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巧合? COVID-19在德国极右派地盘肆虐

德国正在对抗第二波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却有一个模式正在浮现:许多遭病毒攻击最严重的地方都强烈支持极右派,这是巧合吗?

**AfD支持率高的地方 病毒感染率也高**

德国联邦政府的东部事务专员万德威茨(Marco Wanderwitz)表示,“实在令人震惊,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都是极右派德国另类选择党(AfD)获得最多选票的地区。”

根据德国负责疾病管制及预防工作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万德威茨发表这项说法的萨克森邦(Saxony),8日的COVID-19感染率为319,成为德国感染率最高的邦,远超过全国平均的114。

感染率是以每10万人当中的感染人数来计算。

德国另类选择党自2013年前成立以来,就因为他们的反移民、反穆斯林和疑欧派立场一直成为争议焦点,却也让他们跻身为德国国会第三大党。

德国另类选择党最近升高对政府防疫措施的抨击。

在3年前的大选中,另类选择党在萨克森邦的得票率最高,来到27%。

然而,萨克森邦并非唯一感染率和对极右派支持率都高的地区。

**研究:AfD的支持率与感染率 统计上有相关**

位于德国北部耶拿(Jena)的“民主与公民社会研究所(Institute for Democracy and Civil Society)”所长昆特(Matthias Quent)在推特上表示,他们的一个小组已经针对AfD的支持与疫情流行的强度之间的“强大与非常重要的统计相关性”展开研究。

然而,研究人员审慎的表示,可能有某些因素可以解释AfD的高支持率以及同时又有疫情高感染率,但这两者并不必然相关。

昆特表示,老年人和大家庭的比例、跨境通勤的情况,以及照护系统的组织等,这些在各邦之间都有差异,也都可能对疫情的流行强度造成影响。

尽管如此,在第二波疫情病毒更广泛散播的情况下,极右派支持率和感染率都高的趋势更为显著。

**AfD得票低的城市 感染率也较低**

萨克森邦的COVID-19疫情已经变得更为严重,迫使地方当局在8日宣布一连串更严格的限制措施,学校、幼稚园以及许多商店都要关闭几个星期。

在萨克森的戈尔莱兹(Goerlitz)和包曾(Bautzen)等城市,4个选民中就有超过1人投给极右派,当地的病毒感染率高达500左右。

在此同时,在生活比较高档的萨克森第一称大城莱比锡(Leipzig),是民调中绿党支持率超过极右派的地方,8日的感染率为140,接近德国联邦平均数。

在巴伐利亚邦(Bavaria)的雷根区(Regen),8日的感染率为579,名列全德各区第一。而在3年前的选举中,AfD在当地的得票率是16%,为巴伐利亚邦最高。

德国西部的盖尔森基兴市(Gelsenkirchen)是AfD在北莱因-西发利亚邦(North Rhine-Westphalia)最重要的地盘,当地的COVID-19感染率169,为相邻城市明斯特(Muenster)的3倍。

德国COVID-19感染率最低的地区,大多位于北部什列斯威-荷斯坦邦(Schleswig-Holstein),AfD在该邦的得票率不到8%。

**AfD反对防疫措施 不赞成口罩**

AfD在德国联邦众议院(Bundestag)的议员强力反对戴口罩,甚至有人说,口罩是“所有人的布卡(burqas)”。

布卡是穆斯林女性穿著的全身罩袍。

根据最近的民调,AfD选民中超过56%认为,德国的防疫限制措施太超过。

德国将在明年举行国会大选,根据法兰克福广讯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的一份研究,抗议目前防疫措施的德国人当中,将近三分之一计画把票投给AfD。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