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海外维吾尔人欢呼东伊运不再列入美国的恐怖组织名单

华盛顿 —

维吾尔族活动人士和专家欢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东伊运)被从美国政府的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他们说,华盛顿上个月采取的这个举动有助于帮助维吾尔这个宗教少数民族更有效的争取权利,同时使中国更难把它在新疆的镇压描述为一个反恐措施。

“在某种程度上,中国政府成功地在一些国际平台上把维吾尔组织和个人贴上了恐怖分子的标签,”总部位于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的成员伊尔沙特·哈桑·科博勒(Ilshat Hasan Kokbore)说。中国指责世维会是“东突恐怖势力”的一个团体。

东伊运也被称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ETIP),1997年由当时33岁的维吾尔宗教人士艾山·买合苏木(Hasan Mahsum)在巴基斯坦创建,当时他正在那里流亡。据报道,这位首领曾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地区领导了几十名维吾尔族激进分子。2003年10月,他被巴基斯坦军方的一架无人机打死。

美国于2002年9月认定该组织为恐怖主义组织,指控它在中国从事纵火、暗杀并在公共汽车、电影院、百货商店、市场和酒店进行爆炸活动。同月,应美国、中国、阿富汗和吉尔吉斯斯坦的要求,联合国也做出了同样的认定。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11月5日公布、10月20日作出的一份简短指示中撤销了对东伊运的恐怖主义组织的认定。法新社援引美国国务院一位发言人的话说,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十多年来,没有可信的证据表明东伊运继续存在。”

乔治城大学研究中国历史的教授米华健(James Millward)对美国之音说,美国最初把东伊运列入恐怖组织名单时使用了中国一份白皮书中的语言,但是错误地将白皮书中的一长串暴力行为归咎于某个单一的组织,也就是东伊运。

他说,这个认定“是让中华人民共和国支持美国攻打伊拉克的计划而进行交换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智库和反恐界过于轻信地利用美国的名单和中国的宣传,把新疆的恐怖主义说成是一个正在持续的、甚至恶化的现实,”米华健补充说。

另一位研究中国历史的教授、位于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迈克尔·克拉克(Michael Clarke)说,自从2003年东伊运首领买合苏木死亡以来,东伊运一直缺乏伤及中国的能力。然而,北京当局继续夸大它的力量,以获得国际社会对其针对维吾尔少数民族的政策的同情。

克拉克说:“自2002年以来,北京一直用美国对东伊运的认定来泛指新疆的一切暴力和反对中国的活动,目的是使维吾尔人的不满失去合法性,并为加大镇压提供正当性。”

人权组织表示,自2017年初以来,中国以打击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为借口,将100多万维吾尔人关押在拘留营中,他们在那里面临酷刑、教化和强迫劳动。这些组织说,在新疆的其他维吾尔人生活在政府的严密监视之下。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教授肖恩·罗伯茨(Sean Roberts)说:“2001年以来发生在中国维吾尔地区的绝大多数暴力事件不能被描述为恐怖主义。”

“这种暴力通常是在和平抗议被安全机关镇压后爆发的,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因于对警察暴行的暴力回应,”他对美国之音说。

然而,中国否认在新疆侵犯人权。中国官员称这些拘留营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让受到极端主义思潮影响的学生在这里学习中国法律、语言和技能,以便成为“正常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1月6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强烈谴责并坚决反对”将东伊运从美国的恐怖主义名单上删除。

汪文斌称该组织对中国的安全与稳定构成了“严重威胁”,并表示美国“出尔反尔”,暴露了“华盛顿当权派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

“美方应立即纠正错误,不要给恐怖组织‘洗白’,不要为国际反恐合作开倒车,”汪文斌在北京对记者说。

与中国政府截然对立的流亡维吾尔活动人士说,美国的这个决定是承认维吾尔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被剥夺基本的文化和政治权利的困境的重要一步。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东突厥斯坦国民族觉醒运动(East Turkistan National Awakening Movement)的创始人兼负责人萨利赫·胡达亚尔(Salih Hudayar)说,国务院的这个决定对维吾尔裔美国人来说同样重要,他们更喜欢“东突厥斯坦”一词,而不是新疆,但却一直害怕使用“东突厥斯坦”,以免与东伊运组织联系在一起。

“许多维吾尔人默认称它为‘新疆’,在中文里是‘新开辟的疆土’的意思,尽管大多数维吾尔人认为这是一个有冒犯性的殖民主义术语,目的是抹去我们的身份、文化和历史,”胡达亚尔对美国之音说。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