。是一种政治观念流行而产生的,存在于人们的头脑里的风。在刮这种风的时候,你也能看到风筝。但,那不是纸糊的,那是人。有一种人,平时闲在家里,但他会说他很忙,你有事请他出来,他是坚决不会出来的。可是只要一有政治风起,你立刻就会看见他在飞。不是在天上,而是在电视上,报纸上,和你手机的社交平台上。是的,在这种风里也是能看到风筝的,只是,他们是人,我管他们叫:风筝人。他们是很广大的一群人。

**风筝人随政治风而飞**

我相信这种人大有人在,而我看到的更多的是我的族人们。风筝是可以用来做广告的,这些人心里很清楚。因为风筝必须要有风,在没有风的时候,你要是想放风筝,那你就要自己跑,来人为地造成气体的流动。那是很累的,而这种人就会被称为傻逼。像这样的傻逼们真的没有几个。这种傻逼风筝人也知道利用有风的时候放风筝会比较省力,但,一旦刮起了风,这种人的风筝就会被淹没在一大堆更加花花绿绿,刚刚制作出来的形形色色的风筝群里了。那些人的风筝看起来很新鲜,也很大,所以就趁著风力飞得很高。所以说,这些人很聪明,不用自己跑,只等著有风的时候才会出现,就非常省力了。

自然风和政治风的区别在于,自然风不是想要你放风筝才会起风的,而政治风却恰恰是为了要你升空表演的。他要你飞多高你就得飞多高,而不是你想飞多高就能飞多高的。风速低的时候,要低飞,风速高的时候要高飞,不能反过来。一旦,高飞低速或者低飞高速,那你就会被淘汰出局。更主要的是,政治风是有颜色的,刮绿风的时候要挂绿旗,升绿风筝;刮红风的时候要挂红旗升红风筝。搞错了颜色你也会被抛弃。刮自然风时,你有什么时候升风筝什么时候收风筝的自由;而在政治风下,你是要看它的眼色来放或者收的。有些时候,政治风转向很快,还没有等你升起来,你就必须要下去了。因此,在政治风下放风筝,你永远都是被玩的玩具而已。至于在政治风下的游戏如何玩,那与你无关,因为,牵著那根绳子的是别人,不是你自己。

在这个广阔的世界上,有的是高山,平原。在平原上放风筝必须要等到有风的时候,要不然,你就要自己跑。而最佳的放风筝的地方是在高高的山头上,哪里,一年四季任何时候都有风,你到了山顶,依在一个岩石上放,不管风往哪个方向吹你都可以随心自如的玩弄你的风筝,想放多高就放多高,想什么时候放,就什么时候放,想什么时候收,就什么时候收,都是你的自由。只是,上山的路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摔死。但由于山高,你的风筝会被所有的人注意到。同时,山高处自有风险,而你不惧风险,人们自然会赞赏你的勇气。

**急功近利如木锅做饭 风筝人忘了绳子在别人手上**

我们有一句俗话说得好:用木锅做饭,只能用一次。其实,用木锅做饭,饭还没有做熟,锅就被烧糊了。

我们的悲剧难道不就是这样而来的吗?急功近利,急于求成,看著眼前的利益,而不计后果,争先恐后地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挤在同一空间一事无成,不怨自己反而怨别的风筝挡住了自己的路。而那些凭著自己的能力,在平地,跑步放风筝,或者,不怕风险,登上高高的山顶,持续不断放著风筝的人有几个?而我的族人中,还有人愿意跑步放风筝或上山放风筝的吗?

就当前而言,放眼世界,到处都在刮政治风,放眼天空,挤满了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争先恐后的做著各种表演,展示者自己的妖姿,全然看不到那根拴在自己鼻子上的,左右著自己命运的绳子……哀哉!

作者》**安华托帝(Enver Tohti Bughda)** 原为乌鲁木齐铁路局中心医院肿瘤外科医师,因为和BBC一起拍摄纪录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发居民罹癌与畸形儿童问题,被迫于1999年流亡英国,此后长期为维族人权议题在国际发声。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