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从RCEP、APEC到台美经济对话 区域经贸力量与政治主权的角力

近期,亚太区域经济整合议题受到瞩目,《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启动,涵盖东协十国、中、日、韩、澳及纽等15个国家,在本月(11月)15日开始实施;紧接著,马来西亚所主办的“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的视讯部长会议,擘划了“后2020愿景”及持续推动“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以及将于20日登场的“台美经济繁荣伙伴对话”(Taiwan-US EPPD),不但刻划了“经贸力量”与“政治主权”的角力变化,更攸关著台湾未来的经济发展走向。

**亚太区域经济整合下的区域主义发展**

当然,亚太区域经济整合本来就深藏著大国政治权力运作的痕迹,纵然所涉及的议题聚焦在经贸层次,但如何透过“国际建制”(International Regime)来提升“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的能力,是强权国家必定思考的路径,所指的便是中国与美国的相互竞逐。更深层来,区域合作反映了“区域认同与意识”(Regional Awareness and Identity),存在“开放”与“封闭”之间的摆荡,在20年前便有“东亚区域主义”(East Asian Regionalism)的讨论。

简单来说,有关东亚区域主义的发展主要包括:“亚太主义”(Asia-Pacificism)、“东亚主义”(Asianism)及“东协主义”(Aseanism)等三种,主要的区别在于区域化、区域认同、国家为主的整合及区域凝聚力等,若就开放性的程度而言,“亚太主义”更甚于“东亚主义”及“东协主义”,这直接影响了不同区域主义在推动区域合作的进展,也必然让区域化的发展有了不同的进度,直白地说,RCEP就是一种从东协主义为核心,但往东亚主义倾向的区域发展形式,更可以说这是以中国为核心的区域整合模式。


图为广义的亚太区域 (Abrahamic Faiths, Wikimedia Commons)

**中国主导下的RCEP** **从开放走向封闭**

RCEP是以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为主要目标的自由贸易协定,对台湾的影响早在2012年启动谈判时便有了许多评估分析,多年来所聚焦的讨论多在台湾若被排除在关税减免的行列中,势必许多产品出口会因而失去市场竞争力,进而对台湾经济带来一定程度的冲击,当时各种经贸影响的模型推估是有其客观的参考价值。然而,历经八年的谈判有成,但是国际情势却已丕变复杂化,尤以“中国崛起”的“红色供应链”效应正在下滑,加上非经济因素的冲击让区域经济事务的优先顺序有所重整。

换言之,近年来中国经济已有不如当年勇的迹象,许多区域内国家早已有“多元布局”的心理准备,这削弱了中国“顺势”主导区域合作的影响力;此外,过去四年来,美国对“中国的全球化”感到担忧,加快反省“对中政策”的步调与方向,那么可以预见的未来,美国并不会放任中国在亚太区域内建构封闭性的区域主义,转进“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会是一个选项,这延续著过去主张APEC成立FTAAP的路线。


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以日本为主导,加拿大、澳洲、纽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汶莱、墨西哥、智利及秘鲁等11个国家加入的经济体制。目标是取消亚太地区的关税,实现经济一体化。(网路图片)

**美中的角力关系** **台湾要凸显对全球共生的贡献**

非经济性的变数会是亚太区域不可忽略的面向,首重之重便是COVID-19的疫情防制与经济动能的复苏,从今年的APEC部长会议便可以发现,针对贸易与投资领域的讨论都聚焦在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传统经贸自由化议题不再独占鳌头,反而有了成立“APEC COVID-19即时线上资讯交流平台”的共识,连带著更关注在数位经济、创新永续与包容性的议题,这都是迈入后疫情时期的主要经贸课题;与此同时,台美即将举办的对话也将会就双边公卫、疫苗试剂及高科技领域等议题进行研讨,甚至签署合作备忘录(MOU),若美国新政府积极运作亚太区域的合作,台湾可以透过双边关系来拓展参与多边的机会。

具体而言,中国在RCEP中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倾向将非亚洲国家排除在东亚经济整合之中,尤其是美国,中共意图将东亚区域主义的发展从开放性带往封闭性,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区域主义;同时,中国也会结合“多边主义”(Multilateralism)、“双边主义”(Bilateralism)及“协商式的单边主义”(Concerted Unilateralism)等不同层次的途径来保持对外的弹性,并维持在区域内的地位与影响力。

面对亚太区域政经发展的现势,台湾必须思考宏观与微观并进的战略思维,宏观面确切掌握美国新政府采取多边主义的区域布局模式,微观面需凸显台湾防疫成效、民主法治对区域经贸共生合作的贡献,尤以价值相近的供应链体系会是台湾未来融入亚太、链结国际的重要切入点。

**延伸阅读**
用RCEP来模糊“台美经济繁荣伙伴对话”效益 是典型的转移焦点
台商回流成风潮 反映中国主导的RCEP无法改变台湾经济攀升趋势

作者》**吴瑟致** 大学兼任助理教授、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