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抗争者王婆婆被拘押中国14个月后再次上街 坚持讲真话抗争

香港 —

经常挥舞大型英国旗在香港参与游行示威的64岁抗争者王凤瑶,人称王婆婆,多次参与反送中游行集会,去年8月中在深圳拘捕。经过行政拘留及软禁超过一年后,王凤瑶10月初回到香港,事隔14个月后,她星期二再次上街示威,声援被控告的年青示威者。

王婆婆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再次上街示威心情相当紧张,“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她不可以再举英国旗示威,不过,王婆婆强调,中国国安人员企图对她洗脑没有作用,她不会忘记英国旗,会坚持继续“讲真话”(说真实的说话)抗争。

现年64岁、土生土长的香港抗争者王凤瑶,人称“王婆婆”,参与过2012年的反国教以及2014年的雨伞运动,去年亦多次参与反送中运动游行示威,头发花白的她在示威场合中经常高举黄伞,以及挥舞大型英国国旗,她独特的示威形象愈来愈为人熟悉。

**相隔14月王婆婆再次示威**

去年8月中王凤瑶在香港参与反送中示威后,凌晨时分经皇岗口岸返回深圳住所时,在深圳边境检查站被扣留,后来被带到派出所审问,经过一个半月扣留以及一年软禁,今年10月2日王凤瑶返回香港,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她到检疫中心接受14日隔离,10月17日她在民主派前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及现任立法会议员张超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亲述在深圳被拘捕后的经历,包括被迫参与“洗脑爱国旅游”以及写悔过书等。

事隔14个月后,王婆婆星期二(10月27日)在张超雄陪同下再次上街示威,她手持用英文写上“Save HK Youths” (拯救香港青年)的纸张,以及一只画上英国国旗的小鸭公仔,从西湾河地铁站出口游行到东区法院大楼外,声援因参与去年6-12包围立法会行动,被控告参与非法集结等罪名的年青示威者。

王婆婆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再次上街示威心情相当紧张,她感激张超雄与她同行。

王婆婆说:“突然之间第一次再出来示威,都是心脏‘扑扑跳',你看看外面两大辆警车,啊,走了一辆,可能看见没太多人来(示威) ,走了一辆,一来到见到两辆‘冲锋车'(警车)。”

**不能再举英国旗示威但不会忘记**

记者问及,14个月以来香港从没有“港版国安法”到实施接近4个月,上街示威感觉有何不同﹖王婆婆表示,不可以再举英国旗上街示威,但是她不会忘记英国旗,以及英国人管治香港的恩惠,尤其是建立了国际金融中心、民主、法治、自由、人权等核心价值。

王婆婆说:“即是很多人叫我要小心,不要再挥舞英国旗,其实我怎会忘记英国旗呢﹖不会的,我一出生看到这么美的国旗,我的国旗啊,我一出生看到老的,现在都忘记不了的,英国人给我的恩惠。”

**估计12港人在看守所受精神虐待**

王婆婆表示,她再次上街示威是希望各界关注去年参与反送中运动被检控的年青抗争者,她亦特别关注目前被关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的12名香港年青人,她以过来人身份表示,年青人被关押在中国的看守所,待遇比年长者更惨,因为年青人要负责洗衣服、打扫等粗重的工作。

王婆婆又表示,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经常睡不着觉,精神压力很大,国安人员经常不定时审问,她估计12港人可能会被分开囚禁,每日接受“洗脑式”的训导等精神虐待。

王婆婆说:“他们年青人没事做的,很惨的,你日日如是,做一些无谓的事情,洗脑啊,听那些管教、听那些仓长训话,读《三字经》、读监仓的规则,军操、叫你转左、转右、转后、报数、原地踏步,不是给你很多的活动,一些人在一个很小的室里面(挤得)密密麻麻,其实在一个浴室里面,密密麻麻的,你不能够很大动作的,不然就会碰到旁边的人,就是很闷、听命令,其实就是要我们习惯了去听命令、那些军操。”

