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记者手记:疫苗来了,然后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出门清理落叶时,邻居美娟朝我挥了挥手,我们像之前十个月那样隔着篱笆询问了对方最近生活如何,健康如何。"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她开心地同我分享起她收到了家庭医生发来的邮件,说替她预约了在1月17日打疫苗的第一针。

按照奥斯汀市打疫苗的顺序,她被排在1B这个类别,这一类里面的人士包括六十五岁以上的人,和患有一种以上基础疾病的人,这些疾病包括了癌症,器官移植,心脏疾病,肾病,糖尿病和肥胖等。琳达体重超重(按照定义,BMI超过30就算肥胖),还有糖尿病,算是得了新冠之后容易变成重症的高危人群,她自嘲说因为体重过重,生活中有很多不方便,也受到过许多歧视,但是没想到这一次她的体重却成了她的"优势"。

她说,自己曾经考虑过回中国躲一躲疫情,但是机票却并不容易买到,再加上他们一家四口人,在美国这里核酸检测,回国又要隔离,还有可能机票被取消,中途转机转不上,最后还是选择呆在美国。也很羡慕国内的朋友可以去餐厅去看电影,现在自己能打到疫苗,觉得生活有了盼头。

"虽然要打两次,但我听说打了一针之后,过上一两个星期。身体里就会开始产生抗体,我已经定了酒店,一月底要去佛罗里达玩一个周末。我已经被困在这个小房子里十个月了,如果不能出去,不能坐在餐厅里吃饭,不能在公园里或者海边晒晒太阳的话,我真的会疯掉,"她指指脑袋,又指指马路对面的那间屋子,做了个疯掉的手势。

她说的是我们的另一位邻居,疫情期间一个人呆在家里,原本就有的抑郁症更加严重了。一天晚上,那间屋子里传来摔东西和大吼大叫的声音,惊动了整条街上所有的邻居,911过来查看之后,急忙将邻居送到医院的精神科。之后,住在周围的人自发轮流给那位邻居打电话,询问他的状况,陪他聊天。但事实上,哪怕是精神正常的人,在经历了疫情肆虐,经济衰退,就业率大幅下降,和没有娱乐活动与世界隔绝的孤独之后,都不免会被负面情绪笼罩。精神和情感上的压力,和病毒一样可怕。

在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校医院工作的医生赛琳娜在12月19日就注射了第一针疫苗。她在网上记录下了打疫苗之后的细微的身体变化。下午注射的她,先是手臂注射的部位开始发胀,注射了大约六个小时之后,开始觉得浑身酸痛并且打冷战。她立刻请假回家卧床休息。她说,就像得了重感冒一般,觉得浑身所有骨头都像散了架,下床拿东西的时候也觉得像踩在棉花上。但是,像快进一般,一天之内把感冒的症状都体验过一次之后,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便一切恢复如常。她在网上写,整个疫情期间,她加班加点了很多次,也好几次冒着被感染的危险去护理重症病人。她觉得作为医护人员的自己承担了政府领导不力的后果很不公平,但是还好可以提前打疫苗,让她觉得自己的付出也算有了小小的回报,上班的时候也更加安心了。

截止到1月5日,德克萨斯州已经有四十万三余人注射了疫苗,和其他组织不力的州相比,我们还算幸运,因为分配到的疫苗数量并不算少,医疗设施的发达也令注射疫苗开展的较为顺畅。但前几天,我家附近的一个慈善机构做的调查却引起了我的思考。那家慈善机构发了问卷以普及疫苗的知识,也承诺会提供给有需要的人免费接送,免费翻译等服务,让他们能更顺利地接受疫苗。

但是最后,却有大约20%的人回答说不准备接受疫苗,另外25%的人说打不打疫苗并不是他们目前优先考虑的事情。回答这些的人有的是不相信疫苗的安全性,但更多的确实面临着更现实更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填问卷的人里面有餐馆,花店,桌游室,奶茶店的店主,他们为了维持生计,愿意冒着被感染的危险继续工作,但现在因为疫情期间对于社交集会的限制,他们的收入大幅度减少,还要支付昂贵的租金和水电费。如果关门的话,之前这么多年苦心经营的心血又会泡汤。而政府在四月份发的针对中小企业的贷款,他们也早用完了,正是走投无路的时候。

有人想当然地觉得疫苗来了之后,社会会变得像疫情来临前那样一切正常。但是,在疫情中被摧毁的东西,真的这么容易重建吗?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