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自告奋勇组建特别纠察队 赶赴天安门广场

1989年6月3日中午,我随同王军涛、刘苏里抵达北京大学第29号学生宿舍楼第3层某博士生宿舍,参与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部分成员的例行聚会,讨论当前的形势及任务。我当时并不知道这里是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新的例行聚会地点,最先的例行聚会地点是在位于建国门外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后来改到位于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校园的中国文化书院。

当天与会者有王军涛、刘苏里、王丹、甘阳、老木、邵江、杨涛、丘延亮等人。我是第一次在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上露面,从而引起了香港浸会大学社会学系教师丘延亮的注意,特意询问了我的个人情况,并将我的姓名、工作单位、联络方式等基本资料记在了笔记本上。后来我知道,包括丘延亮在内的海外人士随手记录的八九民运参与者的个人基本资料,无形中为六四屠杀事件后的海外人道救助工作(包括所谓的“黄雀行动”)建立了一份最基本的档案资料。

**没人料到血腥镇压当晚就发生**

与会者虽然没有预料到当天晚上就会发生血腥镇压事件,但鉴于北京局势急剧恶化,武力镇压的迹象日趋明显,加之刘晓波、侯德健、周舵、高新等四人在天安门广场绝食请愿引发了人潮,决定立即向天安门广场增派一支特别纠察队,任务是维护秩序,保护刘晓波等四位绝食请愿者和天安门广场学生指挥部。于是,我自告奋勇表示,可以马上回中国政法大学组建一支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王军涛有点担心我的健康状况,因为我在绝食请愿中曾多次被送院救治,目前尚在休养之中。刘苏里表示可以协助我,他正好要去天安门广场替代陈小平担任刘晓波等四位绝食请愿者的新闻发言人。


1989.06.02 周舵﹑刘晓波﹑侯德健和高新四人在广场纪念碑绝食,与学生共进退。(图:六四档案)

例行聚会尚未结束,我和刘苏里即匆匆动身赶回中国政法大学组建特别纠察队。由于时间紧迫,我们顾不得以往保密的惯例,通过中国政法大学学生自治会的广播站播出了组建特别纠察队的决定,呼吁学生们在听到广播通知后立即到教学大楼前报名参加特别纠察队。通知一经播出,随即有许多学生纷纷赶来报名,我和刘苏里从中挑选了约四十名男学生,每人发给一块临时由教学大楼上扯下来的横幅撕成的红布条,扎在额头,作为特别纠察队的标记。

**学生组特别纠察队却弥漫别离气氛**

正当我忙于整合特别纠察队队伍的时候,一位学生从北京市区带来了军警在六部口动用武力抢夺弹药车的讯息,军警使用警棍,施放催泪瓦斯,导致许多民众受伤。这个讯息让大家意识到局势已经紧张到一触即发的地步,大规模的武力镇压行动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因此,当特别纠察队临行之际,许多闻讯而来的中国政法大学师生簇拥在校门口挥泪相送,现场弥漫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氛。我作为特别纠察队的领队,又身为教师,心情有些沉重,担忧是否能够将特别纠察队员平安地带回来。

也就在此时,一位同事匆匆前来通知我赶快去中国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接听电话,我的弟弟从温州打来了长途电话。自从八九民运爆发以来,远在温州的家人曾经多次来电话和电报询问情况,但都因为我一直身处天安门广场或新华门前,而未能联系上。在长途电话中,我顾不得对焦虑已极的弟弟多做解释,只是简单告诉他眼前北京的形势非常紧张,武力镇压行动随时都会发生,我马上要带领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如果万一遭遇不测,拜托他代为尽人子之孝。同时叮嘱弟弟千万别将真实情况告诉母亲,免得多年守寡抚育我们长大的母亲担忧。

下午3时10分左右,我和刘苏里率领特别纠察队成员搭乘一辆途经中国政法大学东大门的大卡车前往天安门广场。当时北京各界民众都非常支持学生,学生搭车十分方便。一面中国政法大学的校旗在大卡车车头迎风飘扬,一路上不断赢得沿途民众的掌声和欢呼声。我们特别纠察队的每一位成员都无不激动万分,似乎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市民掌声和欢呼声中赶赴纪念碑**

沿途已见不到游行队伍,车速飞快。下午3时40分左右,我们这些特别纠察队成员即抵达了天安门广场。经过刘苏里与保卫天安门广场学生指挥部副总指挥李录联系妥当之后,我带领特别纠察队成员于下午4时左右接管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基座最高层的纠察任务,特别纠察队成员分布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出口处。人民英雄纪念碑基座是保卫天安门广场学生指挥部的所在地,刘晓波等四位绝食请愿者的绝食棚也设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基座最高层的北侧。

在我们特别纠察队到来之前,人民英雄纪念碑基座的纠察线已经松懈得近乎消失,没有成建制的纠察队,只有少数的工人纠察队三三两两地散布著,闲杂人员几乎可以来去自由。因此,我们特别纠察队的到来,应该说是非常及时和必要的。

作者》**吴仁华** 1989六四民运参与者,历史文献学者,著有《六四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屠杀内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