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实践圣经福音的胡石根长老

我第一次见胡石根,是从建三江回来后的一次饭局上。他起身跟我握手,说辛苦了。我们边吃边聊。他跟我讲出狱后熊猫如何强迫他住进事先装修好的房子里,那房子布满监控,其实也是个监狱;讲宗教的力量;讲监狱里的生活。谈到家人时,他眼里露出一丝忧伤和无奈。那时候感觉他是一个慈祥的老大哥。之后,在各种饭局里能碰到他,因为他从事基督教宣教工作,我和朋友们尊称他“胡长老”。胡长老是一个热情的人,只要有机会他总爱和年轻人交流。

胡石根是老三届北大毕业生,据说与现任副总理胡春华是同班同学。这让我时常困惑:同样的农家子弟,同样十年寒窗苦读圣贤书,走出校门后,为什么一个坚持说真话、追求真理的人几乎一辈子都在坐牢遭罪;而另一个放弃良知,投身专制暴政的人反而锦衣玉食呢?

胡石根第一次坐牢就得了个很长的刑期。1992年4、5月间,胡石根和刘京生等人准备于六四纪念日在北京、上海和武汉等地散发传单,抗议当局镇压“六四”学运示威者,1992年5月27日他们因计划泄露被中共抓捕。他们的方案是用航模把传单送到天安门广场上空散发,因事有不密,被人告发遭捕。从天安门广场上空洒传单,怎么说都是一个大胆和天才的想法,他们的密谋甚至有点像武昌首义的微缩版,这正是当局最忌惮的,因此获刑也极长。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4年12月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等罪名判处胡石根监禁20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经两次减刑,胡石根于2008年服刑16年后出狱。

我常想,要是时间穿越到三十年后的今天,他自己去买几台无人机自己放飞,可能就不需要找人帮忙弄航模,或许就不会泄密了。正如今天有了VPN技术,翻墙的人就有获取真相的机会,中共希望利用网路防火墙、用谎言对平民进行洗脑的图谋就不能做到铁板一块;有了加密安全的聊天软体,中共秘密警察从微信后台监视公民的通讯自由就出现了缝隙。技术进步也是促进社会变革的催化剂。如果人人都能通过卫星通信绕开中共的防火墙,中共的谎言统治体系可能一夜之间就崩溃了,谁知道呢?

胡石根长老经常说:反正都是坐牢,对我来说小监狱、大监狱的差别不大。感谢上帝给了我力量,来争得为人的权利!胡石根长老是行动派,他做好了再一次回监狱坐牢的准备,并以此为荣。第一次出狱后虽然身边始终都有熊猫盯著,他仍然我行我素,他要抓紧时间做事情。他常说,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

胡石根在雅和博教会、中原教会和北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担任长老,也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在他2015年再次入狱之前这几年间所做的事情,官方在审判他时,也给出了个轮廓。

翟岩民作为证人指证胡石根时说:“他网罗各个群体中具有‘推墙’思想的人,利用各种场合给我们灌输‘推墙’思想,给我们洗脑,利用我们这些人完成他的中国‘和平转型’美梦。”

多名证人证言显示,胡石根深知自己乃至宗教活动力量薄弱,不足以“推墙”,企图通过“炒作一起起热点案件和事件”,不断激化社会矛盾,通过“剔缝掏砖”的方式逐渐实现“颜色革命”。胡石根自己也说:“我就是想抹黑司法、抹黑公安、抹黑政府。我想让更多的人认同我,引起老百姓对政府不信任。所有的敏感事件我都关注,我就想用这些敏感事件推动我的和平转型理论”。

2016年8月5日晚间,央视《焦点访谈》的《“推墙”推倒了自己》,以嘲讽的标题报导了胡石根案。《焦点访谈》节目一开始,就是胡石根在法庭上说“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揭竿而起”的镜头。然后用大量的镜头报导了胡石根等人在法庭上慷慨陈词的情节,还详细介绍了“公民力量壮大、统治集团内部分裂、国际社会介入”的“国家转型的三大因素”,以及“转型、建国、民生、奖励、惩罚”的“建设未来国家的五大方案”。这些都是胡石根所提出的“国家和平转型”的主要内容。节目中,访民们打标语,喊口号的镜头也极具冲击力。这个节目播出之后,全国人民都知道中国有了位“革命领袖”胡石根,以及和平转型的“胡石根思想”。我猜,如果监狱中的胡石根看到这一档央视节目,一定会开心地笑出来,中央电视台在电视的黄金时间段向全国人民推广他的“和平转型思想”,这免费的革命广告太棒了,而且还没有找他收广告费。

胡石根一定还想在另外一件事上感谢中共,那就是两次判刑给他的罪名都恰如其分。第一次判20年刑期的罪名是“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第二次判7年6个月刑期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在709案被抓后庭审时,胡石根在“认罪”时说,他对于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个指控完全接受,他就是想颠覆这个国家的政权。说到这话时,他像是在得到一枚奖章以后,开心地发表获奖感言。

事实上在北京的公民聚餐时,很多人都意识到再一次“进去”是迟早的事,开玩笑说“再不进去就老了”。但对于中共政权以什么罪名把自己抓进去,玩笑间大家就有些斤斤计较。颠覆国家政权罪是最实至名归的一枚金质大奖章,刑期通常都是10年起步,这需要像胡石根长老这样“有纲领、有思想、有组织、有策划”,最主要还要有能力去做出较大的业绩和影响力,才能达标;如果仅仅停留在呼吁层面上,那罪名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多了两个字,顶多就只能算一个银牌了,刑期是五年以下。大家开玩笑说,许志永和郭飞雄这样的义士应该上诉,因为“扰乱社会秩序”和“寻衅滋事”的罪名把他们跟街头小流氓拉平了,连铜牌都算不上,对他们来说太不公平。

据说中共给我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这让我自豪了许久。

胡石根长老的第一次刑期20年,这是为六四鸣不平而受难的义士中最长的;第二次刑期7.5年,是709被抓捕的良心犯中第二长的。两次刑期加起来,超过了南非总统曼德拉。这既是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坚守,也是一个基督徒的情怀。

路加福音4:18写道:“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 ”胡石根一直谨记并践行《圣经》里的这句话。他的理想便是“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

延伸阅读
迫害、屠杀都有理?任瑞婷:维稳至上 所以我们都成了大坏蛋
向莉视角/参与公民运动(一):公民帖和顽强的微博“转世党”
中国人被迫“精神分裂”的活著 没能力逃的就必须避免成“党”的敌人

作者》**向莉**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曾在北京生活,当过大学老师和画廊经理,后成长为人权捍卫者。在中国积极参与和见证了一系列人权事件,并成为中共“709大镇压”的受害者。2017年流亡东南亚,因偷渡国境在泰国监狱度过了七个月的艰难时光。之后被美国政府、联合国和国际NGO以人道主义为由救到美国。 现生活居住在美国旧金山,从事人权相关工作。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