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周梓乐死因研讯疑云—消失的关键

今年1月9日,香港“死因裁判法庭”完成了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下称周)的死因研讯,陪审团以4比1裁定周案属“存疑裁决”,结果意味著周并非死于自杀,但未有足够证据举证死因属“非法被杀”,所以真正死因仍然石沉大海。让我们一同拆解为何裁决会出现“消失的关键”。

事发于前年11月4日凌晨,将军澳尚德邨发生警民冲突期间,警方与市民对峙了一段时间后,警方在尚德停车场方向发射多枚催泪弹,周梓乐在凌晨一时许在停车场的2楼被救护人员发现,当时已经重伤昏迷不醒,最后延至前年11月8日伤重不治。

或许你会问,尚德停车场不是装有监控系统吗?对!不过周在停车场3楼坠下前的片段完全空白,从整个停车场的布局可见,没有监控系统可以拍摄到关键一刻,只能够凭传召的人士推敲周坠楼前的情况。

传召的人士包括警员、消防员、市民、义务急救员及救护员。从近年众多的反修例事件研讯都显示,警员的证供并非诚实可靠,甚至有裁判官发现前言不对后语的情况都已经司空见惯。死因庭从调查周梓乐案件中揭发,警方所提供的闭路电视片段,以及校对的闭路电视时差并非完全准确,补上后也不足以填补空白影像,所以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警方是自招公众的嫌疑。

无独有偶,两部闭路电视同属停车场的系统,而庭上所指的“空白影像”经校对后仍然存有8秒的时差。而政府高级化验师郑郁棋在庭上预演该8秒可能发生的情况,郑郁棋于周的同一位置投掷假人进行实验,推断周当时是自行走近3楼矮墙,而由于矮墙和行人路的结构类似,周可能因此而跨过该墙,造成本次事件。因而有人预谋避开所有镜头然后向周施袭的可能是微乎其微。然而亦没有其他目击者于该段时间在肇事的停车场出现,至今无法释除周梓乐一家以及公众的疑虑。

而代表周梓乐家属的律师郑淑仪则质疑郑郁棋的假设,郑淑仪提出,由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周梓乐坠楼前关键8秒内发生的事,鉴证专家、郑郁棋作出“意外堕下”的结论是基于多个大胆的假设和估计才能成立。而裁判官引导陪审团决定是否采纳证据时,应主要以该8秒内的切实较可能发生的情况作为标准。从证供可见,专家所指的“意外堕下”亦建基于多过大胆假设。既然要裁定“非法被杀”也需要极大的理据举证,理应“意外堕下”的假设也不会比“非法被杀”容易下定结论,所以政府高级化验师的假设未免有点虚无缥缈。

综观以上因素,陪审团闭门相议后裁定周的“死因存疑”,事件至今亦未有人可以掌握到该8秒所发生的事。笔者认为有以下两个持份者(指利害关系人)大程度上需要为这个证据欠奉的裁决负责。

首先,案发的停车场由领展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下称领展)全权管理,领展在建造停车场时,未考虑到停车场中的监控系统不完善,监控器无法监察整个停车场的所有角落,影响了调查周死因的裁决,领展在此亦难辞其咎。其次,由于死因庭没有搜证、分析证物、录取口供的权力,警方未有在死因庭开庭前交出所有片段,甚至曾遗漏关键影像,在警方侦查后无法提供准确无误的供词,阻碍死因庭的调查进度,警方亦责无旁贷。

执法机关应该对此案件引以为鉴,在侦查案件时应在切实可行的情况下提高调查的透明度,而这起案件之所以成为了反修例风波的转捩点,是因警方宣称的口供与事实不一,疑点在舆论中发酵,使中大及理大的事件一触即发。归根究柢,警方执法的透明度不足,引发公众仇警情緖,以及警方对反修例事件展开调查及拘捕的准则无所适从,进而公众对警方失去信任是真实无妄。周梓乐的死因裁决话虽完成,但不应因关键消失而终结,冀望周梓乐早日寻冤得雪。

作者》**含笑半步癫** 香港大学生。参与反送中运动,目前在台。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