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美国防授权法案拟禁华为 韩美安全同盟恐受考验

决定2021年美国国防预算和相关政策的“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NDAA)最终草案日前出炉,最引起关注的一项条款是5G技术规定,将美军海外驻军决策与驻地国禁用中国5G相捆绑。

该法案在美中两大强权近来竞争加剧下,特别引起南韩媒体关注,关心这将如何牵动未来民主党总统当选人拜登(Joe Biden)上任后,美韩的安全同盟关系。

**美防堵华为新战场 海外派军拟捆绑禁用中国5G**

香港南华早报(SCMP)5日报导,将于近日表决的“国防授权法案”最终版草案中,有一项条款显然是针对中国电信大厂华为技术公司(Huawei)、中兴通讯(ZTE)而来。该草案中的5G规则,要求国防部对使用中国5G通讯技术的国家,在派遣军队或提供军事设备的决策上重新进行考虑。

根据该草案,美国国防部在海外部署的决定,必须考量“高风险”5G供应商对其“人员、设备和任务的风险”,草案中并直接点名华为和中兴通讯。该草案指出,这项条款适用于任何“主要武器系统”或规模在1个军营以上的海外永久驻军。

就在此最终版草案公布前几天,才有美国高级官员罕见直接点名中国为美国的最大威胁。美国最高情报官员、国家情报总监雷克里夫(John Ratcliffe)3日投书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严厉指控中国是美国的最大威胁,同时,北京打算从“经济,军事和科技”这三大面相统治美国和全球其他区域。

雷克里夫挑明,华为就是让中国得以在全球扩张其野心的原因之一。他并指出,盟国若使用这类中国拥有的技术,“将严重限制美国与其分享关键情报。”

**NDAA若明文禁中国5G 南韩将面艰难外交课题**

南韩媒体关注,若该草案在美国会过关,南韩身为美国亚太地区传统盟友恐首当其冲,将让南韩在美中竞争更加白热化下,面临艰难的外交课题。

目前,南韩三大电信公司之一的 LG Uplus是华为在该国的最大客户,业界人士担心,若美国国会批准该法案,南韩必会受到该法牵制。长久以来,南韩被夹在美国和中国这两个霸权的兢争中,动辄得咎,前者是南韩长期的军事安全伙伴,后者则是其最大的贸易对象。

这项法案之所以会让南韩更为头痛,在于这是国会层级的政策。在先前,美国虽然剑指中国,但主要是由川普政府的行政部门启动,例如要在国际上极力排除中国5G技术和设备的“干净网络”(Clean Network)运动,是由美国国务院主导;而川普政府在今年以来,加强围剿华为的力道,所祭出的华为禁令,则是由美国商务部所发布,规定任何企业若要将含有美国技术及软体的晶片供给华为,需要先取得美国政府许可。

南韩韩东国际大学(Handong Global University)国际关系教授朴远建(Park Won- Gon)告诉南韩英文媒体韩国时报(The Korea Times),当美国制衡中国政策上升到国会层级,恐紧紧绑住南韩这个涉及美国区域安全政策的军事盟友,因此“对南韩的负担更大。”

**逼弃用华为 拜登要修补和盟友关系更受挑战**

这项草案也和拜登先前矢言,上任后要修补和安全盟友关系的承诺相违背。拜登先前承诺,不会如现任总统川普,要求美军驻地国家负担天价的军费开支,也不会使出要撤回驻韩美军的威胁手段,让南韩政府就范,同意美方提出的军费分担要求。

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资深研究学者克林诺(Bruce Klingner)指出,美国国会先前担心,总统川普真的会在与南韩政府于军费分担议题谈不拢之下,撤回大批驻韩美军,因而在过去3年度的NDAA中,皆纳入限制驻韩美军裁撤的条款。而若这次NDAA纳入禁用华为条款,则可以被解读作,“若南韩不禁止中国5G技术,则必须进行裁减(驻韩美军)。”

若美国国会通过该草案,除了让未来美军派驻南韩的不确定因素增加外,也恐伤及南韩总统文在寅想从美军手上取回“战时作战指挥权”(OPCON)的努力。

文在寅上任后频频展现,要加速脱离美国对南韩的军事主导,重掌美国主导的指挥结构中,当美国和北韩爆发战事时,对南韩部队的指挥权。

首尔和华府2014年决定,将战时行动指挥权的移交延后到至少2020年,不过在此之前,南韩必须通过各项测试,证明南韩具有必要的指挥运作能力。克林诺指出,在协商过程中,美方对“双方军事通信设备的公信疑虑,会是移交指挥权讨论的一项重要因素。”

克林诺认为,或许不是完全没有折衷的解套方法,未来拜登政府可以要求南韩提出证明,在连结双方部队的通讯设备,或美军售予南韩的武器上并未使用中国5G设备。

朴远建则是认为,在这项法案下,若南韩持续使用中国的5G技术,势必会让美韩间的安全情报分享工作,变得更加复杂及困难。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