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政治] 从小穿梭分队、难忘温暖人情味 陈文龙投身消防

超长工时与生命危险的庞大压力,是消防工作始终难以回避的课题。从警大开始、到赴日进修,消防署长陈文龙为什么始终坚定投身这个吃力不讨好的领域?极少谈及个人私事的署长,好不容易才跟央广分享了自己的小故事。

拜大哥担任义消所赐,陈文龙从小就看著大哥去庙埕做消防车操,分队小队长也经常来家里串门子,当陈文龙的父母生病时,小队长还会送猪肝过来。这种时常互相关心的温暖人情味,就这样在他脑海里生根。

陈文龙回忆,过去分队跟义消的关系非常亲切,互动也很多,“当时建造消防分队的案子标不出去,还是义消帮忙盖起来的。”小时候家里读书环境不是很好,小队长还叫他去分队念书,说是比较安静。从事消防,似乎也就如同陈文龙的成长环境一样,自然而然。

从地方到中央,一路走来面对的困难跟压力又有什么不同?陈文龙说,第一线是直接面对现场的危险跟民众的生命安全;到了中央是必须规划、推动政策,与社会做沟通,两者都有它困难的地方。

而突如其来的灾变,则是陈文龙担任署长以来压力最大的事。陈文龙笑说,日本总务省消防厅一位防灾部长曾经告诉他,因为发生灾难,立即面对动员、向上报告及社会沟通各面向的危机处理,所以干脆睡在部里头2年都没回家,压力之巨大可想而知。

虽然陈文龙没有像那位日本部长一样不入家门,但因为担心灾难紧急应变,陈文龙就算休假也不敢跑得太远,甚至连游泳都会尽量避免,就是害怕自己没接到电话。现在闲暇时最多戴上智慧手表跑跑步,不怕漏接消息。

正是因为突发灾变可能对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严重后果,陈文龙也特别希望加强社会对灾害的危机意识。他最担心的就是发生像九二一大地震的状况。山脚断层在中央灾害防救会报中,是以规模6.6地震推估,可能死伤4千多人、有4千栋房子倒塌,政府力量其实有限,如何对社会做好自救互救的风险沟通是最重要的事。

陈文龙说,当大规模灾难来临,会有维生系统损坏等很多无法预期的问题、像是不晓得会停水停电多久等等,都是个人难以因应的,需要民间自救互救,动员社区的力量。因此消防署也会努力在灾害危机意识的部分与民间沟通,推动防灾士培训、建立韧性社区等设施强化自救互救措施;另针对大地震的救灾演练,政府从中央到地方的动员准备,今年也将在花东进行,就是希望从中央到地方和民众都能培养危机意识。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