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新冠困扰下的2020年:澳大利亚人是如何辞旧迎新的?

因为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限制措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数千万澳大利亚人迎接2021年的方式。

目前,悉尼和墨尔本两大城市要面对持续不断的新冠疫情聚集性爆发,因此跨年庆祝活动深受最大影响。

新年前夜,悉尼环形码头通常人潮涌动,欢庆者争相抢占跨年烟花秀的最佳地形位置,但在周四(12月31日)晚上,悉尼海湾却空无一人,这里及周围地区被列为了“禁区”。

海港多地被栅栏围了起来,颇受青睐的公园遭关闭,任何进入悉尼中央商务区CBD的人都建需要遵守严格许可证制度。

新州警方表示,对新州各地的欢庆新年民众的行为感到非常满意,大多数人都以防疫安全的方式辞旧迎新。

新州警方对不遵守公共卫生令的个人发出了7张1000澳元的违规罚款单,向违规经营企业发出了5张5000澳元的罚款单。

助理局长米克·威林(Mick Willing)说,在悉尼CBD设立了“绿色地带”。这里人群密度非常低,只有当地居民和有票的人才能进入。

威林助理局长说:“只有5000张新年前夜通行证经扫描进入绿区。”

“在海港里也有类似措施,与前几年相比,船上只有20%的船上游客。”

但在悉尼郊区,一些人却违反了有关聚会的限制措施,大规模聚会。

大约晚上8点,警方获得报告,来到了西悉尼Guildford 区的一个公园疏散了人群,但是大约在晚上11点,警方再次接到报告,当时有500多人聚集,并非法燃放烟花。

警察还接到举报,来到Villawood区的一个公园,当时那里有200多人聚集,并非法燃放烟花。

新州消防和救援(NSW Fire and Rescue )局需要扑灭由烟花引起的明火。

但确实有很多人遵循新州州长的要求,缩减了跨年庆祝活动的规模。

本`费里斯(Ben Ferris)和维达·伊拉尼(Vida Irani)与本的父母一起庆祝了新年前夜,然后沿着悉尼的Bronte海滩散步。

伊拉尼女士说:“[当时]非常静寂,实际上有点令人难过,每群人都不多。”

“我想每个人都在尽力把2020年抛在脑后,重新开始一切。”

他们一月份将迎来孩子的降生,他们认为这是新年里最期待的事情。

伊拉尼女士说,尽管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带来了不确定性,但她对即将生孩子感到很欣慰。

就在新年到来的前一天,维州连续61天的零本地感染记录突然被打破,许多维州人在辞旧迎新之际陷入恐慌和震惊。

到目前为止,已确诊的八例新病例与一个聚集性传染群案例有关。有关部门认为这一新冠疫情可能始于12月21日,当时一名来自新州的返家人士曾在墨尔本一家餐馆用餐。

家庭聚会的人数从30人减少到了15人,维州人现在还必须在家以外的所有室内场所戴上口罩,只能在进食或喝水时摘下口罩。

目前仍在新州的成千上万的维州人放弃在房车公园和度假胜地的度假计划,因为他们要抢在1月1日午夜之前返回维州,以避免在家中实行强制性的14天隔离。

在周五(1月1日)晚上11:59,维州将关闭与新州的边界,之后返回的维州人将面临长达两周的酒店检疫隔离。

为期两天的“街头盛宴”(Street Feasts)美食节取代了通常会吸引40万人前来墨尔本市中心参加跨年烟花秀活动。

维州警察助理局长卢克·科尼利厄斯(Luke Cornelius)敦促人们在可能的情况下在自己住家周围庆祝。

超过1500名警员当晚执勤,警察主要集中在人群可能聚集的区域,例如CBD和海滩。

尽管布里斯班的年度跨年烟花秀被取消,但人们仍聚集在市内的公园里迎接新年的到来。

持票入场的各种活动在布里斯班各地举行,这其中包括布里斯班农展会场举行的工厂夏季节(Factory Summer Festival)。

雷切尔·贝尔金(Rachel Bergin)说,她与丈夫基兰(Kieran)及儿子杰克(Jack)在布里斯班South Bank一起度过一个比往年都要安静得多的新年前夜。

她说:“我们只是去游了泳,吃了晚餐,然后我们在午夜之前回到家。”

“ [今年]要安静得多。通常我们会去看烟花秀,回到家的时间都很晚了,所以[今年与往年]大不相同。”

贝尔金女士说,她很高兴看到2020年岁末的到来,但对2021年会发生什么事情仍感不安。

艾米·普拉姆里奇(Amy Plumridge)和丈夫扎克(Zak)当天早些时候从汤斯维尔(Townsville)抵达布里斯班,并在South Bank参加了低调的庆祝活动。

她说:“实际上,我们以为会有跨年烟花秀,因此对这一表演被取消而感到一些失望,但是我们想还是四处走走,看看布里斯班。

“大约下午6点左右,[不禁自问]'周围还有人吗?',这让我们有些许的不安。”

“不过今晚看到人多了起来,让我们很是高兴。”

在布里斯班以北,成千上万的人挤满了Redcliffe 滨海大道(Redcliffe Esplanade),观看在当地码头举行的跨年烟花秀。

在晚上7点半那场烟花表演举行前下了场小雨,但这不足以阻止大多数由小孩的家庭再多呆上10分钟时间。

马修·瓦罗(Matthew Vayro)带着家人去了Ipswich的Tivoli开车兜风,那里数百人聚在一起观看了一场电影,并观赏了烟花秀。

瓦罗先生说这是一次很棒的社区活动。

他说:“几年前我们曾来过这里,并且很喜欢,所以我们想,'为什么不再来呢?'”

