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夜话中南海:胡怀邦和赖小民居然是出自同一个“伯乐”

我们本专栏的上周刊发和播讲的《胡怀邦是怎么当上陈元接班人的?》一文中,已经介绍 过了中共内部曾经有过“陈元这个人不好色”,而且最看不起的就是为色而贪的党内干部的说法。但是,偏偏就是他一手提拔和扶持起来的副行长王益,以及他陈元把持国开行的长达十五年时间里,辅佐他自始至终的常务副行长姚中民都是因“权色交易”入狱。

更讽刺的是,无论是案前马后辅佐他陈元长达十五年的姚中民,还是被他陈元选中接班他国开行董事长兼党委书记位置的胡怀邦,都还是业内的纪检官员出身。

2012年年底前后,整个国开行上上下下谁都知道,陈元被内定在十二届全国政协会议上接班邓朴方的副主席席次之后 ,在为他的国开行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挑选接班人的过程中,中组部连个建议名单都没有给出,任凭陈元自己挑选。讽刺的是,在与王歧山和刘明康等人一再密商过程中,陈元还特别强调了“不仅仅是能力和魄力,一定要是手脚干净的才行”。所谓“手脚干净”,当然是指没有腐败把柄。

而最终选中了刘明康推荐的胡怀邦,就是因为这个胡怀邦在金融方面具备十分耀眼的履历的同时,还具备多年的银行业监管工作和金融系统内部的纪律检察工作经历。

上个月,胡怀邦被量刑的唯一罪状是受贿8500多万。这个数字放在十几年前,足可以用“天文数字”形容。比如,王益2011年被判处死缓的法庭认定犯罪金额还不足1200万。

但是现如今, 犯罪金额上亿的大小贪官已经不计其数,胡怀邦的8000来万受贿金额,还不足早他一天被宣判的赖小民受贿金额的零头。赖小民被认定犯罪受贿和贪污罪,外加一个重婚罪,其中仅受贿罪一项被法庭认定的犯罪金额即高达十七亿八千八百多万元。所以说,胡怀邦的8500万距赖小民受贿额的零头还少300万呢。

用一位中国内财经记者的话说:17.88亿元,如果按照疫情之前的黄金价格计算的话,大概相当于6吨黄金的重量。

“赖六吨”打破赵正永的贪腐数字记录指日可待。如不出意外,他的金额将高出第二名赵正永10亿元。不知道身为正部级封疆大吏的赵正永在秦城作何感想。

要知道,17.88亿还只是经过纪委查实,检察院核实后认定的数字,那些未被发现或证据不足的受贿事实,还数不胜数。据说,一个官员个人(注意,不含家族)的全部贪腐金额,大概是认定金额的五倍左右。

那么照此算来,赖六吨有百亿身家。这数字相当于华融一年的净利润了,而且华融的净利润还是在华融财务部的努力下做出来的,也只是个表单上的利润而已。赖六吨的钱,可都是货真价实放在家里的现金和黄金……。

人们都还记得,去年七月底公开宣判的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赵乐际,当年在陕西省委书记任上的接班人赵正永的受贿金额是七点一亿,这个数字是截止当时对外界公布的中共所有被揭露出来的大小贪官们的最高犯罪金额。但几个月之后,这个纪录即被赖小民的十七亿八千八百万远远在甩在后面。而这个赖小民背后最重要的“伯乐”,居然也是向陈元举荐了胡怀邦的刘明康。

就在赖小民刚刚被宣布“双规”的近两年前,中国大陆境内的许多公开网站上就已经刊登过分析评论文章,披露赖小民被刘明康一手提拔和重用的详细过程。

如果从最早说起的话,当年赖小民从家乡江西的财经学院毕业后进入中国人民银行系统工作的“进步”过程,与当时担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的陈元有直接关系。特别是他赖小民从副处升至正处,再从正处升至副司局级的这两步台阶,都是在当时的人行主持常务工作并以党委副书记身份主管人事的陈元手下完成的。

1988年,陈元调升正部长级的国家开发银行行长。时任国开行副行长刘明康,被对调到人行接替陈元的人行第一副行长兼党委副书记职务。刘明康进人行的第二个月,就把此前被陈元安排为信贷管理司副司长的赖小民调换到银行监管二司任第一副司长。

2003年初,刘明康负责银监会的组建,被宣布为首任主席。赖小民随同刘明康进入银监会,仅担任了三个月的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银行监管二部负责人,即被刘明康重用,担任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监管局筹备组组长,继而被正式委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监管局局长兼党委书记,官至正司局级。

两年之后 ,刘明康又把赖小民调回总部,安排到自己身边,委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办公厅和党委办公室的主任要职。外界关于赖小民曾是“银监会祖师爷刘明康大秘”的说法,由此而来。

至于赖小民日后又被安排主持华融,从此为他打开巨额贪腐之门的整个过程,有赖小民接受公开采访的纪录证明,完全是刘明康一手运做的。

按照赖小民的说法:“说实话,我也不想来(华融)。当时银监会刘明康主席和主管的副主席找我谈了4次,要我到华融来。当时我不想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个呢,我自己的志向不想去企业,没想自己在企业发展。我从来没有搞过企业。我当了北京银监局局长,当了办公厅主任,当了10年的厅局级干部了,我想在仕途上一直走下去,在监管部门、管理部门和宏观经济部门再走下去,这是一个。第二个,从自己实际情况来看,也没打算去企业。大家都知道企业收入高,但我很少考虑收入问题。因为在钱的这个问题上,我历来比较豁达,钱多来多花,少来少花,没有就不花,我从很小就是这个观点。钱过去少也好,现在的稍微多一些也好,反正我不是很看重这些方面。但是最后呢,组织上还是决定让我来。”

