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大学第一年在客厅里读完——留学生今年返澳前景渺茫倍感焦虑

由于澳大利亚采取了边境防疫限制,国际学生无法入境,纷纷表达了沮丧和焦虑的心情。此前,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表示,2021年让国际学生大量返回将“极具挑战性”。

安德鲁斯周一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由于维州可以“安全隔离”入境者的人数有限,许多国际学生在今年返回维州的前景渺茫。

“目前,我们仍有很多人难以返乡,就算所有想返乡的澳大利亚人都回来了,安排[隔离]也是个巨大的问题,”他说。

“今年,成千上万的国际学生返回维州,就算是有可能,也必将带来难以置信的挑战。”

安德鲁斯表示,国际教育是维州最大的出口项目,他不愿看到留学生在一年内无法返回。

然而,在周二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安德鲁斯表示,维州尚未就留学生的返回做出任何决定,他目前也没有任何相关提案。

他说:“我(在周一)对留学生的返回问题发表了一些评论,我确信留学生教育领域的一些人不喜欢我对此问题相当坦率和诚实的态度。”

“我认为,今年(返回)2万或3万名国际学生将非常困难,我认为我们做不到这一点。”

作为高等教育领域的行业协会,澳大利亚大学协会(Universities Australia)表示,去年澳大利亚针对国际旅客关闭边境后,逾14万名大学留学生无法在澳洲国内学习。

大批留学生回国后,无法返回澳大利亚,给教育、住宿、酒店和旅游行业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埃斯特·弗雷泽拉(Ester Fresyela)一直在等待返回墨尔本,完成她在墨尔本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攻读精算学士学位的最后一年,但留学生今年可能无法返回的消息让她蒙受“很大打击”。

她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记者说,“我的平均成绩下降了很多,在网上全心(学习)很难,而且我一直都感到比较乏累。”

家住雅加达的弗雷泽拉去年4月因健康状况下降,加上在封锁期间经历的隔离和思乡的苦楚,无奈下离开了墨尔本。

“我只是希望留学生能返回,不一定是要马上回来……返回时,如果要隔离,那也没关系,”她说。

黄沾(Zhan Huang)此前在墨尔本留学,他和其他一些人一同向澳大利亚国会请愿,要求豁免国际学生的旅行禁令。

该请愿书自上周晚些时候发起以来,已获得近12,300人的签名。

请愿书称:“国际学生为(澳大利亚)社区贡献了数以百万计的澳元,并惠及澳大利亚社会各个领域。”

“我们呼吁[豁免]国际学生的入境禁令,这不仅是为了学生的未来和人权,也是为了[澳大利亚]经济的复苏。”

请愿书还称,国际学生“愿意隔离,遵守任何规则,并支付所有费用。”

目前就职于IT行业的黄先生表示,“滞留在海外的(国际)生支付[与境内学生]同样的学费,却无法获得校内学习资源,这不公平。”

他说,许多学生被迫继续支付房租,无法与朋友、伴侣和宠物在一起,焦急等待澳大利亚政府允许他们返澳。

尹思源是在阿德莱德大学攻读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的一年级学生,到目前为止,她所有的澳大利亚学业都是在网上完成的。

最近,她在青岛的家中完成了大学一年级的学习。

“我认为今年许多学生回不来是合理的,因为这是为了当地(社区)的防疫安全,也是为了海外学生的安全和健康,”她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记者说。

“但我想许多学生会感到非常失望。”

“我认为面对面真的很重要,因为可以与老师和同学交流,会感到气氛非常活跃。但在Zoom上,我感到相当紧张……大家都不太想讲话。”

夏洛特·端木(Charlotte Duanmu)在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 University)攻读传媒学士学位,她说她不想在网上完成最后一年的学业,在没有大学设备的情况下学习这门课程很有挑战性。

“我们只能使用自己的设备,但我们大多数人只有一部电话或一台小型摄像机,我们没有……专业设备,这真的很糟糕,”她说。

“我们不是游客,我们是学生。我们真的[想]回到澳大利亚,我们的主要原因是学习,获得一些知识。

“我想更多地探索自己,比如我将来想做什么。”

澳大利亚大学协会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说,目前注册的学生可以参加一系列支持项目。

代理首席执行官安妮·玛丽·兰斯多恩(Anne-Marie Lansdown)说:“大学非常理解那些无法返澳继续或完成学业的国际学生所感到的沮丧和焦虑。”

“我们渴望看到国际学生返回澳大利亚,就像他们渴望回来一样。但我们希望根据最好的专家医疗建议来行事。”

卫生部常务副部长布伦登·墨菲(Brendan Murphy)周一警告说,2021年全年,国际边境将基本保持关闭。

墨菲教授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新闻早餐》(News Breakfast)栏目,“即使让很多人接种疫苗,我们也不知道是否能防止病毒的传播。”

12月,位于北领地的查尔斯达尔文大学(Charles Darwin University)通过一个试点项目带回了大约70名国际学生。

该项目要求学生在霍华德泉隔离设施(Howard Springs Quarantine Facility)(达尔文附近过去的一个工人营地)隔离两周,并进行新冠病毒检测。该项目被业内一些人认为是成功的,其中就包括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EAA)。

IEAA首席执行官菲尔·霍尼伍德(Phil Honeywood)说大学可以运营各自的隔离系统。

“就在圣诞节前,我们向州长提交了一份计划,我们将使用专门建造的学生宿舍,无需使用澳大利亚纳税人的钱,”他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墨尔本电台采访时说。

“这些公寓没有住人,带厨房和套间浴室,所有的后勤工作都将按照通常隔离酒店的情况来处理,所以说,这是可以做到的。”

维多利亚州和南澳大利亚州政府的发言人表示,两州都在与教育部门和联邦政府密切合作,“在防疫安全的情况下”欢迎国际学生返回。

南澳大利亚政府发言人说,他们计划与州内三所公立大学和联邦政府合作,通过试点项目,将国际学生带回来。

发言人说:“去年11月时决定将试点项目时间推迟到2021年初,以确保南澳州的防疫安全,澳人可以持续返澳,以及学生安全抵达。”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已联系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寻求置评。联邦教育部长艾伦·塔奇(Alan Tudge)拒绝置评。

**Natasya Salim、Kai Feng和Shamsiya Hussainpoor对本文有补充报道贡献。**

相关英文文章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