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中争端为在华欧企敲响警钟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在政治、经济上冲突不断之际,就这一冲突对其生意的影响,在华欧洲企业忧虑越来越大。

这是柏林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所和代表了1700家欧盟在华企业的欧洲驻北京商会共同撰写的一份研究报告得出的结论。

商会主席伍特克(Jörg Wuttke)对德国之声表示,这一研究报告“应是一个警示”。他认为,欧企的供应链处于危险之中,尤其是软件和电子部件。他称,若美方坚持产品必须使用美国软件,而中方坚持要求使用中国软件,欧洲人便会进退两难,无法生产。

## 供应链危急

该报告研究了被称为经济“脱钩”(decoupling)的一种现象。该词意指从景气、贸易、金融直到标准和数字领域,美中两国日益互相封闭。报告指出,美国意欲将中国技术产品逐出其供应链,中国则经由国家补贴建立本国品牌,主导采用本国技术的自主经济体系。

报告举例指出,美方便实施尚不全面的“清洁网络”行动将华为等中国技术企业排除在其数字基础设施之外;中方的对等物——中国信息基础设施计划(CII)则拒绝其技术被视为“不够自主、难以控制”的外国生产商参与公开竞标。

研究报告指出,这一发展并非始于特朗普总统,且也不会止于其任期。报告写道,在美国,存在着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者的这一超党派共识,因此,特朗普之前的全球化“不太可能”在其后任拜登时代一举重现。

而且,并非只是美国因对华为和抖音等个别企业课征惩罚性关税或实施制裁推动了经济脱钩。报告写道:“事实上,脱钩是一长期倾向,可追溯到中国实行开放改革路线之初”,即1978年年底。

报告指出,从那以来,对在什么领域允许国际竞争,在什么领域实行闭关,中国领导层有了明确的设想。还在特朗普提出“使美国重新伟大”口号之前的2015年,中国就公布了其“中国制造2025”计划。根据该计划,中国要在众多工业领域居国际技术领先地位,其手段之一是战略收购国外企业。

自美中贸易争端激化的2018年起,中国还进一步加大了争取独立于外部世界的努力。研究报告指出,在华欧企报称,中方的这一行动非但不同于以往,而且更趋极端。除禁止进口(如澳大利亚煤炭)外,中方还强化了对单个企业的更繁琐的安全审查,并要求外企必须与中企组成伙伴关系,或者偏离国际标准和规范。

## 进退两难

2020年12月,中国领导层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确定了两个目标:强化战略科技力量、增强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是否有助于实现这两个目标是未来衡量经济政治决策的标准。

欧洲人呢?对这一发展多少有些手足无措。他们知道,保持中立越来越不可能。此外,在欧洲,也由于新近在新疆发生的侵犯人权现象和在香港发生的对民主运动的严厉镇压,人们对中国的保留态度也在增加。

研究报告指出,欧洲企业最终可能被迫构建双轨供应链,“加上研发在内的一个供应链专用于中国,另一个供应链则用于其它国家”。报告称,也由于欧洲的数据保护规定,在数字体系问题上,情况会更加复杂。

万不得已时,作为一种替代办法,或可考虑构建起一种灵活体系,使用全球同一部件,但按中国要求制造。报告指出,不管采用何种做法,其成本都将是巨大的:“朝向脱钩的每一步都是对创新、效率、节省和规模优势的又一损害。”

## 要当心了!

有些欧企表示,由于这一发展,它们或许会不得不放弃在中国的存在。欧洲驻华商会主席伍特克指出,欧盟和中国去年12月达成的投资保护协议虽是一个好文件,但不足以从根本上改变全局。

因此,该研究报告的作者们建议欧企,“做好应对最糟糕情况的准备”。其中包括制定紧急方案、不断检视替代办法。伍特克指出,该研究报告表明,“我们不能稍有懈怠”。

这位欧洲驻华商会主席还表示,西方凝成一股绳也很重要。他说,美国和欧洲必须同心协力,从而能使中国作为好队员按照国际规则参与游戏,而不是试图将自己的规则强加于他人。

不过,研究报告指出,还是存在有一线小小的希望。报告称,在各政府中,此一认知似乎渐渐成熟:越来越多的脱钩对所有各方而言都同样“痛苦”。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