**无形心灵伤害永远挥之不去**

王婆婆表示,中国看守所的生活方式就是要折磨被关押的人士,令到被关押的人士尽快招供。王婆婆表示,她在看守所的时候没有受到殴打之类肉体上的虐待,但是她认为精神上的虐待令人更难受,也是一种迫供的方式,会造成无形的身体以及心灵上的伤害,是永远挥之不去。

王婆婆又表示,中国看守所的伙食又脏又难吃,她一开始吃不下东西,瘦了3公斤(约7磅),但是回到香港之后怀疑染上“暴食症”。

王婆婆说:“无形的身体伤害是到永远的,因为你有一段时间、好像我这样一年多之后还没复原的,当时的折磨,你心灵上会多了很多东西害怕,以及你感觉到身体衰弱了很多,恢复不了,以及出狱后很想吃东西、很想吃东西,常常怕、因为一(旦)回去监狱,你没东西吃,我现在回到香港都是常常狂吃东西,所以我应该比以前胖了一些,变成暴食、‘暴食症',在(监狱)里面很快、3星期而已我就轻了3KG(公斤)。”

**洗脑爱国之旅没对中国改观**

王婆婆表示,由于香港楼价太高,她10多年前在深圳买了一个很便宜的单身公寓,多年来她在香港参与游行示威,包括反国教及雨伞运动的时候,回深圳住所时都没有被中国当局人员截查,但是去年8月中参与反送中示威后在深圳被捕,是多年来第一次,她怀疑是香港警方将她的行纵告知深圳当局将她拘捕。

王婆婆表示,在深圳的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以及大约一年的取保候审期间,接受了国安人员超过100小时的问话,由她的“祖宗三代”,到她年轻时候在海外生活,以致在香港参与的示威行动都有被问及,但是完全与她在中国大陆的生活无关。

王婆婆表示,国安人员盘问期间,得知她17年前曾经到陕西省商洛市等地参与扶贫工作,于是强迫她到陕西省进行5天的“洗脑爱国之旅”,重游商洛市等地方,向她宣扬中国进步有多快,其间她被要求手持中国国旗拍照,甚至强迫她必须要笑着拍照以及写文章。

王婆婆坦言,这次洗脑之旅没有令她对中国改观,她甚至觉得中国很多发展都是多余的,甚至是破坏环境。

王婆婆说:“他们(中国国安人员)要我挥舞(中国)国旗、唱(中国)国歌、看爱国电影,还想展示一下跟你以前、16年前不一样,我真的认不到路在那里(商洛市)、完全认不到,(16年前)在那里(留了)有半年的,因为它真的翻天覆地的,那些农村已经没有了,根本这些发展是多余的,那些楼(房)是空的,即是没有必要的,农田已经没人种了,简直是整个环境破坏了。”

**被迫写悔过书出卖灵魂感难过**

王婆婆表示,她离开深圳看守所之前,被要求拍一段短片,自称没有被中国当局人员虐待及殴打,以后会退休,呼吁传媒不要追访,以后不再去示威,她又被要求写悔过书才可以获释,她当时没有条件多加考虑,形容是“一生人最错慨决定”,是出卖灵魂,感到非常难过。

王婆婆说:“当然难过了,出卖自己灵魂啊、出卖自己是很难过的,你被迫,你不写(悔过书)你肯定出不来的,就好像刘晓波那样死在狱中吧,明知刘晓波先生他患癌已经末期了,要不是得到德国政府的压力,它(中国当局)仍然是不放的,最后那个星期,所以是很惨的,看很多以前的人怎么样,自己因为想先守着香港,一定要回来先守着香港。”

**估计12港人会受到软硬兼施盘问**

王婆婆以自身经历认为,目前已经被关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超过两个月的12港人,情况会比她更差,可能会受到软硬兼施的盘问,强迫他们招供。

王婆婆说:“盘问的时候很凶,有时又对你很好,千万不要上当啊,有时同一个人会对你很好、有时很差,有某些人就会对你很好,纯粹也是一个方式,软硬兼施那样,看你受那样,就是一直想‘拿一些料'(套话)、‘拿多些料'(套多些话),试你、试你以前有没有说谎,说谎很多时候不记得的,‘套话'多套你一下,希望你在痛苦之中又会再给它多一些‘料'(口供),希望快点放(出狱)。”

