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胡耀邦追悼会 北京高校学生首次联合行动

1989年4月19日,中共中央发布公告:“1989年4月22日上午10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胡耀邦追悼大会并向遗体告别,届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将进行实况转播。”为了阻止高校学生参加胡耀邦追悼会,北京市公安局于4月21日早晨发布通告:“4月22日上午8时至12时,天安门广场及人民大会堂西侧路、天安门广场西侧路,除持有大会车证的车辆外,停止其他各种车辆和行人通行。”此外,中央军委决定从北京军区的第38集团军调兵赴京,协助公安、武警,以确保胡耀邦追悼会期间北京尤其是天安门区域的安全。

4月21日,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校相继出现大小字报,呼吁当晚组织大游行,在北京市公安局实施管制前抵达天安门广场,统一行动,统一口号,服从指挥,自备花圈、黑纱、白花、标语、传单、校旗,要穿球鞋,有能力的学校要组织纠察队。其中一份署名“北京高校临时行动委员会”的公告呼吁各高校学生当晚10时在北师大参加全市高校学生誓师大会。

**胡耀邦追悼会联合行动惊动北京**

我与陈小平、刘苏里就当晚学生的游行进行了商议,决定不出面组织中国政法大学学生的游行,但要为学生游行准备横幅,学生因为经济因素通常缺乏横幅,仅有的横幅也都是用旧床单制作而成。陈小平说他有钱,由他去购买制作横幅的白布。后来我才知道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的陈子明给他提供了经费。我提议刘苏里捐出准备打家具的部分木头制作两个四人抬的大看板,一个大看板画上胡耀邦遗像,另一个大看板写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4、35条有关集会、结社、言论等自由的条文,理由是两个大看板可以增加游行的效果和影响力。刘苏里同意了,随即与我一起去找木工师傅。

当天,我们为学生准备了数十条三米和五米长的白布横幅,请青年教师舒国滢、邬明安书写横幅内容。一个大看板的胡耀邦遗像请青年女教师张丽英作画,另一个大看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4、35条有关集会、结社、言论等自由的条文请青年教师刘斌书写。

傍晚,部分高校的学生开始准备出发游行。中国政法大学有逾千人在教学大楼前集合,我和陈小平、刘苏里在小平房等待跟随学生队伍一起出发。此时,政治系学生甄颂育匆匆前来恳请我们出面带队,称学生队伍有些混乱,谁也指挥不了。我和陈小平、刘苏里遂改变原先不出面的决定,临时做了分工,我在队伍前带队,陈小平在队伍后压阵,刘苏里居中联络。

**床单、家具也拿来做标语和游行道具**

晚上8时前后,近20所高校4万馀名学生举著旗帜、横幅,呼喊口号,先后走出校门。9时半许,两万多名学生在北师大召开全市高校学生誓师大会。9时45分,学生们出发前往天安门广场。清华大学队伍居首,打著一面上书“清华人”三个醒目大字的巨幅红旗。各高校学生打著“打倒暴力”、“联合起来”、“耀邦千古”、“民主万岁”等横幅,呼喊“反对暴力”、“爱国无罪”、“铲除官倒”、“社会最大的不安定的因素是贪官污吏”、“新闻自由”、“新闻要讲真话”、“民主万岁”、“反对专制”、“反对独裁”等口号。沿途挤满数十万民众,不时向学生鼓掌、欢呼,有些民众给学生端茶送水,学生情绪高涨,呼喊:“人民万岁!”“理解万岁!”

整个学生游行队伍约有7公里长,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秩序井然,各高校都有纠察队维持秩序。这是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北京高校学生首次集体行动,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许多知识分子一路跟随学生队伍抵达天安门广场。王军涛、郑棣、张伦到中国政法大学队伍中与我交谈,我调侃王军涛说:你不是声称职业革命家吗?你现在可是落后于群众了。郑义、远志明、谢选骏、张敏等人在天安门广场与学生们共同彻夜守候,等待次日的胡耀邦追悼会。

我作为领队,手拿手提话筒走在中国政法大学队伍的最前头,身后是手挽手的纠察队员,大都是研究生。我第一次担任游行领队的工作,既兴奋又紧张,最先带领呼喊口号时还有些生涩,后来慢慢地进入状况。途中有一位学生试图指挥队伍,被纠察队员轰走了,说我们只听从吴老师的指挥。由于拥有整齐划一的数十面横幅,尤其是拥有两块四人抬的大看板,中国政法大学的游行队伍一路上十分引人注目,拍摄者和围观者众多。

4月22日凌晨零时40分,学生游行队伍开始进入天安门广场,到凌晨1时半,学生游行队伍全部进入天安门广场,共有20所高校约5万人,加上数以万计的围观民众,将天安门广场挤得水泄不通,中共官方原定的交通管制措施无法实施,预定的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无法进行。北大、清华、人民大学、政法大学、北师大等校7、8个活跃学生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基座临时协调各校行动,首先是安置各校队伍。凌晨3时许,组成了临时的19所高校联合行动委员会。