当记者问到“刘明康主席为什么会看上你”的问题时,赖小民的回答是:“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刘主席跟我说,华融面临一个转型,10年大限已经到了。他觉得我这个人干事能力很强,所以呢,希望我去把华融做起来。再加上换一个环境,这样对自己成长是不是也更有好处?所以,我当时根据组织安排来到华融……。”

却原来,觉得赖小民“干事能力很强”的刘明康当时已经为赖小民暗示了只要他经受了在华融独挡一面的考验,日后就有晋升副部的前途。

不过,从筹建银监会到“退居二线”的刘明康,到头来也没有突破正部长级的“天花板”。而他一手提拔起来的赖小民主持华融,“独挡一面”之后的幕后靠山们,哪一个的政治能量都要远远大过他刘明康了。

赖小民被抓之后,有中国大陆的财经网站刊登了《赖小民幕后小叙》一文。文章说:100多套房、100多个关系,100多个情人,堆砌几亿现金的“超市”......,赖小民这个名字刷新了大家对于贪腐的认知。

北京金融街的正局级干部赖小民被检方指控,涉嫌受贿17.88亿元(折合黄金超过六吨)。虽然这个数字是检方指控的,还不是法院最终认定的,但是一般这种纪委查办的职务犯罪案件,法院的判决是不会做太多调整的。毕竟纪委才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裁判者。

这让人好奇,“赖六吨”究竟有何大靠山,敢如此豪横呢?毕竟金融街里脚踩祥云的人物不少,手握大量资本的部级干部也有一大堆,怎么偏偏是这个正局级的赖六吨拔得头筹?

……关于赖六吨的靠山,众说纷纭。我们只能肯定,他办公桌后面的那块泰山石绝对不是他真正的靠山。

关于靠山的猜测,一般人都喜欢从同学、同乡、战友、同事中去寻找,从这些人里面找出几个官最大的。所以坊间一直传言庆王爷和吴家。

庆王爷和吴家都是货真价实的江西老表,而且两人都对家乡故土爱的深沉。

2012年,华融将其子公司至卓国际70%的股权、深圳厂区两块土地及其上的公司大楼出让给两个买家,其中最大买家是花样年团旗下的深圳花样年。这个花样年集团的老板据说姓曾,但也仅此而已。

赖六吨类似的操作不少。他这辈子,最爱和两种人打交道,老乡和二代。老乡围成的圈子让他感到安全,“到处都是我们的人”这种感觉很舒适。二代则是他获取安全感的另一种路径,他总幻想着摆平了牛逼老子的家属,就等于摆平了牛逼的老子,就相当于给自己买了最靠谱的保险。给秦光荣的儿子秦岭安排的明明白白,也是这个原因。

如上内容中所说的“庆王爷”,当然是指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的“伯乐”曾庆红了。而“花样年集团”的全称是“花样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是曾庆红的侄女曾宝宝。曾宝宝之父是曾庆红胞弟曾庆淮。

至于如上文中的“吴家”,说的当然是邓小平的孙女婿吴小晖。说到吴小晖,或许会有读者和听众提出“赖小民”并非“天下第一贪”的质疑。因为仅仅被宣布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的吴小晖的涉案金额,被官方对外公开为“至案发实际骗取652亿余元”。此外,“法院还查明,吴小晖利用职务便利,非法侵占安邦财险保费资金100亿”。判决内容中还特别包括了没收他的财产人民币105亿元。

先不说那652亿的数额,就是这105亿,也已经是他吴小晖的江西老表赖小民受贿金额的六倍有余了。但是,赖小民和吴小晖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官”,即所谓“国家工作人员”;后者是“民”,所谓“民营企业”的业主。所以说赖小民是“天下第一贪”,意思是截止目前的贪污和受贿金额最大的“贪官”。

赖小民所受贿赂中有好几个大单都是一次项两个多亿,其中是否有吴小晖的进贡,外界不得而知。至于为什么吴小晖只领刑十八年,而赖小民却被处极刑,并非因为前者曾经是邓小平的孙女婿而被习近平法外开恩,而是因为集资诈骗罪的最高刑期已经被改为无期徒刑,职务侵占罪的最高刑期也只有五年。

现如今,赖小民正在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被重兵监护,等待着把他从一个江西革命老区的乡下苦孩子一步步培养成党的高级金融干部的党和人民政府,给他下达执行死刑的命令。而他背后的如上所有人等,只有一个吴小晖现在上海宝山监狱服刑。其他所有,包括几年前即传闻被中纪委审查的刘明康,都是自由且依然潇洒快活着。

胡怀邦也好,赖小民了也好,都是被宣布“双规”之后经历了一年以上时间的中纪委专案组的调查才移交司法的。而在“移交司法”之后,又经历了较长时间的检察院的“补充侦查”,直到本月上旬一个被宣布判处无期徒刑后直接押赴秦城监狱;一个留在天津当地等待被注射毒针。相信这整个过程中,此二人均没有交待出巨额贿赂他们的导师和“伯乐”刘明康的内容,不然刘明康也不会逍遥到如今。

而既然刘明康都无需为如上二人的巨额经济犯罪付“用人失察”之责,更甭说刘明康上面的陈元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