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巴尔干半岛疫情升温 缺钱缺人医疗体系濒临崩溃

巴尔干半岛各国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俗称武汉肺炎)疫情严峻,包括波士尼亚(Bosnia)、塞尔维亚(Serbia)、北马其顿(North Macedonia)与蒙特内哥罗(Montenegro)等国,因为境内确诊人数持续飇升,病床不敷使用,医护人员不足,医疗体系濒临崩溃,混乱情况令人回想起1990年代巴尔干半岛陷入战乱时期。

**波士尼亚疫情严峻 医疗体系濒临崩溃**

自从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疫情于今年初爆发以来,巴尔干半岛各国在实施严格封锁措施后,或多或少控制住疫情,然而时序进入秋冬,COVID-19疫情再度升温。

巴尔干半岛各国中,受创最为严重的波士尼亚,一名医师向法新社形容照顾许多命悬一线的病患,身心遭受煎熬。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师告诉法新社说:“目前这样的情况令我回想起以往的战争时期,我害怕在冬天期间,疫情可能会变得更糟糕。”

这名医师说:“充其量我们可以照顾3名病患,5人就不堪负荷。”

位于巴尔干半岛西部的波士尼亚也是欧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过去数周持续与不断升高的COVID-19疫情搏斗,因新型冠状病毒疾病而死亡的人数,过去1个月则是增加一倍,来到将近1万人。

在巴尔干半岛里,波士尼亚、北马其顿与蒙特内哥罗是欧洲大陆COVID-19死亡率最高的10个国家的其中3国。

但是在避免对经济造成冲突的考量下,巴尔干半岛各国政府不愿意采取年初疫情大流行之际的激烈封锁措施,而是采用较缓和的方式,例如仅短暂关闭餐厅或酒吧等,而非大规模的居家防疫规定。

因此在波士尼亚,商店、餐厅和健身房仍维持开放,塞尔维亚近来则是缩短工作时间,尽量不做全面封锁。

不过,波士尼亚图兹拉市(Tuzla)的医师史玛吉克(Jasmina Smajic)说:“我不知道政府为何不实施更严厉的措施。”他表示:“若是我们想要避免灾难性的后果,有时候该做的事还是必须做。”

**塞尔维亚病床不足 增建医院与病床**

至于另一个巴尔干半岛国家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勒(Belgrade)有大约2,000名医护人员因为疫情关系而被迫自我隔离,然而正当此时,大批染疫的病人涌入医院,争抢有限的医院病床。

塞尔维亚医师联盟(Serbian doctors' union)主席潘尼克(Rade Panic)27日以颤抖的声音告诉地方电视台“N1频道”(channel N1)说:“在我个人的职业生涯中,从未有过如此的经验。”

此外,塞尔维亚一名麻醉师说:“我无法给医学上视为年轻的病人病床,我也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转送这些年轻病人。”这名麻醉师在塞尔维亚一家收治最严重COVID-19病人的医院工作。

对于病床不足问题,塞尔维亚正加快脚步,兴建2间新医院,科索沃(Kosovo)则考虑将旧饭店改装成临时医院,以收治更多的病患,其中的旧饭店包括位于首都普里斯蒂纳(Pristina)市中心的普里斯提纳大饭店(Pristina Grand Hotel)。

另一方面,在普里斯蒂纳医院和诊所人满为患的情况下,33岁的COVID-19患者莫里纳(Veprim Morina)因为年轻,无法分到病床。

担任健身教练的莫里纳告诉法新社说,医师“告诉我,因为医院病床已经满了,叫我回家吃药休息”。

莫里纳于是设法自行雇用护士,协助自己治疗,他说,现在到医院想要分配到病床,需要靠“关系”,“你必须运气非常好,才能有病床”。

**医护人员身心煎熬 人满为患**

至于塞尔维亚邻国的北马其顿,在公立医院几近饱合,无法再收治病人之际,北马其顿政府正将私人诊所与员工纳入国家医疗编组,协助治疗COVID-19病患。

北马其顿卫生部长菲利普斯(Venko Filipce)上周表示:“我们一直持续增加新的病床,但似乎是越来越困难。”

在北马其顿首都史高比耶(Skopje),许多COVID-19病患的亲人带著食物,有时候甚至带著药品送到医院给自己家人。

一名寻找生病家属的男性告诉法新社说:“真是一场灾难,医院混乱不堪,打电话到医院几个小时都没人接。”这名男性说:“医护人员在与疫情搏斗,贡献一切心力,但有时候他们的确是力不从心。”

**医疗资金与人才流失 对抗疫情力不从心**

巴尔干半岛另一个国家克罗埃西亚(Croatia)的医生们也提醒政府,他们面临人员与医疗设备短缺的困境。

医生们说,克罗埃西亚目前有超过2,100名病人住院,到了3,000人住院恐将造成医疗卫生体系“崩溃”。

克罗埃西亚经济学家尤尔齐茨(Ljubo Jurcic)指出,政治家正努力在控制病毒与保护脆弱的经济之间寻求平衡。他表示:“所有(封锁措施)实施2遍,我们太穷了。”

从巴尔干半岛各国面临的COVID-19严峻疫情,对医疗体系造成冲击,暴露出巴尔干半岛各国长期以来的资金不足与人才流失危机,医疗体系出现断层,前途看好的年轻医师与护士为了寻求更好的薪水与良好训练,宁可到海外工作也不愿待在国内。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即使是在COVID-19疫情大流行之前,巴尔干半岛就是全欧洲医师密集度最低的地区之一。

到了当前的COVID-19疫情大流行,许多医护人员也因为感染病毒,使得各国医护人员更进一步短缺。

未来如何强化医疗体系,对抗疫情可能一波波的来袭,有待巴尔干半岛各国政府与全民的努力。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