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红色恐怖?港中国研究“麦加”传重组 学界忧珍贵史料恐遭不测

香港在中国影响力加剧后,学术界也掀起红色忧郁。位于香港中文大学内,在研究中国当代历史上享有重要国际地位的“中国研究服务中心”(USC),传出港中大提出重组研究中心,前研究中心主任李磊(Pierre F. Landry)因此请辞。内部人士担心,重组后中心内的敏感史料恐将遭永久封存,不会再对外开放。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治学教授裴敏欣更认为,重组计划对于研究中国的学者来说,“将是一个毁灭性损失。”

《自由亚洲电台》获得一份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的内部信,信中指该中心2021年展开重组计划,将结合“崭新数码科技整合和善用资源”,中心的收藏库会交由大学图书馆管理,中心的学术活动会在中国研究所继续举行,“形貌改变了,但基因不变”,而现时在中大的人事聘任,亦不会受到影响。

此外,信中又透露,中国研究服务中心外籍主任李磊(Pierre F. Landry)提出辞去中心主任的职务。2021年1月,中国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中大社会科学院院长赵志裕将协调中心的重组再造工程。

**馆藏拥大量罕见中国史料 竟由千人计画教授主导改组**

这样的重组动作引发学术界关注,因为成立于1963年的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一直是专为海外到香港来从事中国研究的学者服务,甚至被称为“中国研究麦加”,该中心有系统地收集有关当代中国的资料,包括大量有关1949到1976中国政治运动的资料和许多在中国备受争议的纪录片等极有价值的收藏,甚至连罕见的新华社《内参》(内部参考),也就是只供特定级别的官员阅读,以便及时了解民情动态的资料也有。

该中心更是西方中国研究学者的大本营,像是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 为中心首位主任,近日过世的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傅高义教授也曾担任该中心国际顾问委员会主席。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不具名中大教职员看法指出,该中心过去数十年是国际学者对中国研究的重要资料库和学术交流中心,活跃于国际学术活动,忧心重组后会失去原有独立性,自由学术活动会受到限制,像是可能入场人士将被限制,部分珍贵馆藏需要封存式管理,不能再向公众开放等。


香港中大内的中国研究中心馆藏一角,该中心拥有大量中国相关珍贵史料,是全球中国研究的重要资料库。(USC官网)

**疑因遭控勾结外国势力被重整**

另一位内部人士则透露,内部最近才获知重组消息,此时香港政局动荡,突然提出重组相当不智,对于重组原因估计与该中心一直被指控是“勾结外国势力”、“间谍中心”有关,又加上“占中三子”之一的陈健民在2014年雨伞运动时曾任中心主任,才要重整中心。

《BBC中文网》则报导指出,中大回应重组后大学将透过数位技术将其馆藏进行数位化,并以专业技术保存原始及罕有历史资料,并否认因压力而进行重组。但报导也指出,目前不清楚中大将以何种方式排列和摆放中国研究服务中心的各类收藏原件;如何保证在整合过程中不会遗漏任何珍贵资料;是否允许来访者查阅一些具有政治敏感性的资料;查阅者的隐私如何得到保障;以及在组织纪录片放映和研讨会过程中如何选择导演和与会者等等。

报导引述曾任该中心首位主任的孔杰荣看法,他对重组消息感到伤心,并表示该中心在过去30多年里,一直是香港中文大学“王冠上的一颗宝石”,而新措施意味著该中心面临“可悲的消亡命运”,同时也认为未来恐怕不受欢迎的学者将被排除接触该中心珍贵史料机会。

**忧资料保全风险又恐排除特定学者查阅**

裴敏欣也表示,过去他在该中心花上一周时间,就能够得到所有要找的资料,一旦中心解散,这种可能性将会荡然无存,恐不得不多次往返哈佛、史丹佛、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普林斯顿、哥伦比亚和密西根等大学。”同时未来也“很少会再有国际学者来到中大。收藏将会分散,甚至消失。中大将不再被视为全球汉学研究的顶尖学府”,裴敏欣说。他认为,重组计划对于研究中国的学者来说,“将是一个毁灭性损失。”

裴敏欣直言,《国安法》“间接影响到”中大对于中国研究服务中心的运作。他认为,“这一法律最糟糕的一面是,制造恐惧和不确定性,同时,中大的学术自由和声誉都要付出巨大代价。”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