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台谍案犹如中国爱国连续剧 就是为了栓上对台的安全阀

近期,中共有意开播铺陈抓捕台谍的戏码,犹如连续剧般上映,从乡镇顾问、助理到大学教授都有,从这些不断被曝光的身份来看,如果为真,台湾对中国的情报工作看似有全民全员式的布建;然而,杜撰内容却破绽百出,仿佛时间倒转到国共内战时期。双边情报人员尔虞我诈的情境,更有如回到戒严时期“保密防谍”风声鹤唳的氛围。显然在疫情阶段,两岸交流逐步萎缩,中共在面临内、外压力交错下,出现了平行时空的错觉与幻想,才会有这些子虚乌有的指控。

**炮制出来的台谍案** **情报价值实在勉强**

中共选在这个时间“创造”出“抓捕数百名台谍”的新闻,固有其政治上的考量,单就情报学对于从事情报工作的意义在于机密性的搜集,无论是敌方的军事、政治、经济、科学技术及地理等方面的讯息或文件都需有价值的功能。然而,中方所公布的名单,不是事由模糊不清,就是张冠李戴、查无此人,甚至还把亲蓝的学者推诿在民进党政府身上;事实上,这都难符合《布莱克法律词典》(Black's Law Dictionary)中的定义,“间谍为收集、传送或泄漏关于国防的情报”,要论为“间谍行为”实在勉强。

当然,对于国家安全而言,两岸情报工作是有其必要性,众所皆知情报是“可做不能说”,工作的机密性与危险性不言而喻;以及,情报人员都是个别的作业模式,必须经过专业的训练与功能性的编组,情报工作必须有一定程度的专业性与单线性,那种人人都是匪谍的年代早已过往矣。然而,许多搜集情报资料的行为确实有模糊不清的问题,让从事情报研究的人陷入危险的边缘,更不用说有承接政府委托研究的学者专家们,无论蓝绿都成了中共暗黑政治手段的祭品,中国的任意抓捕动作,让许多频繁进出对岸的民众身陷危境。

**两岸谍战** **内部渗透获取机密才是重点**

细看两岸情报攻防的历史,其实相当精彩,中国的“爱国历史剧”更是不胜枚举,纵然大多题材是偏离事实根据的戏剧效果,但市场反应的收视情形还不错,显然人们对于情报故事是相当好奇。真实事件,回顾两岸几起经典的间谍案,1931年的“钱状飞事件”是最为对岸所称颂,钱状飞在中共眼中有“龙潭三杰”之称,当时就是因为有他的即时消息传递,上海的中共党员才得以及时转移,保住了包括周恩来、邓小平、瞿秋白等重要高层的生命,进而保住中共的势力,才有后来得以击退国军进而在1949年顺利建政。

除此之外,最具戏剧效果的就是有“密使一号”称号的中共党员吴石,他随著国民政府撤退来台,是当时中共在国民党内的最高情报官,曾任国民党军史料局长,当然之后也被抓捕并枪决结案;不仅如此,吴石的故事之后在2009年被改编为中共谍战剧《潜伏》,当时更是中国广为热播的连续剧。直到今日,两岸情报攻防从未中止,1990年代,被我国吸收的情报员解放军刘连昆少将,以及2000年之后我方被中共收买的罗贤哲少将,官阶不但是前所未有的高,所涉及情报层级更是动地惊天。


有“密使一号”称号的中共党员吴石,中共谍战剧《潜伏》就是改编自他的故事。

其实,有情报渗透必然也会有反制的对策,如何“反情报”甚至破获对方的情报线也是相当重要,也因此两岸之间也不时传出抓捕间谍的消息,例如:2003年数名台商被中共羁押,2006年朱恭训与徐昌国被中共逮捕,2015年解放军退伍中校镇小江被我方逮捕判刑,2017年3月中生周泓旭发展间谍组织被我方破获等等,类似的案件不胜枚举,往往也都是媒体热议的焦点,不过,从上述的情报事件中可以发现共同的性质,都是有实质渗透的行为,且透过职权或关系获得极具机密的资料,这与近期中共所创造出的台谍案迥然有异。

**兵不厌诈** **中国涉台研究学者也可算共谍?**

然而,就中共这次创作下的“台谍案”来看,有二个动机层次值得观察,首先在总体战略上,中共有意破坏或引诱出我方所布建的情报系统网络,以当前曝光的台谍案似有测试水温的意味;然而,这样的可能性或许不高,一来和过往情报单线运作模式的认知相违,二来会落入“罗织罪名”的臭名反而得不偿失。第二层次的动机,中共希冀透过这些违反国安的事由发挥杀鸡儆猴之效,让频繁往来两岸的人士知所进退且不敢轻举妄动,挤牙膏式的报导方式让外界更关注后续会否再爆出新事件,仅告外界不要介入中国内部事务。

如今看来,依照中共炮制的剧情,连台湾民众接受政府委托撰写报告,或是与国安单位有接触的经验,都可以算涉及情报间谍,还被诓称触犯了国家安全的相关规定,那未来应该会有更多强词夺理的抓捕借口,这恐怕是频繁往来两岸的国人必须小心为妙的地方。只是,过去以来,中国许多涉台研究的学者专家来访台湾进行调研,行前必须获得上级机关的同意,而且多数调研必需撰写报告上缴给政府,如果按此惯例,台湾是否也可以“兵不厌诈”以“破获台湾国家安全,制造社会秩序混乱”为由来对这些中国学者进行审讯或关押呢?

对照台湾的态度,以及两岸政治体制的差异,便可知晓中共所罗织的台谍罪名与自己内部的政治情势有关,大内宣除了可以提高社会的防谍意识,同时也表现出对台严惩反制的作风,尤其对习近平来说,如此高度左倾的涉台动作,正好是拴紧对台政策的安全阀。

作者》**吴瑟致** 大学兼任助理教授、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