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奶奶反右”运动:新纳粹的老冤家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8年1月27日,奥斯维辛死亡集中营解放纪念日,在德国黑森林地区,一位精力旺盛的退休老人正在浏览她的Facebook好友列表。她非常生气。

她想做点什么,但她的电脑速度很慢,也许是因为她在桌面上存放了太多的文件和照片的缘故。终于,她搭建好一个新的Facebook群组。她给这个群组取了个名字,并向所有联系人发出邀请。很快,成员就会增加到数千人。

## **对民主的坚定信念**

这位老人就是70岁的奥恩韦勒(Anna Ohnweiler)。她说,在她的一生中,有好几次受到刺激采取行动。她曾经是一名教师,也是巴登-符腾堡州一家社会服务机构的负责人。那些时候,她感觉到自己必须发声。她写过的信和发起的请愿书多到自己都记不清了——其中一些写给了当时的总理科尔;默克尔在担任妇女和青年部长和总理期间,都收到过她写的信。

奥恩韦勒并不总是能收到回复。但是这位2015年退休的勇敢女性说,这并不总是重点。重点在于维持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她用手揉着短发,措辞小心翼翼,大声而清晰地说出自己的座右铭:"那些在民主制度中睡着的人,将在独裁制度中醒来。"

奥恩韦勒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在新斯大林主义时期的罗马尼亚长大。她说,在共产专制下,批评和反抗是难以想象的。因此,她牢牢记住那句座右铭。这也是她创办Facebook "奶奶反右 "群组的部分原因。不过这一次,有些东西不太一样。也许是平生头一次,她对民主的坚定信念带着些恐惧。

## **爷爷奶奶的反叛**

"奶奶反右"倡议最早出现在奥地利。在德国,它从那个Facebook群组开始,到现在已经发展到拥有3000多名成员。2019年,奥恩韦勒和其他 "老奶奶"成立了一个协会。其中也有 "老爷爷",约占五分之一。

2018年1月的那一天,是奥恩韦勒第一次被激怒。群组里的很多成员也是如此。当时,她在推特上看到了一名右翼极端主义 "身份运动 "(总部位于萨尔茨堡)成员的评论。这个人对一群抗议奥地利右翼民粹主义自由党的老年妇女发出咆哮。奥恩韦勒回忆他的话是这样的: "当你老得对社会没有任何用处的时候,解放就意味着你从来没有学会编织。"

她仍然气得声音发抖。"毫无价值的生活?"她瞪大眼睛问。她谈到老弱病残如何在纳粹统治下被杀害,并说明德国极右翼政党选项党(AfD)如何将纳粹术语重新带入德国主流政治。奥恩韦勒说,面对仇恨,她无法保持沉默。她开始列举右翼语言对民主的破坏,指出它如何在社会中制造分裂。几乎每天,她都会花三四个小时在网上寻找例子,然后在 "老奶奶 "脸书群里分享。

## **“因为信念而抗议”**

该联盟目前活跃在70多个城市和小镇。成员们的工作目标是确保过去不被遗忘;他们在选举前组织宣传站,并组织在人行道上安装“绊脚石”(Stolpersteine)——纪念纳粹政权受害者的铜牌。他们还支持 "星期五为未来 "运动。

她们做这些事情,是因为关系到孙辈的未来。并非所有成员都是字面意义上的 "奶奶 "和 "爷爷",事实上,他们中的一些人非常年轻。奥恩韦勒说,重要的是信念,而不是年龄。该组织的许多成员属于战后一代。他们直接从父母那里听说了国家社会主义的恐怖,希望能有所行动。

恐惧曾经潜入奥恩韦勒的邮箱。2019年2月初,她收到了一张恐吓明信片——上面些着仇恨言论,用最恶毒的词语抨击她作为 "祖母反右 "成员的活动。她报警了,但是警方无法确认发件人的身份。

她的孩子们很着急,但奥恩韦勒微笑面对。不,她无法阻止类似事件的发生。仇恨邮件也不会让她感到不安。

"我相信恐惧是一个糟糕的顾问,"她说。"如果它蔓延到没有人敢发声了,我们的民主就真的陷入危境了。”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