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独家】伊朗运输网驻港十年 港府无视制裁令 学者:美国正密切关注

![港府在制裁伊朗问题上十分暧昧。商务及经济发展局表示,指港府一直按照中国外交部的指示,严格执行制裁。(路透社)](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1120/640/68bfac6bdf2c8a289cf88b3b4a570e7e.jpeg "港府在制裁伊朗问题上十分暧昧。商务及经济发展局表示,指港府一直按照中国外交部的指示,严格执行制裁。(路透社)") 港府在制裁伊朗问题上十分暧昧。商务及经济发展局表示,指港府一直按照中国外交部的指示,严格执行制裁。(路透社)









早前美国制裁4间香港公司涉助伊朗突破禁运。自由亚洲电台跨国分部合作调查,发现正被美国制裁的伊朗国家航运公司(IRISL)在幕后操控香港运输网络,在香港管有最少37间公司及15艘远洋轮。IRISL曾被联合国点名制裁,但他的分公司却至今仍安然在香港运作。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回复,指港府一直按照中国外交部的指示,严格执行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安理会)所议决的制裁。(Jack Davies/陈润南/李智智 报道)

【伊朗在港网络.系列之二】

文件显示IRISL的公司网络最早2008年进驻香港,并透过多间空壳公司持有。2010年伊朗被联合国制裁,至2016年伊朗与各国达成“伊朗协议”,暂停发展核武器,联合国才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

![【独家】伊朗运输网驻港十年 港府无视制裁令 学者:美国正密切关注](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1120/640/5a45ae7d30be0a36c8223d6490190dbe.jpg "【独家】伊朗运输网驻港十年 港府无视制裁令 学者:美国正密切关注")

**联合国:所有国家应冻结IRISL资产**

联合国决议案2010年“1929决议案”就清晰表明,所有国家都应冻结IRISL或IRISL代理人,或由他们拥有或控制的实体、资金、其他金融资产和经济资源。但记者所见,IRISL最少有 11间香港关键公司,于被联合国制裁期间已经于香港运作。

例如IRISL其中一间子公司“Ideal Success Investment Limited”,它成立于2008年,股东及董事为 Ahmad Sarkandi及Ghasem Nabipour,二人均为IRISL的管理人员,当时已被美国制裁。

该公司相关资料在公司注册处登记,而香港《南华早报》亦已在2011年5月1日一篇调查IRISL在港网络的报道提及该公司。然而,该公司仍在香港运作至今。

![【独家】伊朗运输网驻港十年 港府无视制裁令 学者:美国正密切关注](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1120/640/02c6c8d57f2047d1a2868103a65fdebc.jpg "【独家】伊朗运输网驻港十年 港府无视制裁令 学者:美国正密切关注")

**港府10年前将IRISL船只除名**

专门研究经济制裁,目前私人执业的前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律中心法律副教授Robert Clifton Burns解释,联合国的决议案清楚写明,只要公司或人名被标明在决议案的附录,成员国就有责任要冻结相关资产。

Robert Clifton Burns:我意思是,成员国理应负上冻结的制裁责任。如果发现受制裁公司支配或控制财产或资金,那他们就需要冻结,并把财产放入一个冻结户口。举一个例子,假如拉登未死,他走入麦当奴,并要叫一个汉堡,它(麦当奴)不能给他一个汉堡。如果他给你5元买一个汉堡,你不能只是拒绝交易并拒绝给他一个汉堡,你连5元也不能退还给他。

**美国正密切关注伊朗在港公司**

路透社报道,港府亦曾于2012年将IRISL旗下19艘以香港为注册地的船除名。然而,为何19艘船只的相关公司却可以于香港营运至今?记者向港府查询就联合国制裁伊朗的执法准则,港府只表示由于2016年联合国安理会已收到原子能机构有关报告,因此“1929决议案”制裁按规定已经终止,未有正面回应为何2016年前未对IRISL在港关联公司采取行动。

最近美国多次新增伊朗相关的制裁名单,有不少是中国或香港公司。美国政治风险管理顾问方恩格(Ross Feingold)接受本台访问时认为反映美国正密切关注有关行为,“中国、香港或伊朗的船只以为在香港(贸易)就可以避免了美国的关注,显示是很难了”。

方恩格说:美国会怎么看香港对制裁动作,会觉得合作度是不够好,香港政府的努力度不够好,引起美国更多批评,这也是值得观察。本来美国与香港在这方面有相当良好的合作关系,只要美国提出证据,(香港)相关部门以前都会合作配合,但现在中美关系恶化之下,香港政府与美国关系恶化之下,香港会否与美国合作是一个政治上的问题,以前是资源上的问题去打击。尤其现时只是美国单边的制裁。

他又补充,香港自《港区国安法》实施后,被美国取消特殊地位,美国与香港的关系恶化,美国亦随香港在中国全面管治下,“很大机会调整安全级别”。同时,香港政府亦因中国的加强管治,对美国的态度亦有转变。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