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藏区的圈地运动!把农牧民强制安迁 原来中共看上的是丰富的矿藏

继新疆集中营式“再教育”曝光后,最近有关藏区“军旅式职业培训”也开始受到关注。据报导,仅西藏自治区就有50多万农牧民被当作所谓“富馀劳动力”转移就业,成为建筑工人、清洁工、矿工、厨师和司机。根据中国政府数据,2006年到2010年,中共实施安置计划,已经将青藏高原东部27.48万户农牧民(140.21万人)强制安置在集中而固定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在安置之前和期间,不少农牧民拒绝搬迁,已经被强制安置的农牧民抗议要求归还他们的土地。本文回顾中共最近20年来在藏区以矿产勘查开发和建立自然保护区为名的圈地运动。

**西藏高原矿产勘查和开发**

从1950年代,中共主要将青藏高原作为中国后门最重要的军事战略要地,在这个地区一直维持著强大的军事设施和兵力;并通过对藏区河流的筑坝或改道,直接控制了南亚和东南亚半岛的水源流量,对这个地域的国家形成巨大影响,同时造成当地农牧民生态环境的持续恶化。在1990年之前,由于技术水平低下,很少对这个地区进行地质勘查。从1990年代后期,中国沿海和内地以自然开发发展经济造成了资源的枯竭,于是把这种模式转入西部,整个藏区也纳入其中。

1998年,中国国土资源部成立,以优惠招揽欧美日澳等地地质研究机构和投资公司,勘查和开发青藏高原矿产,已经发现了冈底斯、念青唐古拉、班公湖-怒江三大巨型成矿带,包括驱龙、甲玛、雄村等7个超大型和25个大型矿床,仅罗布莎矿床铬金属储量占全国的40%,其他资源还包括储量丰富的铜、铅锌、金、银、铀矿、天然气、石油等。另外,青藏高原有世界上容量最大可以提炼有色金属的盐湖,如察尔汗盐湖、扎布耶盐湖和巴伦马海湖储藏大量锂,大柴旦和一里坪盐湖含有大量镁和锂,东西台吉乃尔湖固体盐类矿物有石盐、石膏、芒硝、和白钠镁矾。这些超过千万亿价值的不同种资源,大多数都列入了中国政府鉴别的45种对发展至关重要的“战略矿产资源”。从本世纪初,这些资源地点以及周围已经修建了大量的矿区和工厂园区,使数万图博农牧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


察尔汗盐湖被称作“青藏高原的聚宝盆”,为中国矿业基地之一。(资料照/Gruschke,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至2008年底,仅西藏国土资源厅批准采矿权登记面积为37543.56平方公里,占自治区面积的3%,这些土地是西藏高原最富饶的牧场和农用地,这些采矿工厂的建立也加速了周边草场荒漠化的速度。 2009年后,整个藏区包括西藏和青海矿政和资源管理部门公示设置新的采矿权批准信息稀缺。但是从不同矿业公司获得在藏区新建和扩建矿山的许可文件,可以推断藏区采矿工厂占用草场的面积仍在继续扩大。

**圈地建立自然保护区**

从2001年到2019年,西藏自然保护区总面积从20万平方公里增加到原来的两倍,目前约占自治区总面积的34%。同期,青海自然保护区也从12万平方公里扩张到44万平方公里,目前约占青海省面积的55%。其他藏区情况类似。这些自然保护区,使百万农牧民失去了生存的土地,也剥夺了他们数千年来有利于生态保护的游牧方式;不仅不能解决经济发展模式造成生态恶化的根源,反而使已经脆弱的高原生态环境更加岌岌可危。

中共当局近二十年来以开发西部、实施“社会主义新农村”和建立自然保护区大范围圈地,造成原来从事农牧业的大量藏人处于失业或半失业状态。这类开发西部的本质是扩张的圈地运动,使农牧民失去世代谋生的土地,牟取土地的全部矿产和其他资源;同时解体并清除了农牧民原有社区和合作方式,将他们安置在产业链低端中劳动密集型和技术含量低的行业,迫使他们贱卖劳动力。在这类行业中,这些原来的农牧民又成为被管理人员压榨的最弱势群体,使用的语言也不是他们在游牧社区时代的母语,从而使他们被进一步汉化,作为分散的个体进入网格化工作场所的劳工,使他们的生活和工作也全部纳入了网格化的维稳系统。

中共剥夺藏人农牧民基本生产资料、财产和有效生存的技能,然后将他们定义为“贫困人口”和“富馀劳动力”,使他们沦为被监视下的原子化劳工,实现帝国战略和利润的最大化。中国政府不断重复宣传统治藏区的成就是“农村人口的减少和城镇化规模的扩大”。这种“成就”是通过掠夺藏人土地和资源、恶化生态环境、榨取新的被压迫劳动力价值而实现的。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数学系期间,是北大“民主沙龙”主要成员,八九民运爆发后成为北高联常委,“六四”后被捕入狱十七个月。1997年辗转流亡海外。为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政治学博士,现居英国伦敦。2017年曾来台在中研院担任访问学者。是“华维藏团结会”发起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