王婆婆表示,她今次在深圳被拘捕,是由于在香港参与反送中示威,这是前所未有的经历,而港版国安法实施之后,中国在香港成立国安公署,名正言顺派驻国安人员,她认为不排除日后在香港参与示威的市民都可能会“被送中”。

**王婆婆指被关押软禁令人看清中共疯狂**

王婆婆表示,经历这次事件之后,她觉得中国的法治愈来愈倒退,与国际社会更脱节,她形容今次事件是疯狂,令人看清中共的真面目,中国当局可以在没有正式起诉她任何罪名的情况下,将她关押、软禁超过一年。

王婆婆说:“中国它肯定一直以来其实人家都是看到的,但是没有这么离谱而已,我这个事件是很离谱,因为现在是愈来愈疯狂,即是真的很离谱,一个婆婆而已,你叫我做什么﹖又不是读政治的,亦没有参加任何政治的团体,这样都要(被关押),你就是告诉全世界的人,即是自己出丑、就是这样,不用我说人家都看见,我只不过是讲一些真正的实情出来,让人家不要去猜疑。”

王婆婆又表示,她没有被中国的国安人员吓怕,对她的洗脑适得其反,她不会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

王婆婆说:“你现在叫我承认中国人,我不会了,算了吧。既然这么惨,我为什么还要承认自己中国人呢﹖”

**冀以自身经历唤醒更多人**

王婆婆表示,这次在深圳被拘捕后,令她的人生有很大转变,她短期内都不敢再去深圳,害怕下次再被拘捕的话,真的“没命回香港”。王婆婆表示,她回到香港后接受很多传媒访问,希望以自身的经历去唤醒更多人。

王婆婆说:“我不怕你(中共)已经是一个形式,当大家都不怕的时候,它(中共)有什么‘威'(了不起)呢﹖我不知道啊,我不知(它)有什么‘威'(了不起)呢﹖那些威权,我都不怕,你就抓我回去看守所吧,我死在那里有什么所谓﹖死早几年,但是可以叫醒很多人,这样也不错,即是很有意义,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才对。”

**坚持讲真话也是一种抗争**

王婆婆强调,她会继续抗争,希望实现反送中运动的五大诉求。她10月中在记者会上表示,希望别人喜欢她这个“讲真话的婆婆”,她认为坚持讲真话也是一种抗争。

王婆婆说:“我也很想有人很喜欢我这个‘讲真话的婆婆',我要讲一些真的东西,真的东西我一定要出来、讲出来,不是好像大陆那样,你讲真话会被国安、被公安抓的,全部都是假的、到处你见到的都是假的,是虚伪、是虚然,整个废墟那样整个国家,到处都是石屎大楼,没有人住的,没有人办公的那些商业楼宇,令到人真的很唏嘘的。”

**张超雄指国际关注有助12港人**

一直协助王婆婆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王婆婆在深圳被关押、软禁超过一年的精神受虐经历,加上最近12港人被关押深圳超过两个月,证明香港人拒绝送中是正确。

张超雄认为,王婆婆能够获释回香港,主要是由于有外界关注,因此国际关注对12港人都很有帮助。

张超雄说:“我觉得(国际关注)有用的,即是王婆婆的经历都是这样,在外面不断有些声音是表示关注,变成大陆那边它又不至于太乱来,它是会剥夺你的自由,它是会对你造成很多的威胁,但是最低限度就不会说‘人间蒸发',它也不敢去做一些很极端的虐待那些,即是我们都是希望是这样,好过如果你说无声无息的,那就真的是‘人间蒸发'不见了,或者也给里面那些人知道,原来香港人好欺负的,即是进去以后也是任人鱼肉,所以我觉得国际的声音,香港人继续发声,都是对12港人、那12个年青人是一个支持来的。”

12名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的香港青年,8月底怀疑搭快艇偷渡到台湾途中被中国海警截获,被扣押深圳盐田看守所,星期二踏入第66日仍然音讯全无。

全球超过30个城市包括美国旧金山、纽约、加拿大多伦多、台北等,由前日过去的周末一连多日发起游行、集会等行动声援,要求中国当局尽快释放12港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