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维族官员遭判无期徒刑 消失近三年突致电回家

(德国之声中文网) 苏比·买买提·于克塞尔是一名住在美国的维吾尔人,她最后一次与父亲联系是2017年3月27日。于克赛尔不是唯一一个有此遭遇的海外维吾尔人。根据联合国统计,自从2017年以来,至少有超过100万的维吾尔人与少数民族穆斯林被中国政府关进位于新疆的再教育营,而这些维吾尔人在海外的家属也因此与家人失去联系。

于克赛尔的父亲叫做买买提·阿不都拉,他原订搭乘2017年4月29日搭机前往美国探望于克赛尔和她哥哥,却在购买给孙儿的礼物时被新疆警方逮捕。于克赛尔回忆道,就在父亲失联几个小时后,两名警察现身她父母在新疆的住处,通知家属她父亲已被逮捕。警察也当场没收了她父母的护照,并叫她母亲不准离开住处。此外,在她父亲被逮捕后,中国政府没收了她父亲的退休金丶财产与毕生积蓄,而她母亲的退休收入丶保险还有她哥哥的土地都被没收了。

在她父亲被捕后,于克赛尔便与父亲失联,尽管四处奔波,得到消息仍然有限。阿不都拉被关押两年半后,家属于2019年12月收到律师通知,告知他们75岁的阿不都拉被新疆政府以分裂份子与两面派的罪名判了无期徒刑。

当于克赛尔与家人开始因无法得知父亲现况而焦虑不安时,于克赛尔的妈妈与妹妹今年10月19日突然接到一通从监狱打来的电话。她告诉德国之声:“我妹妹无法认出我父亲的声音。当他说:‘我是你父亲’时,我妹妹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他说他在监狱中一切都好,并叫我妹妹不要担心。”

于克赛尔表示,在她父亲表明自己是谁后,她妹妹开始向她父亲更新家人的近况,她父亲也一一询问了每个家人的状况。这通电话对于克赛尔与家人来说,如同奇迹一般。于克赛尔告诉德国之声:“我母亲数度尝试打电话给他,但他都没有回应。由于他从未发生这样的情况,所以当时我们都非常担忧。”

## 典型的维吾尔菁英

于克赛尔的父亲是新疆维吾尔社群中典型的菁英。他为中国政府工作超过40年,从担任新疆库尔勒市的市长到出任新疆林业厅厅长。她父亲于2008年从新疆林业厅厅长的职位退休。于克赛尔告诉德国之声:“我父亲为中国政府效力了40年,他在工作期间做出非常多的贡献。由于他在工作岗位展现出领导力与正直的性格,所以中国政府多次选他出任重要职位。”

她父亲最后一次到美国探亲是2015年,当时于克赛尔刚生下她的长子,她父亲与家人到美国替她照顾孩子。她说:“我父亲返回新疆后,我们仍保持联系。我一向很爱与他分享自己学到的新事物,他也总会鼓励我读更多书。他总是非常有耐心的听我分享自己遇到的问题,这也是我为何这么爱我父亲。”

## 父亲遭判无期徒刑

于克赛尔告诉德国之声,父亲在被关押期间杳无音讯,一接到消息就是无期徒刑:“过去几年,中国政府已用‘两面派’或‘分裂份子’等罪名起诉了不少身份与我父亲相似的维吾尔人。如果这些维吾尔人跟我父亲一样曾出任高阶的政府职位,他们可能面临滥用权力来获利的相关指控。”

在得知她父亲被判无期徒刑后,于克赛尔的家人在网路上找到了几个与她父亲案件相关的政府公告或官方媒体报导。其中一篇2017年10月发表在新疆林业科学院网站上的报导写道,她父亲买买提·阿不都拉因为与“境外敌对势力热比娅勾结,资助‘三股势力’”,被新疆政府认定严重违反纪律而遭逮捕。

此外,新疆自治区人民检察院2019年1月发布的工作报告中,也提到新疆人民检察院2018年“严厉打击反分裂斗争中的‘两面人’,依法办理了教育厅原厅长沙塔尔·沙吾提丶林业厅原厅长买买提·阿不都拉等重大案件”。

2020年开始,于克赛尔在社交媒体上积极替父亲发声,并接受外国媒体采访。之后,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同年6月发布了一篇报导,驳斥于克赛尔的说法,强调她所谓父亲被新疆政府以“错误的理由判刑关押”的说法是虚构的。

新疆地区的新闻发言人向《环球时报》表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2017年4月因怀疑买买提·阿不都拉接受贿赂,而对他提出诉讼。新疆政府怀疑买买提·阿不都拉接受贿赂并滥用他的政府职权来获利。接着新疆政府将他的案件移交给司法机关,并对此进一步展开调查。”

除了她父亲被新疆政府判无期徒刑外,于克赛尔告诉德国之声,她的舅舅也因为和她父亲的联系,被新疆政府以类似的罪名逮捕。

## 突然其来的电话

今年10月19日,当妹妹与父亲交换完近况后,轮到母亲接起电话。于克赛尔叙述,母亲与父亲通话时泣不成声:“我母亲无法正常说话,只能不断啜泣。她说:‘很抱歉你必须经历这一切’,而我父亲也是不断啜泣。在我父亲挂掉电话前,我妹妹问他被关在哪里。我父亲说,他被关在乌鲁木齐市第三监狱,而他的牢房号码是11号。”

于克赛尔的妹妹与妈妈依据父亲给的消息,在10月21日前往乌鲁木齐第三监狱,希望能申请探监。然而,监狱的保安却说,由于她的父亲数天前才刚与她们通电话,所以他们近期没有需要再见面。

保安也告诉她母亲与妹妹,如果她们还想与她父亲联系,必须向社区委员会提出申请,社区委员会将尝试帮他们安排视频通话。

对此,于克赛尔认为新疆政府应该也要让远在美国的她能够亲耳听到她父亲的声音。于克赛尔告诉德国之声:“当我得知我父亲致电回家时,我既震惊又开心,因为我至少知道他还活着。然而,我认为仅让我们与他通电话是不够的,因为我也需要听到我父亲的声音。我需要能亲眼看到他。否则,我仍然不相信中国政府公开的相关案件资讯。”

德国之声致电新疆的公安部与中国驻美国的大使馆,不过至截稿前,这些单位都未有回应。

德国之声过去访问过数名流亡海外的维吾尔人,在这些案例中,他们高调地在国际上替自己被关押在新疆的亲人发声,最后成功迫使中国政府让他们的家人返家。不过他们家人回到家后,常常出现在中国官方媒体所发布的视频中,并在其中否认自己遭到关押,并称自己被不公平判刑的消息都是“伪造的”。

于克赛尔认为,在她父亲被释放之前,她必须继续为她父亲发声。她告诉德国之声:“我需要亲眼看到我父亲重获自由,并确认他与我妹妹跟妈妈团聚。我也需要在美国与他们团聚,并让他们有机会与孙儿相处。我必须继续奋斗,直到我达到这个目的。”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