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餐饮业改变中!台日美食外送平台比一比

外送服务已经开始改变日本餐饮业的原有局面。日经中文网9日报导,根据他们报社的调查,日本主要外卖配送服务平台的送餐员已达到4万人。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很多餐饮店不得不削减从业人员,但在此背景下,外卖送餐成为了新的就业接收方。在日本,最近还出现了只设置厨房,提供多种类型餐饮配送的新服务。将实体店铺作为雇用和服务基础的日本现有餐饮业模式正迎来转折点。

除了Uber Eats和“出前馆”两大平台外,menu和经营送餐服务“Chompy”的SYN等新创企业也在今年进军日本外卖配送服务。9月,德国大型企业“外卖超人”(Delivery Hero)也以foodpanda的服务名进驻日本市场。

**日本外送人员兼职为主**

在日本,从事外卖配送的送餐员并非全职,而是主要利用空闲的时间,以“个人事业主”(相当于个体户或自营业者)的形式参与,也有人同时在多家服务平台注册,并从事服务。配送员注册人数较多的是menu,达到3万5千人(截至8月)。出前馆为6千人(截至9月),Chompy 也有1千人,包括同时注册多个平台的人员在内,送餐员总计达到4万2千人。

由于Uber Eats和foodpanda并未公开送餐员人数,所以实际总人数预计更多。随著日本外卖配送服务市场的扩大,预计今后送餐员也将增加。

受新冠疫情影响,日本的餐饮业经营状况严峻,不断有店铺倒闭或削减从业人员。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数据,与新冠疫情有关的解雇或因雇用方不续约而被终止雇用的人数截至9月25日估计达到约6万人。其中,餐饮业占到约17%的1万人。外卖配送服务则成为了这些人员的就业接收方。Uber Eats Japan指出“新冠疫情后,来自原来餐饮业的从业者有所增加”。

**台学历高、正职多**

而在台湾,受到疫情影响,“1.5公尺经济”兴起,资策会产业情报研究所(MIC)今年10月指出,在疫情下,商务发展方面,则以外送产业最为蓬勃,已经从送餐扩增到线上超市,而且调查也发现,超过7成7的民众在疫情过后仍愿意使用外送平台。

另一方面,根据劳动部职安署去年10月公布食物外送平台专案劳检结果,在全台9家业者、有4.5万名外送员中,有6家有自有外送员,其中foodpanda、Uber Eats、Lalamove(啦啦快送)、Cutaway(卡个位)、Quick pick(快点外送)这5家为雇佣关系,Deliveroo(户户送)则不是雇佣关系。

另外三家包括Yo-Woo(有无外送)、foodomo、街口外送,旗下无自有外送员,是发包给货运公司或其他平台业者,其中Yo-Woo合作的货运行有给予劳健保,另外两家则为非雇佣关系。劳动部估计约有1,363位外送员为非雇佣关系,其馀可合理推断为雇佣关系。

劳动部职安署指出,若认定为雇佣关系的外送员,业者应依规定给予劳保、劳退权利;非雇佣关系者,可透过相关职业工会加入劳工保险。

在薪资方面,104人力银行去年10月曾发布的调查指出,在300名曾当过外送员的会员资料中,有近七成是将外送员工作当成正职,且近半数拥有大学学历,每月收入最高可达新台币18万元,但最低只有2万元。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