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同意与湄公河国家分享全年水文数据 专家解读信息是否有益和充分

吉隆坡 —

中国上星期与湄公河下游国家签署协议,全年分享湄公河上游的水文数据。中国在湄公河上游建造的水电站被指责破坏了湄公河的自然生态,加剧了近年的干旱。

中国过去18年来在6到10月份的旱季一直与湄公河下游国家分享上游湄公河源头的两座水电站的水文数据。湄公河在中国境内被称为澜沧江。

中国星期四(10月22日)与湄公河委员会正式签约,全年分享这两座水电站的数据。委员会成员柬埔寨、老挝、泰国和越南过去多年来一直敦促北京方面分享水文数据。

**‘里程碑’协议**

湄公河委员会秘书处首席执行官安·比奇·哈达(An Pich Hatda)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称这份协议是与中国关系的“里程碑”,有助于下游国家进行洪水和干旱的预报。

中国以南有大约6千万人需要湄公河水、鱼类和河水冲刷的土壤。

专家说,全年数据应该能够帮助为湄公河沿岸的农业和捕鱼业社区得到水位突然升降的提前警告,水位的突然升降可能导致溃堤,殃及河边作物,并让渔船搁浅或被冲走。

国际河流(International Rivers)组织东南亚计划主任加里·李(Gary Lee)说,“它应该能对泰国北部和老挝以及湄公河下游的其它地区提供一些帮助,因为你需要更多的数据来更准确地预计并预报河流水位和水流的情况。”

但是李说,越是下游的社区,水文预报越会迟到,即使中国到目前为止一直在分享的数据也有可能会比应该提供的时间要晚,有时只提前几天提供。

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亚太水文负责人马克·古乔(Marc Goichot)认为新的数据将会对预报提供帮助。但他表示,更大的礼物可能是它能够解释湄公河季节水位的变化为什么会偏离历史上的湄公河水文变化规律。

他说,对此的揣测集中在三个方面:气候变化可能破坏降雨周期;土地利用方式的演变可能让雨水无法充分渗入土壤,于是让雨水更加迅速地流入河中;最后就是修筑水电站。

中国迄今在湄公河上游建造了11座水电站,有些带有大型的水库,存储了大量的河水。

美国气候研究公司地球之眼(Eyes on Earth)今年早些时候指出,尽管中国境内的水位高于平均,但中国还是在水坝蓄水不放,这加剧了2019年湄公河下游盆地的严重干旱。

中国不认同这样的说法,坚称上游盆地的降雨少于往年。

**“稍微透明一点”**

古乔说,中国答应提供的新数据可能会帮助发现真相。

他说,“你如果能够接触全年的数据,你就会更好地理解那些水坝的作用以及它们是否改善或加剧局势。所以说就此而言,事情肯定稍微透明一点。”

他同时表示,这可能会帮助湄公河下游国家与中国进行谈判,争取在各国渔业和农业损失与中国发电收益之间实现更好的平衡。

但也有人不相信新数据能够做到这点。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the Stimson Center)东南亚项目和能源、水利和可持续性项目研究员考特尼·韦瑟比(Courtney Weatherby)说,“那样的谈判只有在中国进一步分享有关上游水坝的信息时才有可能发生。”

中国即将提供数据的两座水电站只有景洪水电站位于澜沧江干流,而且是中国在湄公河上游建造的11座水电站中最靠南的一个,它的蓄水库也远远不是最大的。

韦瑟比说,湄公河下游国家真正需要的是获取更为上游的蓄水量最大的水电站的更多数据,包括放水量和放水时间等。

她说:“当你考虑中国在雨季和旱季期间的总体影响因素时,就必须了解景洪上游水坝的运行方法,因为上游水坝才是真正的蓄水站。你只有在这些水坝才能看到蓄水和放水时水坝水位的巨大升降变化。”

她还补充说:“所以大问题是,中国的水坝是如何运作的?雨季如何蓄水?旱季如何放水?而这对下游国家所依赖的年度洪水脉络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这样的问题是这一新数据所无法回答的。”

湄公河下游盆地的自然洪水补充了很多渔业资源,滋养了富饶的泛洪平原,让当地社区几百年来生生不息。.

比如说,柬埔寨每个旱季都依赖洪水让淡水渔业资源异常丰富的洞里萨湖的湖水增加四倍。但过去几年来干旱让洞里萨湖的水位降到历史最低点。专家们尽管大多认为是降雨缺乏,但上游的水坝也加剧了形势的恶化。中国否认旱情与中国建坝有关。

**需要更多信息**

韦瑟比、李和古乔都认为,中国即将开始提供的全年数据是向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但还远远无法拯救湄公河。

古乔强调说,需要了解这些水坝排放了多少沉积物。沿湄公河流向下游的沉积物不但会影响河流的形态、坡度和深度,还会让越南鱼米之乡的三角洲地区避免沉入南中国海。至少一半的沉积物来自中国境内。

古乔援引湄公河委员会的数据说,中国1990年代中期开始修建澜沧江水电站以后,湄公河的沉积物流量就锐减77%。

李说,老挝和柬埔寨境内湄公河干流与支流上的水坝也应该分享更多的操作数据,以便下游国家能够更好地了解他们自己的水电站项目会对河流产生怎样的影响,而不光是中国的水坝产生的影响。

他说,“越往下游,变数越多,所以另外也很重要的是,其它湄公河国家政府和湄公河下游盆地大型项目开发者也必须提供数据。”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