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健康码”全国一码通行  “就地过节”是社会信用制度的先试先行

每逢佳节倍思亲,一首《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唱出了中国民众对团圆的渴望。在往年即使春运一票难求,骑摩托车回家也止不住外地务工人员对回家的执念。

随著中国大陆多地新一波疫情凶猛,春运的疫情防控大考也即将来临。连日来,中国多地地方政府发布通知,宣导党政机关干部带头在工作地过节,提出了就地过年的倡议“非必要不离,非必要不返”,成为舆论场中热议的话题。

然而,中共透过免费退票、现金红包、补贴、消费券、旅游景区免费等优惠举措、强制低风险地区做核酸检测和隔离等,劝阻大陆民众不要在传统的农历新年外出旅行,而是留在居住地过节,以遏制武汉疫情传播。

**“就地过年”的政治正确**

不少媒体对中共“就地过年”的倡议表示理解,但基于倡议的资讯传播特征和具体实施细节,舆论仍存在疑虑和困惑,其一,舆情热度持续时间短,倡议引导力是否充分?其二,部分用词仍有待商榷,何为“非必要”?其三,农民工、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等特殊群体如何安心过节等?

讽刺的是,各地又是隔离又是检测,而且热捧别回、别走的政治正确,对于一整年在外打工的人来说,春节意味著什么,这些人不懂。一些省份提出了用薪留人的办法,相关部门通令,对企业以岗留工、以薪留工进行了顶层设计。关键在于,这些工人拿得到补贴吗?


一些省份提出了用薪留人的办法,而工人们真能拿得到补贴吗?(示意图/Unsplash)

另一方面,工地农民工和打零工这些人怎么办?现在的状况是无工可打、无地可住、无钱可花、已经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对于这个群体来说,生存的压力比病毒更严重,这个尴尬群体的存在却没有声音。

打工人什么时候就是本地市民了?别用疫情绑架打工人的心酸,提倡市民就地过年,那些千千万万打工者可不是市民。因此,如何加快外来务工者群体市民化,让他们能在工作地扎根下来,让小孩、老人也在身边一起生活等,才是关键。

**“健康码”是“社会信用体系”的异化**

为了配合疫情防控,除了口罩,大陆民众出行必不可少的是手机上的健康码,尤其是需要异地流动的人们。每到一地,常要不厌其烦地通过各种方式,或下载APP,或通过微信支付宝扫码,登录各地不同的健康码。这让许多人头疼,不带手机你哪里都去不了,带上手机你在哪里,中共都知道。

然而,杭州率先推出了健康码,除了省级健康码外,许多城市也开发了自己的健康码,如广州的穗康码、深圳的深i您、南京的宁归来等。一时间,各种健康码如雨后春笋出现,常常在一个省内既有省级健康码,又有多个城市的健康码。


北京市一间肯德基入口处调取健康码的提示。(N509FZ, CC BY-SA 4.0)

穷则变变则通,一款模拟健康码的APP应运而生,假健康码App可随意展示各地区健康码、复工码、通行码的不同显示风格,也可展示绿码、黄码、橙码、红码状态,更可自订显示资料,如地区、城市、姓名等,伪码被抓代表国家技术已经修补漏洞也升级。

事实上,中国国家发改委近日联合多部门发布关于做好2021年春运工作和加强春运疫情防控的意见,要求春运期间推动“健康码”全国一码通行,避免因扫码造成聚集。

**“健康码”是“社会信用体系”的替换词**

众所周知,中共正在建立全球最先进的高科技系统之一,其中包括监控摄像头、人脸识别技术以及对巨量数据进行梳理的大型演算系统,以此来监视国民动向。

直言之,自2014年颁布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规划在2020年完成社会体系的全覆盖。为实施“纲要”内容,县级以上各行政区,几乎都建立跨部门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由市长或副市长担任组长,牵头单位就是“发改委”,各地还有一个大数据单位负责数据。

关键在于,社会信用体系创造出一种模式,能够深入与社会底层群众交流,搜集社会底层群众的大数据,反过来控制底层人民的行为。中共政权要推动社会信用系统,原本只能在个别城市里面试点。

众所周知,中国政府官方网站“信用中国”中的“地方信用网站”一栏上,早有列入“港澳台”,落实的还有杭州的“钱塘分”、厦门的“白鹭分”、福州的“茉莉分”,现在“健康码”可以全国一码通行,也就是规划在2020年完成社会体系的全覆盖,政策并没有落后延滞,社会信用体系的落实已经在路上。

**延伸阅读**

参与人数低 忧虑中国式大数据生活方式 香港普筛于争议中结束
中国人口平均寿命76.34岁 上海人最长寿
国人更长寿了 平均寿命80.9岁再创新高

作者》**吴建忠** 台北海洋科技大学 通识教育中心 副教授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