**游行人数多到连官方交管也没法实施**

军警依计划进驻天安门广场和人民大会堂四周。凌晨2时许,约30辆满载军人的卡车开向天安门广场。整条长安街东起北京饭店、西至西单,每隔20步便有1至2名军人,从凌晨2时半许开始戒备,估计连同天安门广场上的警察,至少有3千人。但军警没有干涉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只是禁止车辆驶入天安门广场。

凌晨3时许,胡耀邦治丧办公室人员、北京市公安局负责人出面与学生代表协商,要求学生队伍向东移动,空出一片通道,以便参加胡耀邦追悼会的车辆通行。同时承诺通过音响设备为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播放追悼会实况。学生代表答应东移。中国官方事后称,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保证了胡耀邦追悼会的顺利进行。

清晨6时半,学生代表向胡耀邦治丧办公室人员提出3项要求:1、无条件保证学生人身安全;2、瞻仰胡耀邦遗容;3、客观报导“4.20事件”。如不答应就每隔10分钟调一所高校队伍向西移动。7时15分许,胡耀邦治丧办人员答复学生代表:1、通过音响向天安门广场转播追悼会实况;2、大轿车停车位置不挡住学生视线;3、只要学生队伍不乱,保证学生人身安全。学生代表表示同意后,治丧办人员又答复2条:1、瞻仰遗容问题,我们尽力向有关方面反映,现在不能答复;2、关于客观报导“4.20”事件之事,不由治丧办负责,我们可以向有关方面反映。

数万名学生在天安门广场彻夜等待翌日召开的胡耀邦追悼会,空旷的天安门广场夜风凛冽,许多学生背靠背取暖。期间数度风传军警将清场,气氛有些紧张。在等待期间,学生们多次呼喊:“政法大学走一遭!政法大学走一遭!”然后政法大学的学生就抬著两个大看板绕行一周,接受学生们的欢呼。

**胡耀邦灵车绕行天安门却落空**

4月22日上午10时整,当天安门广场上的广播宣布胡耀邦追悼会开始后,数万名学生全部自动肃立,跟著广播齐唱《国歌》,不少学生流著眼泪,气氛庄严肃穆。胡耀邦追悼会结束后,胡耀邦家属要求灵车出人民大会堂东门,向天安门广场上彻夜守候的数万名学生鞠躬致谢,这一请求未能获准,灵车从人民大会堂西南门出去,前往八宝山革命公墓。灵车绕行天安门广场一周本来是惯例,而且学生代表也曾向胡耀邦治丧办要求,既然不能瞻仰遗容,那么就让灵车绕天安门广场一周,以便彻夜守候的数万名学生送胡耀邦最后一程。


4月22日广场 政法大学学生齐唱国歌。(图:作者提供)

11时,灵车迟迟未出现,守候了一夜的学生们非常悲愤,越过天安门广场西侧路,涌向人民大会堂东门外静坐,提出3点要求:一、灵车绕天安门广场一周,让同学们送胡耀邦最后一程;二、与国务院总理李鹏对话;三、希望报纸公开报导今天学生的悼念活动。学生们高喊“李鹏出来!”“李鹏对话!”学生中已流传“追悼会后李鹏要和学生见面”。11时45分,学生情绪激动,涌向人民大会堂东门外警戒线。11时56分,学生继续向前拥挤,第一道警戒线被冲开。北师大学生吾尔开希拿著手提话筒在学生与军警之间来囘奔走,情绪激动地向学生转述请愿情况,带领呼喊口号。

饥寒交迫等候一夜的学生们既不能瞻仰遗容,又见不到灵车,悲愤难忍,出现了跪递请愿书的一幕。12时15分许,北大学生郭海峰、北大学生张智勇、中国政法大学学生周勇军越过军警的警戒线,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前台阶上跪下,居中的郭海峰双手高举请愿书,泪流满面。跪了30多分钟后,郭海峰等人带著请愿书囘到学生队伍中。请愿书的内容基本还是4月19日北大学生所提出的7条,核心内容是“公正评价胡耀邦”、“新闻自由”和“公布官员财产”。19所高校临时行动委员会的各校代表在请愿书上签署了校名。


3名学生跪递请愿书。(六四档案)

**未见灵车惹怒学生 但仍坚守法治最后一线**

3名学生跪递请愿书的举动让学生们情绪激动,围观民众也深表同情,不时发出呼喊声。中国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浦志强热泪盈眶,用手提话筒将自己砸得头破血流。许多民众说,“这些学生真可怜”,“人家都跪了那么长时间,为什么没人理”,“当官的怕学生怕成这样”。悲愤中,学生们一致决定撤退,罢课抗议。下午1时半许,学生们开始有组织地撤离天安门广场。学生队伍途经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所在地中南海的新华门时,呼喊“和平请愿,政府不理,通电全国,统一罢课”等口号。

中国官方事后称:在整个悼念过程中,总体上学生表现得有理性。当胡耀邦追悼会结束时,个别人提出要截灵车,有学生阻止说:“不行,我们绝对不能干这样的事。”有人要冲过警戒线进入人民大会堂,也有人阻拦:“不能冲,冲了就违法了。”学生们对没有看到灵车很有意见,议论说“上边太不相信我们了。”

作者》**吴仁华** 1989六四民运参与者,历史文献学者,著有《六四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屠杀内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