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纵横大历史:韩战系列第十一讲 和平幻灭·上

**一、中国出兵以来的战况回顾**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韩战系列节目。

在之前的十讲中,我们回顾了韩战的起源和韩战头半年的战争进程。今天,我们将进行第十一讲《和平幻灭·上》,讲述韩战爆发半年后自由世界所做的一次和平努力,以及共产极权阵营是如何拒绝和平的。

和往常一样,我们还是从一个历史场景说起。那是1950年12月31日的黄昏时分,三八线上的临津江畔风雪交加,气温为零下20摄氏度。下午4时40分,在临津江北岸,隐蔽了多日的中共军重炮部队突然开火,拉开了中共军所谓“第三次战役”的序幕。由于中共军的炮击是突然开始的,南岸的联合国军炮兵一时没有准备,遭到了火力压制。二十多分钟后,中共军的炮击停止,中共步兵越过冰封的临津江,向南岸士气低落的联合国军发起了猛攻。在整条战线上,超过30万中共、北韩联军大举跨过三八线,入侵了三八线以南的大韩民国领土。这一刻,历史以更大的规模,重演了半年前战争爆发时的那一刻。(日本陆战史普及会编:《朝鲜战争》第七卷第三章;中国“军事科学院”编:《抗美援朝战争史》第二卷第九章)

那么,共产极权军队何以敢于第二次跨过三八线,并再次成为可耻的入侵者?他们的通盘打算,究竟是怎样的?在这一幕发生之前,自由世界又作出过怎样的努力,去尝试阻止共产极权军队的侵略暴行?要明白这些问题,我们还是要从1950年10月中国出兵朝鲜半岛时说起。

如此前几讲所述,1950年10月,在斯大林的命令下,毛泽东以所谓“志愿军”的名义派出大军,援助摇摇欲坠的北韩政权。10月下旬至11月初,中共第13兵团在北韩西北部的清川江畔发动了“第一次战役”,将即将解放整个北韩的联合国军打得措手不及。然而,当时的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仍然过于轻敌,在严重低估中共军兵力的情况下,于11月下旬轻率地发动了“圣诞节前凯旋攻势”。结果,在西线的清川江畔和东线的长津湖边,美第8集团军和美第10军分别遭遇了中共第13兵团和第9兵团绝对优势兵力的袭击。在西线,美第8集团军遭受了惨败,不但放弃了北韩首都平壤,还在12月下旬撤退到了三八线沿线。在东线,美第10军最为精锐的美陆战1师在被中共第9兵团重重围困的情况下,以坚韧的战斗意志突围而出,并将中共第9兵团的战斗力摧毁,从而确保了美第10军得以从海上撤出。在这一时期,尽管美国海军陆战队在长津湖战役中有过骄人的战绩,但总体而言,联合国军在不断后撤,并放弃了北韩。

**二、和平的幻影:十三国停火提案**

在这一时期,共产极权阵营也使用了两面手法,一边在战场上进行军事进攻,一边也在试图利用国际社会攫取更大的利益。如之前所述,在韩战爆发之初,斯大林曾故意要求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缺席1950年6月27日的安理会会议,致使安理会号召联合国成员国救援韩国的决议得以顺利通过。当时,斯大林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将美国拖入韩战泥潭中,从而减轻苏联在东欧方面的军事压力。然而,在达成这一目的后,斯大林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命马立克回到安理会会议中,开始就台湾问题与美国纠缠。

在1950年6月27日当天,美国为防止中共趁韩战爆发之机进攻台湾,将第7舰队部署到了台湾海峡。苏联和中共遂从此入手,在安理会大做文章。首先,在安理会没有代表资格的中共在苏联支持下,于8月24日向安理会发起了指责美军进驻台湾海峡的“控诉案”。随后,在苏联的纠缠下,安理会于8月29日决定将台海问题列入议程。9月2日,苏联代表马立克向安理会提出所谓“谴责美国武装侵略台湾”的决议草案,要求美国立即从台湾海峡撤军。9月16日,中共外长周恩来致电安理会,要求派遣中共代表参加联合国关于苏联决议草案的讨论。在苏、中两国的步步进逼下,安理会遂在9月29日决议邀请中共代表参加安理会相关讨论。

1950年11月24日,也就是麦克阿瑟发动“圣诞节前凯旋攻势”之时,中共代表伍修权率领的代表团抵达美国纽约。28日,也就是联合国军和中共军在清川江边和长津湖畔激战的同时,在苏联的支持下,伍修权在联合国会议上发表声明,颠倒黑白地将美军对台湾的保护说成是所谓的“侵略台湾”,并要求美军撤离台湾、一切外国军队撤离朝鲜半岛。(中国“军事科学院”编:《抗美援朝战争史》第二卷第七章)

对于苏联和中共的无理要求,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奥斯汀进行了驳斥。性情直率的杜鲁门总统在得知伍修权的声明内容后,将其斥为“猛烈而完全荒谬”的发言。11月30日,杜鲁门总统在记者招待会上透露,联合国军“不打算放弃在朝鲜的使命”,并激愤地表示美国“在积极考虑使用原子弹”。事实上,所谓的“积极考虑使用原子弹”不过是杜鲁门总统在愤怒之下的一时失言,并不能代表美国官方的立场。然而,这却引起了美国的西欧盟国的恐慌。西欧国家担心,一旦美国首先使用核武器,那么苏联也将对西欧实施核打击。面对盟友们的恐慌,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当天成立了一个“危害控制小组”,代表白宫发布声明,表示杜鲁门总统的谈话并不能代表美国国策,且美国不会随便使用原子弹。(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四十八章《麦克阿瑟慌了神》;日本陆战史普及会编:《朝鲜战争》第七卷第二章)但是,英国首相艾德礼仍然对杜鲁门的言论感到恐慌,决定亲自飞往华盛顿举行美英两国首脑会面,商讨下一步对策。

