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疾控中心:武汉或有50万人感染过新冠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在最初爆发新冠病毒的武汉市,1100万居民中有超过4%的人可能感染过该病毒。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本周早些时候在其微信账户上公布了对武汉和其他中国城市约3.4万名居民的血清学研究结果。

该微信公众号文章称,这项研究是在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成功控制疫情一个月后进行的,但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个月。

中国疾控中心表示,研究发现约4.43%的武汉受试者血液中有新冠病毒抗体。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和《纽约时报》等多家主流国际媒体的计算,以武汉1120万人口为基数,武汉可能有近50万人感染了新冠病毒。

该数字是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所报告5万例官方确诊病例数的10倍,这其中还不包括无症状感染病例。

在此之际,一个国际专家小组将于下周前往武汉,开始由世界卫生组织牵头的为期六个月的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溯源调查。

墨尔本多尔蒂研究所(Doherty Institute)疫苗和免疫研究小组负责人特里·诺兰(Terry Nolan)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记者说,这种数字差异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在武汉疫情早期计算病例时会错过很多病例。

诺兰博士说:“最初在武汉,没有人知道[这种病毒]的表现是什么样的。”。

“在疫情爆发时寻找病例的阶段,最不受到关注的就是无症状感染病例,因为当务之急是找到生病的人,以及得病后通过咳嗽等症状传播疾病的人。”

他表示,武汉样本中4.43%的抗体率是“意料之中的事”,这是因为回顾性血清学调查通常会在年轻人中发现抗体,而这些年轻人在最初的疫情爆发期间不太可能出现任何症状。

迄今为止,中国疾控中心尚未公布这项研究的技术数据。技术数据可以显示病毒是如何在不同人群中传播的,例如不同年龄、性别或职业人群。

诺兰博士说,不要对数字差异“妄下结论”,揣测存在更大的阴谋,这一点也很重要。

“怀疑[中国]为某种更大的政治目而操纵数据的根本原因,在我看来是站不住脚的,”诺兰博士说。

“坦率地说,这更有可能佐证当时所发生的情况,因为他们当时主要关注点是有症状的病例。”

中国疾控中心的调查结果于本周早些时候首次在其官方微信账户上发布,但中国国营媒体却对该报告的报道很少。

尽管新华社有一篇报道,但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的另一篇表明武汉可能有大约50万人感染的相关报道却在昨晚被删除。

此后,没有其他中国国营媒体报道这一接近50万感染人数的调查结果预测。

然而,ABC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发现了约160篇讨论该报告的帖子。

上海著名科学编辑何静在微博上表示,中国疾控中心的报告解释了武汉疫情最严重时“医院为什么不堪重负" 。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有政府参与其中,试图审查或淡化当地媒体对中国疾控中心报告的调查结果。

然而,中国的审查制度总体上导致了多国对北京在疫情早期处理方式的批评。

诺兰博士说:“我对中国作为一个国家的运作方式并不抱有天真的想法,但同样地我也知道中国有非常优秀的科学家和流行病学家,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澳大利亚接受过培训,并且支持我们在国际上所做的事情。”

“问题不在于他们。而在于那些是操控者或审查者,是他们控制了数据对外的呈现方式。”

在去年2月,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华盛顿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全球卫生和政治科学专家马修·卡瓦纳格(Matthew Kavanagh)在《柳叶刀》(The Lancet )上写道,北京自上而下的信息控制阻碍了中国在病毒首次出现时控制病毒的能力。

“医护人员怀疑2019年12月初就爆发了疫情,但可能让公众采取预防措施的信息被压制,可能提醒高级官员注意到日益恶化疫情的沟通渠道被关闭,”卡瓦纳格博士写道。

“警方拘留了一名临床医生和另外七名发布2019-nCoV报告的人,威胁要对传播所谓“谣言”的人进行惩罚。

“社交媒体受到审查;对中国最大在线平台微博和微信的初步分析显示,在2020年1月的大部分时间里,关于疫情爆发的讨论几乎不存在,直到中国政府在2020年1月20日改变了官方立场。”

尽管中国似乎已经控制住了新冠病例的数量,但却仍在惩罚那些最先揭发病毒疫情的人,其中包括一名最先报道武汉爆发疫情的公民记者,这名公民记者本周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

相关英文文章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