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访记者无疆界:NCC关闭中天未必侵犯新闻自由

**德国之声:一周前,NCC做出了不予延长中天电视台执照的决定,而记者无疆界组织也很快发表声明,认为NCC的决定并没有侵犯新闻自由。几天来,坊间有传闻说,记者无疆界组织也间接参与了该决定,确实如此吗?**

艾玮昂(Cédric Alviani):不是这样的,我们是一个独立运作的非政府组织,和NCC并没有任何关联。我们绝对没有参与NCC的相关决定。我们确实和NCC的职员有过会面,但是绝对没有和他们专门讨论过中天的案件,也没有专门询问过此案。这不是记者无疆界组织所承担的角色。NCC本身也是台湾的一个独立运作机构,它是按照自己的体系做出决定的。就算我们去过问了中天的案件,我也不认为NCC会考虑我们的意见。

**德国之声:记者无疆界既没有参与、也没有向NCC提供相关的咨询服务?**

艾玮昂:绝对没有。我们只是定期和台湾的不同部门有一些会晤,以便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台湾政府部门的运作方式,帮助我们了解台湾的环境。记者无疆界不具备能够给政府部门提供顾问的地位,我们只是通过发表公开声明来发挥影响力。就算我们的影响力足够大,介入政府部门的决策也不是我们的职责。所以我们从没有过这样的行为。

**德国之声:一周前,NCC决定做出后,记者无疆界组织很快就发布了声明。您的机构是否已经密切关注中天案件很长时间?**

艾玮昂:当然。几个月前,支持中天的阵营就已经公开表示,NCC考虑不予延长的举动将会侵犯新闻自由。我们立刻就开始关注此案件,我们办公室还和记者无疆界在巴黎的总部进行了磋商。因此,在NCC决定出炉前,我们组织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立场,并且准备好了相应的书面稿。NCC一召开新闻发布会,我们就刊发了我们的声明。我们要是不及时发表声明,倒有可能被台湾人认为支持中天。

**德国之声:记者无疆界上周三发布的声明对NCC的决定表示了认可,强调新闻自由需要一定的监管、需要防止被滥用。对于记者无疆界这样一个在全球范围内大力支持新闻自由的组织而言,这样的表态并不寻常。您认为,新闻自由的边界在哪里?何时可以称得上滥用?**

艾玮昂:这样的表态并非不寻常。在全球任何地方,记者无疆界发布声明时都遵循同样的原则。我们不会针对某一个地方持某种不适用于其他地方的立场。记者无疆界当然不支持任何政府机构对新闻媒体的内容进行管控,但是就像任何一个行业一样,新闻媒体也需要一套合适的监管框架。去年底以及今年5月,我们发表的公开信中就曾呼吁改进监管机制。没有规则就没有自由,没有监管,自由就会演变成丛林法则,最有权势的媒体就会为所欲为。任何一个自由的社会,都需要对自由加以适当限制,并予以民主的监管。当然,这一切都必须在民主的体系下进行,监管框架本身也需要接受合适的监督。而且,这种对(新闻)自由的限制应该被严格限制在最小的规模。

**德国之声:记者无疆界是否发现中天在滥用新闻自由?**

艾玮昂:记者无疆界没有参与调查此案。这不是我们机构的任务,我们的职责是宣扬新闻自由。因此我们不掌握全部的事实。就像我们在书面声明中所说,监管机构不予延长执照的决定并不一定侵犯了新闻自由。在声明中,我们还要求NCC提供公众完整的资料,以说明中天的执照若被延长可能对公众利益造成怎样的损害。NCC的决定肯定是基于充分的事实依据的,毕竟关停一个新闻媒体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正因此,NCC更应该提供完整资料,从而避免让公众以为这是一个基于政治立场的决定。声明中我们还要求相同的标准也应适用于未来不同政治色彩的媒体执照核查。鉴于台湾媒体内部不遵循新闻伦理、编辑自主性的现象并不罕见,因此,如果中天只是唯一一家遭到惩罚的媒体,这就很可能是一项政治决策。我们并没有为NCC的决策站台,但我们也不认同“NCC的决策就是在侵犯新闻自由”这样的观点。我们呼吁监管和审查必须要完全透明,向公众提供完整资料,从而让公众来鉴别这一决策究竟是否真的基于充分事实。

**德国之声:您这是在谴责NCC至今没有公开完整资料?**

艾玮昂:我们知道NCC指出中天在过去6年中违规25次,但是NCC应该公开所有的资料、所有的具体证据,让公众能够自行研判。我们并不是在谴责NCC侵犯新闻自由,只不过我们以及公众需要看到详细资料。如果NCC不予公布,它就会一直被怀疑。所以公开此案的完整资料也符合NCC自身的利益。此外,我还想再次强调,NCC今后必须要以同样的准则来审核其他新闻媒体的执照延长,否则就会产生问题。

**德国之声:在上周的声明中,记者无疆界还就台湾新闻媒体的政治高度两级化表示了担忧。您能具体解释一下这一点吗**?

艾玮昂:台湾媒体确实面临着政治高度两极化的问题,同时另一个问题则是媒体的腥膻色。每一个民主社会的媒体都多少面临着这两个问题。对于台湾而言,它面临着某种特殊的威胁,政府也多次强调假新闻攻击的风险,并且认定这类假新闻构成了对国家安全的威胁。但是,抵御这种威胁的唯一途径就是让公众信任新闻媒体。而要让公众重新信任媒体,记者必须要有合适的工作条件。台湾的问题在于,媒体的拥有者统治着一切,记者只不过是雇员,几乎没有机会去践行正确的新闻伦理。每一个新闻系的毕业生都怀有普利策奖的梦想,但是他们也需要赚钱养家糊口。在台湾,不管你供职于哪家媒体,这都很难。我估计,至少在95%的情况下,难以找到一个愿意完全尊重新闻准则的雇主。这就是问题所在。现在,许多新闻媒体拥有者还将业务与娱乐节目相整合,从而赚大钱。他们不会自己做出改变。所以,在一个民主社会中,应该让新闻媒体为公众利益服务。监管机构需要介入,从而让新闻媒体业的游戏规则能够提供给记者合适的工作环境,遵从新闻伦理。

艾玮昂(Cédric Alviani)是记者无疆界组织驻台北办事处执行长。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