12月4—8日,杜鲁门和艾德礼在华盛顿进行了会谈。在抵达华盛顿前,艾德礼首相首先在伦敦与到访的法国总理普莱文进行磋商,达成了一致意见。因此,艾德礼在与杜鲁门会谈时,代表的是英、法两国的共同意见。在会谈结束后发表的双方联合公报中,杜鲁门总统同意做到“未经与英国磋商决不使用核武器”。双方也一致认为,联合国军已无法守住北韩,应该按照过去北韩与韩国的边界三八线为界,结束韩战。(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四十九章《重返三八线》)

对于美、英、法等西方国家释放出的和平诚意,以印度为首的十三个南亚、东南亚及中东国家(印度、阿富汗、缅甸、埃及、印度尼西亚、伊朗、伊拉克、黎巴嫩、巴基斯坦、菲律宾、沙特阿拉伯、叙利亚、也门)作出了响应。12月11日,十三国向联合国提交了一份停火提案,提出应大体上沿三八线划分北韩及韩国边界,并在边界上建立一条20英里宽的非军事区。此外,该提案禁止交战双方再向朝鲜半岛增兵,并要求双方以一对一的原则进行战俘交换。该提案还表示,双方沿三八线停火后,应举行一场有中共代表参加的大国会议,同时解决外国军队撤离朝鲜半岛的问题、朝鲜半岛的统一问题、台湾问题和中共在联合国及安理会的席位问题。同一天,杜鲁门总统同意了这一停火提案。14日,在美国支持下,联合国大会也通过了这一停火提案。(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四十九章《重返三八线》)

事实上,对于中共来说,这一提案可以说是相当有利的。可以看出,它带有很浓厚的“绥靖”色彩。此时,中共在联合国和安理会还没有代表权。此外,这一提案也确保了联合国军不再进攻北韩,并允许中共与世界各大国一同讨论关于台湾前途的问题。然而事实上,以苏联为首,中共、北韩为仆从的共产极权阵营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和平的打算。相反,他们正在策划跨过三八线的侵略行动。

**三、共产极权阵营拒绝停火**

早在1950年12月3日,毛泽东在北京与到访的金日成会面时,就表达了希望侵占首尔的态度。然而,此时的毛泽东尚留有余地,表示联合国军如“承认撤出朝鲜,而首先撤至三八线以南”,就可以进行停战谈判。在12月4日,也就是联合国军放弃平壤的同一天,中共向它的苏联“太上皇”请示了下一步的行动方针。这天,中国驻苏大使王稼祥询问苏联副外长葛罗米柯,称“从政治角度看,中国军队在胜利地继续进攻的情况下,是否应该越过三八线?”葛罗米柯的答复是:“由于朝鲜局势出现了对美国人不利的转折,现在他们无法掩饰自己的失望”,因此“提出‘趁热打铁’这句古老的谚语是十分恰当的”。这样,苏联便向中共军队下达了跨越三八线的指令。12月7日,周恩来致电中共赴联合国代表伍修权,表示“现时三八线的界限已不存在。”同一天,由于联合国秘书长赖伊及印度、英国、瑞典三国代表不断探寻中共是否会将军事行动停止在三八线,周恩来也就此向斯大林致电请示对策。斯大林随即回电,表示印度、英国、瑞典三国“其实是美国的探路人”,并指示在中共军侵占韩国首都首尔之前,中共不能“亮出自己全部底牌”。 (沈志华:《1951年中国拒绝联合国停火议案的决策》,爱思想网沈志华专栏,2012年10月15日)因此,由于斯大林希望继续对韩国发动侵略战争,国际社会所共同认可的停火协议,实际上在此时是不可能被共产极权阵营所接受的。

然而,作为前线中共军总司令的彭德怀,此时却深知继续发动攻势的难处。在刚刚过去的“第二次战役”中,中共军在东西两线战场都付出了沉重的伤亡,东线的第9兵团更是失去了战斗能力。12月8日,彭德怀致电毛泽东,表达了谨慎的态度,认为如不能对正在向三八线撤退的美第8集团军造成更严重的打击,歼灭其四个师,则即使“能越过三八线或取得汉城(首尔),亦不可做”。(中国“军事科学院”编:《抗美援朝战争史》第二卷第七章)事实上,此时美第8集团军正在凭借机械化装备快速南撤,中共第13兵团并没有进行一场大规模歼灭战的能力。彭德怀的这封电报,实际上表达了他不愿越过三八线的态度。

彭德怀的谨慎态度令苏联大为光火。12月中旬,苏联驻北韩大使什特科夫在接见彭德怀和金日成时,对彭德怀迟迟不继续发动攻势的行为进行了严厉的斥责。12月13日,毛泽东也复电彭德怀,表示如不跨过三八线入侵韩国,则“将给政治上以很大的不利”,因为国际社会正希望中共军沿三八线停战。在这样的压力下,彭德怀只好在12月15日致电中共中央军委,表示“决心向三八线以南前进”。12月18日,所谓的中国“志愿军”党委发布了要求各部越过三八线、发动“第三次战役”的命令。随着一切准备妥当,1950年12月31日黄昏,超过30万中共、北韩军队在炮火的掩护下,发起了跨过三八线的大规模攻击。刚刚在两个月前摆脱北韩侵略军的大韩民国,又一次处在严重的危机中。

那么,这时刚刚经历了失利与退却的联合国军,究竟要如何应对共产极权军队的新攻势呢?此时,一位将星已经就任美第8集团军的新司令。正是这位美国名将,在这场战争中找到了克制中共军的方法,挽救了战争局势。他的名字,叫做马修·李奇微。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