由于西澳没有社区传播病例,许多当地人利用这一“天时地利”欢庆新年的到来。

整个晚上,珀斯市举办了老少皆宜的各种娱乐活动,分别还在晚上9点和午夜时分在Northbridge区建筑屋顶上燃放烟花。

预计约有4万人进城庆祝,午夜后公共交通免费。

珀斯市长巴兹尔·泽皮拉斯(Basil Zempilas)说:“我们能够欢庆新年前夜,能够在20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正常生活,真的非常幸运。”

对于像温布利酒店(Wembley Hotel)这样的场所,今年早些时候因为新冠疫情而被迫关闭,新年前夜却迎来了大批顾客。

酒店老板凯恩·曼斯菲尔德(Kane Mansfield)说:“最难的就是辞退员工,然后就是怎么继续工作,改变酒吧的经营,尽我们所能维持经营。”

现在啤酒销售也动起来了,当地人也回来了。

西澳州代理州长罗杰·库克(Roger Cook)警告说,要参加派对一定要保证防疫安全,并确保扫描二维码进场。

“不应在午夜钟声敲响时亲吻陌生人,”他说。

“我知道每个人都想在现年前夜举行派对,与亲朋外出,但还是要记住,要保持警惕,要始终遵守两平方米社交距离规定,并切实遵守社交距离和个人卫生。”

阿德莱德取消了大型焰火表演,艾尔德公园(Elder Park)是通常观赏烟花最热闹的位置,但今年的新年前夜比往年安静了许多。

Victor港、Lincoln港和Murray 桥等乡镇地区中心仍照旧进行烟花燃放。

成千上万的人涌向阿德莱德体育场(Adelaide Oval)观看大型板球大赛Big Bash,阿德莱德前锋队(Adelaide Strikers)对阵珀斯斯科尔斯队(Perth Scorchers)。

南澳州仍然实行室内聚会50人上限的规定,私人室外聚会人数不得超过200人。

参加有酒牌执照场地时,扫二维码,保持社交距离措施都必须严格遵守。

塔斯马尼亚人可能会发现今年的跨年与以往的有所不同,但新冠疫情并没有阻止人们走出家门,辞旧迎新。

霍巴特的滨海地区是跨年庆祝的经典活动场所,在那里会举办塔斯马尼亚美食和葡萄酒节(Taste of Tasmania),但今年早些时候,该活动被取消,这也意味着中央商务区CBD会比平时更为安静。

为了填补这一空白,霍巴特多家酒吧、酒馆、餐馆和俱乐部举办了持票进场的活动,这些场所都配置了洗手液和二维码,用于进行防疫跟踪和追踪。

那些在霍巴特过新年的人在德文特河(River Derwent)上观看了两场烟火表演。午夜前的烟火让孩子们着实兴奋不已,午夜场的烟火表演则规模更大。

但集会限制仍然存在,塔斯马尼亚政府将户外集会限制在1000人以内,这意味着滨海地区不允许大量人群聚集。

为了防止人群聚集,霍巴特市政府提升了今年烟花表演的燃放高度,以便城市周围的地区也能看到。

近一万人前往了达尔文的滨海地区庆祝新年的到来。达尔文的防疫限制措施是全澳最宽松的。

组织方表示,今年的活动规模比前几年更大,更多北领地居民选择在领地内度假,而国内游客则北上以逃避州际间的防疫封锁限制。

澳大利亚演唱者兼填词人Tones and I以及当红乐队Sheppard与本地艺人联袂为欢庆民众演出。

让许多参加聚会的人感到欣慰的是,今年北领地没有发生社区传播。

“我在法国和英国都有家人,我知道他们经历了比我们艰难得多的一年,所以我很感激自己能住在这里,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北领地居民玛丽安(Marianne )说。

“我希望明年情况会好转,我可以去看看我的家人。”

北领地居民索尼娅·巴顿(Sonya Batten)说,能够在新年前夜举行派对是一种美好的辞旧迎新方式。

“这是非同寻常的一年,但我觉得我们在这个北领地真的很幸运,”巴顿女士说。

澳大利亚首都领地(ACT)的烟火表演连续第二年被取消,去年是因为丛林大火的威胁而作罢。

取而代之的是,于新年之前的几天,在堪培拉举行了街边音乐表演,以取代传统的跨年烟花秀和音乐会。

包括皇家澳大利亚铸币厂(Royal Australian Mint)和国家钟楼(National Carillon)在内的建筑都上演了灯光秀,而这一活动被称为“跨城新年前夜”(New Year's Eve across the City)。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目前与Lifeline Australia和Kids Helpline热线合作,发起一项名为“新年前夜你的心理健康”(New Year's Eve Your Mental Health)的呼吁,为一线呼叫中心工作人员筹集资金。

这两天筹集的所有资金将直接用于一线服务,目的是让更多的工作人员接听更多的电话,帮助有需要的澳大利亚人。

相关英文文章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