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访姜闻然教授:“看加中关系需要有战略耐心” |加中建交50年系列访谈第四集

**“加拿大在七零年承认了中国。究竟当时,中国向西方承诺了什么?还是西方对中国有不切实的期待。姜闻然教授认为,中方当年承诺的和西方期待的是非常不同的。”**

各位好,欢迎继续收听“加中建交五十年”系列访谈的第4集。

今天,我们的嘉宾是多伦多平和与外交研究所的亚洲项目顾问姜闻然教授。

姜闻然教授早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八零年代中期就来到了加拿大,曾执教于阿尔伯达大学,以及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

他称自己“首先是个加拿大人,然后才是中国人”,而在中国成长的背景,令他对加中关系的分析有另外一个角度。

欢迎收听播客:**专访姜闻然教授:“看加中关系需要有战略耐心” |加中建交50年系列访谈第四集 (时长:28分45秒)**

姜闻然教授认为,加中关系目前紧张的短期原因是,加拿大遵守了与美国的引渡协议,逮捕了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之后不到两个星期,中国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逮捕了两名加拿大人。由此,繁衍到加中关系的其他方面,影响了加拿大民众对中国的看法,使得负面看法飙升。

而他认为,加中关系交恶的中长期的原因是中国崛起。中国成为了超级大国,并且不久的将来会在总体国力上,超过美国 —— 而中国在体制上,在民主人权等西方关心问题上,与西方分歧很大,西方如何应对的问题就出现了。

姜闻然自我介绍说,和土生土长、研究中国问题的加拿大人不同,自己是在中国出生长大的,经历过“自然灾害”,经历过文革,也经历过改革开放。他是文革后第一批大学生,进入北大读书。八零年代之初,又是最早一批出国留学的。他认为,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中国取得的成就,是非常罕见的。

**他也反问,加拿大在七零年承认了中国。1973年,老特鲁多访问中国,随后西方开始承认中国。究竟当时,中国向西方承诺了什么?还是西方对中国有不切实的期待。姜闻然教授认为,中方当年承诺的和西方期待的是非常不同的。**

他说,中国其实从来没有在体制改变方面做过承诺,中国是按照自己的步伐走到今天这个体制的。

西方的中国问题专家和外交官都认为,经济的自由和发展会带来体制的改革。他们也相信,如果不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中国的经济无法走得太远。但是,中国目前的状况是,在一党制的体制下,经济和创新都有进步。这是出人意料的。

而他的看法是,加拿大应该回到七零年代承认中国时的初衷,就是不对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有期待,由中国以自己的节奏、从内部来做出改变。不然,西方的压力会令中国的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情绪飙升,加中关系会更加悲观。

更多分析,欢迎收听“加中建交40年”系列播客。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